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复活节有感:进化论的死结和外太空高智能 三妹
(博讯2006年4月18日)
    我们都知道达尔文(1809-1882)于1859年完成了“物种起源”一书,提出了进化论这一理论,但是我们不一定清楚地知道,达尔文想证实这一理论时,他遇到了连他自己都无所适从困惑不已的疑难。
    
     达尔文的名著《物种起源》有三项重要的主张。首先,"生物种并非永久不变"。他的意思是说,在地球漫长的历史中,的确有新的生物种出现,而且这些生物是由一种自然的方法,他称为"后代渐变"(descentwithmodification)的形式进化。第二项主张认为,利用这进化过程的学说可以推广解释地球上所有不同生物(或几乎所有生物)的来源,因为所有的生物都是从极少数、甚至由一种微生物类的祖先而来。第三项主张是达尔文主义最突出的一点,他认为这庞大的进化过程是由一种自然界的选择或者叫"适者生存"(survivalofthefittest)的动力所引导。而这动力在生物界的功效神奇、威力之大,是以前人类认为只有创造者亲手引导才能完成的。 (博讯 boxun.com)

    
    达尔文进化论的理论基础是自然选择或物竞天择。
    
    先不说百年前达尔文想证实他的假说有多么困难,先说说科学经过百年发展后的今天,学者们还是即不能从基因变异研究上也不能从现有的化石纪录上确切证实进化论的合理性。
    
    分子生物学兴起后,这方面的学者开始试图证实进化论的理论基础,由此而产生“新达尔文主义”之说。他们认为,自然界生物基因在不断发生突变(mutation),基因突变导致生物性状发生变异,基因突变则成为进化的原料,自然选择则是进化的动力。这个“新达尔文主义”提出后马上就遇到突变速率的挑战。实际上,突变速率是很低的,在每一代中只有10的负4次方到10的负6次方的速率之变速,而且这些突变中的99%以上都是致死的或有害的,由于这种有害的突变不能成为进化的原料,那么就只有千分之一到百分之一的基因突变是有益的。
    
    研究证明,仅仅靠这样慢的突变速率,几十亿年的地球历史是不可能完成从细胞到人的进化过程的。因为既使以每秒钟十万次的重组速率,花三百亿年都无法自然形成一个最原始的DNA分子,那么,从细胞到整个人体的进化过程的漫长则趋于无限。也就是说,生物进化的可能性小到了不可能的程度。更何况人类还经历过几次毁灭性的大灾难,也就是说,我们地球现有的一切精妙生物已经经历过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的进化从头来过几次了。如果靠如此慢的突变速率进化,花三百亿年都无法自然形成一个最原始的DNA分子,经过几次毁灭的人类又是如何几次再生的?
    
    虽然达尔文时代数学还不能象现在这样精确地证明重组速率,但是,聪明过人,当时一流生物学家的达尔文对进化的不可想象的漫长同样有着清楚的认识并相当困惑。不要说各个器官之间结合之完美,基本组织配合之精密复杂的整个人体的自然选择进化,单单对人体其中的一个器官-眼睛的精妙功能的自然选择进化,达尔文就表现出极大的困惑,烦恼和惊骇。
    
    在“物种起源”一书的第六章“理论的难题”的“极其完美和复杂的器官”一节中,他说,“眼睛有调节焦距,允许不同采光量和纠正球面象差和色差的无与伦比的设计。我坦白地承认,认为眼睛是通过自然选择而形成的假说似乎是荒谬可笑的。”
    
    很难想象,在进化过程中,进化到10%,50%,甚至99%程度的眼睛是如何发挥其功能?
    
    在“物种起源”一书发表后,他仍坦诚地说,“到目前为止,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骇。”
    
    但是,精妙器官何止眼睛。脑部,心脏,消化系统,循环系统,神经系统,肌肉系统,骨胳系统,生殖系统等等都与眼睛一样是精密复杂,丝毫差错不能的,既然眼睛不能用自然选择来解释,其他人体精密器官也同样难以用自然选择来解释。
    
    鉴于人体如此精妙复杂,达尔文认为,物种进化到如此精妙复杂的程度是经过各种微小变化的累积,因此进化应该是连续不断的。
    
    但是达尔文马上面对的另一个难题是,没有中间状态的化石纪录证明达尔文的连续式的进化论。
    
    过去60年内,几乎每一位上过大学生物学课的人都被误导相信化石记录是捍卫达尔文经典学说的最好佐证。许多人都不知道,达尔文进化论最大的敌人并非神职人员,而是化石专家。
    
    没有足够的中间型(transitionalforms)状态的化石纪录这一事实就象如何进化精妙的眼睛的问题一样困扰着达尔文。有一部分支持达尔文进化论的人随之质疑进化方式,进化的方式是达尔文认为的连续式的?还是有人认为的跳跃式的?
    
    全力支持达尔文进化论的赫胥黎(ThomasH.huxley)从起初就反对其教条武断的渐进主义,他私下多次劝告达尔文接受跳跃式的进化观点。他在写给达尔文的一封信中警告达尔文说:“你这样毫无保留地接受自然界绝无大跃进(大突变)的观点,使你陷入不必要的困难之中。”
    
    但达尔文坚持他的自然选择进化论的理论原则,即,物种的变化是各种微小变化的累积,进化应该是连续不断的。
    
    用达尔文的话来说,大突变进化,如眼睛的突然形成,就等于一个神迹。再极端一点来说,大突变几乎与特创论(specialcreation)没有什么分别。
    
    他给查理赖尔(CharlesLyell)的信中说:“如果我的自然选择论必须借重这种突然进化的过程才能说得通,我将弃之如粪土……如果在任何一个步骤中,需要加上神奇的进步,那自然选择论就不值分文了。”
    
    然而,生物类种间明显区别与达尔文连续进化学说是矛盾的。在自然界,各类生物之间都是有明显区别的,如果进化是连续的,那么生物分类则无法进行。现行的分类就是根据各生物类群间差异的大小将它们分为门,纲,科,属,种等类。“种”的生物学的一个定义指出,种间杂交不能产生后代或即使产生后代,此后代也没有生殖能力,如马驴交配后的骡子。
    
    生物类种间这种明显的区别就象找不到大量的进化中间型化石一样令达尔文深感困惑,他说:“如果一种生物演化成另一种的过程是借著难以了解的微小的步伐,那为什么我们不能到处找到大量的中间型呢?为什么我们在自然界找到的生物都是种类分明,而不是相似难分的呢?”
    
    近年来,学者对进化论这种循环论证的推导方式也提出质疑。达尔文进化论这样推导认为,如果进化论是真实的,那么物种之间应表现出相似性;如果物种之间表现出相似性,反过来就可证明进化论是真实的。逻辑上,命题和逆命题不能完全等同并互相论证。等于说,我象我母亲,和我象的就是我母亲,这是不和逻辑的。
    
    但是,在达尔文看来,对进化论最大的打击还是缺少足够的化石纪录。
    
    他说:“我不愿意假装不知道物种突变的记录是何等的贫乏,在保存得最好的地层中也找不到大量的过渡生物来连接每一地层前后所出现的生物。这是我的理论最大的困难。”
    
    达尔文承认化石的证据是“最明显、反对我的进化论的理由。”
    
    达尔文用灭种的假说来支持连续进化的观点。他说,那些进化的中间环节的生物因不适应环境而灭亡,保留下来的生物之间则显示出进化的不连续性。那么不适应环境而灭亡的中间环节的生物的化石在哪?他归咎于寻找化石的专业人员不足。
    
    但是百年后的今天,生物学家不但仍然没有发现足够的中间型状态的化石纪录,他们反到发现了物种性状在漫长历史中的不连续性(即物种大量突然出现)和稳定性。
    
    在70年代,古生物学家古尔德明确说明生物化石的如下特征:
    
    绝大多数生物化石的历史都包涵两个与渐进式进化论相冲突的特点:
    
    1。稳定:
    过去绝大多数的生物活在地上的时候都没有显出任何进化或退化的现象。多数物种在地层中出现时与它们消灭时的外形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即使有外形的改变也都十分有限,并且没有显示进化的一定方向。
    
    2。突然出现:
    世界各地调查的结果证实,任何物种并非由始祖逐渐进化而来;相反的,各种生物出现时进化就已经"全部完成”了。
    
    在此,我们不得不提及使达尔文主义者最头疼的化石记录--“寒武纪生命大爆炸”(Cambrian-explosion)。
    
    在寒武纪早期,大约5.7亿年前,几乎所有动物的“门”(Phylum)同时在地层中突然出现,完全没有达尔文主义者述说的必需的祖先痕迹。这个实际现象被称为“寒武纪生命大爆炸”。“寒武纪生命大爆炸”的化石纪录是达尔文进化论无法解开的一个死结。
    
    正如英国著名生物动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Dawkins)所说,“这些动物化石就好像有人故意放进去一样,完全没有进化的历史可以追寻”。
    
    达尔文在世时还没有证据显示寒武纪之前有任何生物存在。他在《物种起源》中承认“这种现象目前仍未能解释,而且的确是可以用来作为有力的证据打击我现在要讨论的观点”。达尔文又说,“如果我的学说是确凿的,寒武纪之前的世界一定充满各种的活物。”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著名的古生物学家……和伟大的地质学家……都一致(甚至有时极力)主张物种是绝对不变”的理由。”
    
    而且,近代考古学的发现更是令人惊诧不已。
    
    考古学家克莱默(MichaelA.Cremo)和汤姆森(RichardThompson)合著“考古学禁区”(ForbiddenArcheology)一书,书中列举了500个确凿的与进化论相悖的事例。我们在此只举其中的几个实例。
    
    考古学家朱伊特(Y.Druet)在法国的一块石灰岩中发现了一些不同型号的金属管,岩层的年龄为500万年。
    
    在加蓬共和国奥克罗矿区发现了20亿年前的13座核反应堆,其科技水平现代人望尘莫及。
    
    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拉克西河岸的岩层中,在恐龙脚印化石旁边发现了人的12个脚印化石。在同一地层中还发现了人的手指化石和一把铁锤,木头锤柄已经变成了煤,铁锤头含有96.6%铁,0.74%的硫,2.6%的氯,我们现在还没有这种技术合成此种合金。
    
    美国“科学杂志”(Science)98年发表了一系列考古发现,1.5万年前的人像,2.3万年前的人像,3万年前象牙雕刻的马,9万年前带倒钩的矛。
    
    随着越来越多的令人难以理解的,表明人类文明古迹的,十分久远年代的化石的出土,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相信有史前文明,并相信人类文明具有周期性。
    
    这些科学家思考的问题是,人类文明是不是也遵循着这样一条规律在周期循环:出生-发展-灭亡?
    
    但是由于现有科学知识技术的有限,现代人类认知理解能力的有限,现代人无法对这些史前文明的发现进行推理研究,所以,科学家只能在迷茫惊诧中停止不前。
    
    由于达尔文进化论的诸多疑点得不到解答,所以愈来愈多思维活跃的科学家开始思索探测宏大的外太空及外太空高智能生命。有些科学家相信,是无比聪明智慧的外太空高智能生命设计了我们地球的一切。
    
    2005年,科学界开始发起关于“智慧设计论”或“高智能设计论”的争论,甚至还诉诸美国法庭。美国有一个学校于2005年停止教授达尔文的进化论,而改教“高智能设计论”。2006年2月21日,一份有514名科学家联合签署质疑达尔文进化论的声明再次引发轩然大波。
    
    最近报导,一个美国科学家说,“那些外太空高智能生物把我们地球设计成动物试验场,他们现在不管我们了。”
    
    最近报导的另一个科学家预见说,“二十年内,我们一定能与外星球生物取得联系。”
    
    最近中国的新闻报导说,“中国科学家也正在贵州筹建世界上最大的射电天线,以用来监听外太空的宇宙射电波,其中包括可能来自其它智能生命的‘人工电波’。。。。。;只要电力达到足够高的程度,“接收器”就能变成“发射器”,主动向地外发送电波,向几万光年远的外星人问候一声”。
    
    外星人引起人们太多的幻想,我们地球人会不停地寻找外太空生物。我认识的许多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是UFO迷。八十年代初,当时我住在北京的一个筒子楼宿舍,我有幸认识了邻居中的一个属早期的UFO迷,他购买了所有当时出版的UFO书籍,并订了当时的UFO杂志,我也跟着他在UFO世界中畅游了几年。从那些书籍杂志中,我看到许多地球人与外星人接触的故事。由此,我知道他们与我们的根本不同之处是,他们没有任何欲望。
    
    他们不需穿好看奢华服装,他们不需吃饭,他们不需住房,他们即没有食欲也没有性欲,我甚至怀疑他们根本不用刷牙洗脸洗澡,所有我们地球人类的生活烦琐和物欲追求,他们都不需要。他们更不会死亡。既然外星人如此这般没有欲望,他们也就没有了地球人所有的自私贪婪,嫉妒攀比,撕杀格斗。当他们需要太空生命时,他们就用盘子调配,如何调配,我们人类自然不能理解。调出的生命无所谓好看难看,全都跟他们自己一样,外形丑陋,结构简单。但他们智慧超人,大智大能,能设计地球和地球人类。
    
    如果真有外太空高智能,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们人类造得这么好看复杂?为什么他们把我们造得具有这么多欲望?总而言之,他们为什么不把我们也造成和他们一样的毫无恶性欲念的神?他们如果真的把我们地球设计成动物试验场,那么他们想要试验什么?
    
    是不是真象有人认为的,外太空高智能生物要在地球试验的目的是,看看这些与外太空高智能完全不同的,外型美丽,结构复杂,自私贪婪,七情六欲的地球人最后的结果。这些地球人是最终走向罪恶呢?还是走向正义?是走向专制独裁呢?还是走向民主自由?
    
    当我们相信进化论和创造论都是一种假说时,我们会产生更多的如上的思考。我们从而意识到,当我们这些不神的人指责信神的人迷信时,我们是不是自己陷在那种曾被扭曲的非黑即白的简单思维模式中?
    
    引起轰动的“审判达尔文”一书的作者詹腓力(PhillipJohnson)说,“其实,化石的难题不是最主要的关键。因为,进化论无论是事实还是假说,如果我们不能解释生物复杂结构的来源,进化论即便是事实也没有什么价值。”
    
    因为进化论和创造论都是不可观察的,如果地球人一直找不到外太空高智能,那么今后进化论和创造论的争辩还会无休止地继续下去。如果地球人找到了外太空高智能,我们又会面对另一个问题,这些外太空高智能生命又是怎么来的?从哪来的?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五日复活节
    
附文:慎防科学的伪知识

    
    中国澄江化石群--挑战进化论
    
    钱锟
    
    中国知识份子有一个怪僻,几乎所有西方的思想理论均刻意排斥。但对进化论却奉为金科玉律。在现代教育界数十年悉心灌输下,达尔文的进化论,已在知识份子心中扎下稳固的根基。所以若问:各种不同的生物从何而来?标准的答案是:从单细胞的祖先,经过亿万年渐渐进化而来。若问:人类又从何而来?当然是:从猿猴的祖先来的。若有人胆敢质疑进化论,常被认为无知、或迷信的宗教狂热份子。所以,对一般人来说,数十年来生物进化好像已经成了定论;现代进化论已被尊为「新达尔文主义」(Neo-Darwinism)。例如,1995年美国生物学教师联会宣言:进化是一个没有指导、非人格化、不可预测,完全自然的过程。米勒等又说进化的运作是没有计划、没有目的的(MillerandLevine,Biology,1993,p.658)。这些说法已超出科学理论,进入哲学范畴。更极端地,在物质主义的社会和无神的科学家中,进化论简直成了一种没有上帝的宗教信仰。为甚么说是宗教信仰呢?因为真正懂进化论的人少之又少(包括教授进化论的老师),证据又不足。大多数人只不过是凭信心接受,甚至人云亦云而已。
    百多年来西方的学术界中,达尔文的理论曾受专家不断的挑战。现代科学界对进化论仍然一致支持吗?内行的人知道,随著各门有关科学的发展,达尔文的进化论非但没有被确定,相反地,学术界对「新达尔文主义」的批判愈来愈严厉。最近,在一个国际学术会议中,笔者遇见了两位打击达尔文主义最有力的学者。在畅销的英文著作中,他们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地阐明精湛的见解。首先是澳大利亚的医生及分子生物学研究者但顿(MichaelDenton),他从自已工作的经验中,看出「进化主义」与整体的事实不符。虽然在生物「种」的出现及变化方面有一定的说服力(微进化Micro-evolution),但以整套的学说来说,进化论并不能解释「种」以上,「纲」与「目」之间的关系(广进化Macro-evolution),而且古化石及分子生物学的新发现,对进化愈来愈不利。因此,但顿的书命名为《进化:危殆的理论》(Evolution:aTheoryinCrisis)(注一)。据说但顿尚无宗教信仰,但他告诉我,他相信生命现象必定有超越者的设计(design)。
    另一位批判者的学术地位更高,他是加州大学法律学名教授詹腓力(PhillipJohnson),是誉为最有资格批判进化论的人,因为他曾任美国大法官华伦(Warren)的助手。他的专长是分析明辨律师在辩论时所用的词藻和逻辑。当他读到进化论的文献时,马上发现里面充满逻辑上有问题的雄辩与遁辞。所以他以法官的身份,很公平地综合了辩论双方的要点,然后客观地作出评论。他屡次多方质问:「我们怎样才能知道「进化论」是真实的?确凿的证据何在?」所以,詹法官的判词是:证据不足!
    他的《DarwinonTrial》已翻译成七种文字。中译本《审判达尔文》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也非常畅销,不到两年已出了第二版(注二)。《审判达尔文》的影响在科学、哲学、神学及法律界产生了极的大震荡。詹腓力更显出他的领导能力,组织了一批享誉国际的学者,很快形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新力量,反对无神、渐进的理论。如今达尔文主义者面临的新挑战,并非以往「不科学」的「科学创造论」可比拟。笔者预期新的进化或演化理论必须面对事实证据;生物学即将经历一次空前大革新。
    在这场达尔文主义垂死之战中,最意外的是中国古生物学家的贡献。1984年,年轻的侯先光往云南省澄江县帽天山作调查工作,在距今5.3亿年前、寒武纪初期的石层中敲出第一块海洋动物化石的时候,不禁惊叫起来!因为他知道发现的是达尔文主义不能解释的新现象。多年所受的教育告欣他,寒武纪初期是不应有动物的化石!例如澄江附近的梅树村,有比澄江稍早几百万年的石层,其中只有数毫米的小壳动物化石(smallshellyfossilsormicro:shellfossils)而已,并无较大复杂的动物。在寒武纪之前更没有任何现存动物的祖先。短短的数百万年之间,从小壳动物进化出五十多大类形的动物「门」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自此重大发现之后,中国学者如张文堂、孙卫国、陈均远、路浩之、周桂琴等相继合作在古生物学报上发表了重要的报导,可惜当时未受国人注意。澄江石层中蕴藏著动物发展史上的「谜中之谜」,经过多年才渐渐传到西方。想不到1995年底,「澄江化石群」竟然引发了美国各媒体的「新闻大爆炸」。美国国家地理学会(NationalGeographicSociety)不但抢先报导,并多次资助陈均远教授、周桂琴小姐等人继续发掘。笔者曾报导1996年春,亲自带领国际专家团前往南京古生物所及澄江帽天山化石坑考查的经过(注三)。《人民日报》称该发现为「向进化论挑战的澄〔澄〕江化石群」(注四)。究竟中国化石与进化论有甚么重大的关系?我要从达尔文与眼睛说起。
    当年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是靠微小的遗传改变及长期自然选择来解释。每次的改变必须是极微小甚至是不能觉察的改变,经过漫长的自然选择,动植物才渐渐进化出新种来。所以,经典式的达尔文的理论可以说是一套渐进式的理论(Gradualism)。因为他认为突然大幅度的改变是不可能的;况且复杂的器官如眼睛和翅膀,如果突然出现的话,不是太像神迹了吗?神迹也是近代新进化主义(Neo-Darwinism)所不能接受的。所以必须坚持渐进,否则「进化」也不能成立。达尔文坚持:自然选择的作用必须靠极度微小、并对生物有利的遗传改变,长期不断地累积而成。他给赖尔(CharlesLyell)的信中说:「如果我的自然选择论必须借重……突然进化的过程才能说得通的话,我将弃之如粪土。……如果在任何一个步骤中,需要加上神奇的进步,那自然选择论就不值分文了。」(底线为笔者所加)
      复杂的器官如眼睛和翅膀是常引用的例子。如今大多数新达尔文主义者仍然坚持眼睛必须渐进而来。在进化论的课本中常有眼的进化图,其中有大小不同、复杂程度不一的眼──从单细胞的眼点,到扁虫、昆虫、海星、章鱼,到人的眼──排列起来,由简至繁,看来是一个很合理的顺序,好像真可以逐步进化而来。但内行人多数承认,这些眼是单独各自进化而来,彼此之间并无同源关系。而按照现代的遗传学来说,基因突变从「无」生出一对复杂的眼来,却要比神迹更不可思议!
    澄江化石群显示,不但各类不同体型构造的动物在数百万年间突然出现(数百万年在地质年代来说,只不过是一瞬之间),而且综合全球寒武纪初期化石代表已超过五十多「动物门」(Phylum),比现存的三十多「门」更多。这空前绝后的现象又称为「寒武纪大爆炸」(CambrianExplosion)或「生命大爆炸」(Life'sBigBang)。
      1995年5月2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纽惟恭的报导:「澄(澄)江化石生物群研究成为瞩目」,他说承认「寒武纪生命大爆炸」是全球生命演化史上突发性重大事件,现代生命的多样性起源于此,…对其进行深入研究,可能动摇传统的进化论。同年7月19日《人民日报》又发表「向进化论挑战的澄(澄)江化石」一文。作者丁邦杰说,「达尔文的…中心论点是:生物种是逐渐变异的。但是…距今5.3亿年的寒武纪早期,地球的生命存在形式突然出现了从单样性到多样性的飞跃。
    …由于种种原因,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寒武纪生命大爆炸」这一命题难以被充分证实」。英文媒体也有相似的报导,字里行间都有很多耐人寻味的地方。经过多年的禁戒,大陆中央电视台最近也报导了澄江的发现,使全国学术界大为震惊。
    既然所有「动物门」是突然同时出现,眼睛是否也是如此?是的,澄江化石中从蠕虫、叶足虫到节肢类均有非常发达的眼睛。既然这些动物之间并无进化关系可寻,那些眼睛可显示任何进化的过程吗?当然没有!哈佛大学进化论大师顾特(StephenJayGould)多年前首次观察到寒武纪「化石大爆炸」的现象时,称之为「谜中之谜」(enigmaofallenigmas)。但顿在《进化:危怠的理论》最后一段的结论中说:「尽管进化论有崇高的地位,多少人花了多少心思力量,将生命的活力局限在达尔文主义的思想之中,真理告诉我们:大自然并不受牢笼。直到如今,我们对新生物的出现仍然无知;那「谜中之谜」─地球上生命之始─仍然像达尔文在猎狗号上扬帆的时候一样神秘。」
    我认为若不坚持完全自然、没有计划、没有目的、渐进的观点,「澄江化石群」和各类动物的来源反而不太神奇了!
    (钱锟教授现任三藩市大学生物糸主任)
    注一:MichaelDenton,1986:Evolution:ATheoryinCrisis,Adler&AdlerPublishers,Inc.注二:詹腓力著,钱锟等译:《审判达尔文》,中信出版社1995年11月再版。注三:钱锟1996,动物大爆炸─向进化论挑战的澄江化石群,《校园》卅八卷第三期4至9页。注四:丁邦杰1995,「向进化论挑战的澄江化石」,《人民日报》海外版7月19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复活节聚会牧师抓走; 浙江家庭教会房屋强制拆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