[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纪念[四五运动] 30周年
(博讯2006年3月28日)
    林牧晨
    
     吴一然推荐 (博讯 boxun.com)

    
    
    
    
    
    
    1976年的[四五运动],是中共建国后最大的一次民众自发的反对运动。这场运动的矛头所指,表面上是针对"四人帮",实际上是对着毛泽东。1976年1月周恩来去世,民众借悼念总理,表达对现实的不满,悲情化为力量,形成了百万人的抗争浪潮,民众奋力争取自由权利,为以后的"四人帮"垮台,也为八十年代的改革打下了基础,四五运动值得我们纪念,值得我们从中吸取经验与教训。
    
    
    
    
    从林彪事件开始,毛泽东的光环日益暗淡,人民对他的盲从盲信逐步被怀疑与憎恶所代替。民间和相当一部分上层人士对"四人帮"的明嘲暗讽很快地将强烈的不满蔓延开来,这种社会情绪很自然地颠倒了官方认定的是非标准,演变成"毛主支持我反对,毛主席热爱我憎恨"的潜意识。慑于文革中严酷的"公安六条"等现实威胁,人们不敢将这种情绪明确地表达出来,却依然能"潜移默化"地相互感染。特别是经过"批林批孔批周公"的愚民运动,这种反叛意识造成了民间对得势者的反感、对失势者的同情;而周恩来的突然病逝,他晚期所受到的压力,以及死后所受到的来自上方的贬抑,给积压的社会情绪找到了一个发泄的焦点。
    
    
    
    
    从"十里长街送总理"极为煽情的传播,到二月间从沪宁线开始的大量火车车皮上涂满标语,短短两个月,“悼周反毛”的情绪已经遍及社会。从清明节之前的三月底开始,就有人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献花圈,这个行动深得民心。人们还写了不少挽联和祭文。很多小字报、大字报,内容多是诗词,在纪念碑前后形成了诗词悼文的海洋。由于献花圈者日众,引起当权者的恐慌,屡次下令禁止,但越下令禁止,群众越是要送,而且花圈越来越好,越来越大,到后来的花圈,有用不锈钢做成的,有些花圈直径达数公尺,分开几部卡车送到广场上才焊接起来,看来这些行动有各单位领导干部的支持。因为诗文太多。围观者甚众,不但看,还要抄,人群拥挤在那里看不清楚,于是就有热心人朗读,其他人在边上记录,形成一个个非常热烈的场面。
    
    
    
    
    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当权者极力压制和破坏悼念周恩来的活动,下达禁令:不准带黑纱,不准佩白花,不准设灵堂,不准送花圈。他们还要求《人民日报》和新华社不组织对悼念周恩来活动的报道。 当阻止送花圈无效,当权者又夜里派人,出动卡车把花圈运走。到四月四日,正好是星期天,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花圈也更多。为了防止花圈在夜里被人偷走,有的单位在夜里留人值守,但就在那天半夜里,当局出动几百部卡车,把花圈连同守护花圈的人全部拉走。
    
    
    
    
    
    四月五日,各单位发现花圈和人都失踪了,于是群情汹涌,奔向天安门广场,奔向解放军营房,高呼"还我花圈,还我战友",在他 们提出的要求被拒绝后,群众怒不可遏,出现了一些过激行为,即"翻车烧楼事件"。
    
    
    
    
    毛泽东以他的果断狠毒,立即将天安门事件定为"反革命事件"。从四月五日深夜开始,派大批民兵到天安门广场打入抓人,造成了流血惨案。
    
    
    
    
    
    「四五运动」,是民间要求结束文革和进行改革的第一次公开的响亮呐喊,「四五运动」中出现的一系列诗文和演讲,迅速传遍了全 国各地,特别是那句「秦皇的封建社会一去不复返」的口号,已经具有了民间自发启蒙的作用。
    
    
    
    
    [四五运动]是在中共长期压迫下积累下来的民怨集中的爆发。这一民间自发运动带有逼上梁山的性质,是对极端独裁忍无可忍之时的铤而走险。四五运动像一束闪电,使人们在黑夜中,看到了亮光,也鼓舞了中共高层的开明派。从推动改革的社会力量的角度看,在政治、思想、经济这三大方面,中国改革的最初动力都并非开始于 任何官方决策,而是来自城市的民间和农村底层。只不过来自民间的自发要求和行动得到了高层改革派的默认。
    
    
    
    
    
    [四五运动]是人民意志对不可一世的红朝教皇的沉重打击,也为1976 年 10 月抓捕"四人帮"打下了基础, "四五"之后不到半年, 9 月 9 日毛泽东死了,又过了不到一个月,华国锋伪造了毛主席"你办事我放心"的所谓遗嘱,以"顺民意"的宫廷政变将 "四人帮"抓了起来。"四人帮"的垮台,开启了中国思想解放之门,使很多冤案的平反、经济上的改革开放,成为可能,使得中共能在 1981 年半遮半掩地公开承认了大跃进和"文革"的错误。
    
    
    
    
    毋须晦言,[四五运动]得力于当时宪法中规定民众所能使用的"四大自由":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这样,在天安门广 场贴大字报、小字报,发表演讲都被参加者认为是合法的行为。在[四五运动]30年后与文革40年后的今天回顾历史,我们应该高度评价"四大"的作用。这名为[四大]的"具中国特色"的言论自由,实在是20世纪被现代化文明遗忘的角落里维持几亿人思维能力的最后一条狭窄的通道。
    
    
    
    
    中共专制集团也从反面看到了[四大]对统治者的威胁,在79民主运动后期取消了[四大自由],强调了[四项基本原则]。这显然是政治上的野蛮倒退。而对于被完全剥夺了权利的民众来说,重新夺回[四大]自由,进而取得全面的知情权和表达权,放手"革命造反"废除特权,行使全民普选更换政府的民主权利,则是不可避免、不可放弃的选择。至于那种把所有"动乱"、把对人权的侵犯归咎于[四大],归罪于"造反派"民众的谬论,完全是特权集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强盗逻辑和自欺欺人的谎言。
    
    
    
    
    [四五]告诉人们:无论反动统治者如何凶残,他们最后都无法消灭人民的自由的力量。哪怕面对狂妄一时的枭雄毛泽东,哪怕面对浸透鲜血的[公安六条],伟大的中国民主运动依然向前奔流不息。正因为有着一代又一代自由薪火的传递,正因为有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王申酉等英烈,正因为有王维林、喻东岳、余志坚、鲁德成等义士,正因为有万州、东阳、东州、太石村等地英勇的人民,正因为有胡耀邦、赵紫阳等开明的好人,中华大地才不至于沦落为堆积死魂灵的地狱,中华各民族才能看到美好的希望。
    
    
    
    
    
    [四五]告诉人们: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目的是改变专制制度为民主宪政。不实现民主,就不能保障人民的权利和身家性命。四人帮倒台了,但专制未变,于是又有了"严打"、"反自由化"、"6。4惨案"等无穷无尽的灾难。"四五"虽然被"平反"了,但那不过是粗劣的幌子,它未能防止天安门再次浸泡在鲜血中。同理,就算哪天"六四"平反了,只要专制还在,中华大地就依然充耳是"我哭豺狼笑",新的天安门惨案还是随时会发生。
    
    
    
    
    [四五]过去30年了,中国民主化的道路还那么漫长。深刻反思历史的教训,会有利于大大缩短民主化的行程。民主运动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彻底的革命,我们必须抛弃一切幻想,别把奴隶的解放寄托在奴隶主身上,别把现实的斗争搅和于缥缈的信仰,别让消极的等待吞噬生命有限的时光。我们应该发扬[四五]的战斗精神,"扬眉剑出鞘",人不分老幼,地不分南北,组织起来,联合起来,向着当代法西斯开火,重建起自由民主的伟大的共和国!
    
    
    
    
    大家一起努力,革命定能成功!
    
    
    
    [老百姓]编辑部
    
    2006。3。26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任畹町:民运没有“正统”“非正统”之别 谈清明“四五”
  • 孙文广:四五运动的经验教训
  • 孙文广:建议四五清明悼念赵紫阳
  • 东突计划恐袭中国四五星级酒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