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对胡平《施琅》文章的几点批评提纲/王希哲
(博讯2006年5月02日)
    胡平更多文章请看胡平专栏
     王希哲
     (博讯 boxun.com)

     一,对施琅,胡平兄写了文章,博得从来仇恨“民族主义”,
    今天却忽然个个都成了维护“汉民族正朔民族主义者”们的欢呼跳
    跃叫好。这现象本来就很值得怀疑。胡平受了鼓舞,大喜,说还要
    继续写下去。很好。
    
     二、依据著名“海壁定律”,人们猜胡平们是受到了某“国”
    总统接见后,领受的写作任务。对这种还要写下去的任务文章,希
    哲不屑奉承,给他一个批判提纲足够。希哲需要表达的意见,正面
    写作去表达。
    
     三、胡平说“我们的问题在於,我们缺少第一原则,缺少一个
    一以贯之的原则,缺少一个用来衡量和判定各种原则轻重先后顺序
    的原则。”好个魏京生,眼光锐利问他:你的“第一原则是什么”?
    胡平没有说,他不敢说。
     我认为,这个“第一的原则”,就是今天的中国人民的利益,
    今天的中华民族的整体民族利益。
    
     四、一切历史的事实,必须是客观的;一切历史事实的判断和
    评价,则必然是客观基础上的主观的。是为今天的“第一原则”服
    务的。所以,“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汤因比-克罗齐-朱光潜)
    
     五、施琅究竟是“汉奸”还是“汉雄”,全看你站在什么角度
    观察。
     “费尔巴哈把宗教的本质归结於人的本质。但是,(请胡平们
    记住)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
    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六、离开了“今天的中国人民利益”的具体的“第一原则顺序”,
    去抽象地对历史复杂人物作煽情的道德评价:“先是叛明降清,继
    而又叛清降明,然后再叛明降清,其人品无论用什么标准都很难为
    之辩护”,且不说其荒谬,而且也是胡说。楚世家大夫伍子胥投降
    吴国,率吴兵灭祖国,鞭楚王之尸,奸楚王之妻,覆楚国之社,
    “其人品无论用什么标准都很难为之辩护”了吧?不,楚国一位带
    他找到楚王墓穴的老人,就很支持伍子胥的“楚奸”行为。他提出
    辩护的标准是,伍子胥为父兄报仇为“孝”!施琅平台灭郑,别的
    不说,同样可以得到这个“孝”的辩护。若你说,“孝”不可置于
    “忠”之上,这可以讨论,但“其人品无论用什么标准都很难为之
    辩护”,则是胡说。
    
     七、评论历史,我们当然不能“成王败寇”。但成一定为王,
    败一定为“寇”。这是大历史的规律使然。区别仅在“成败”之后
    的人们,各自依据自己民族的,阶级的,集团的立场和利益去作价
    值评价罢了。
    “抚哭叛徒”,很勇敢。64枪声传来,希哲狱中即愤而赋诗“燕赵
    慷慨悲凉地,又见抚尸哭叛徒”,但“抚哭”的,毕竟是“叛徒”,
    是“寇”,是“暴徒”。你要翻案由你来写64历史,被抚哭者不是
    “叛徒”,是英雄,你就一定要胜,就一定要“成”。这正是中国
    民运的任务。不胜不“成”你就只能是“寇”。
    
     八、今天的十三亿中国人民,居住在一千万平方公里疆域的主
    权国家国土上,享有这片地球土地的所有资源。无论中华民国,中
    华人民共和国,其国土占有的合法性,直接来源于清帝国。因此,
    为清帝国的疆域合法性辩护,就是为今天的中国疆域合法性辩护,
    也就是为“今天的中国人民的利益,今天的中华民族的整体民族利
    益”这个历史的“第一原则”辩护(远古版图没有这个直接性)。
    反之,攻击、丑化、污蔑衔清朝廷之命收复台湾于中国版图的主帅
    施琅,不是中国人的糊涂虫,便是别有用心者,或是混来中国网上
    的他国他民族利益代表的化装者。
    
     九、站在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立场,统一,当然是“至高
    无上”的。但是,我不但赞成而且历来坚持毛泽东提出,胡平复述
    的这一条:“在统一之上,必定还有更高的原则:统一,用什么原
    则统一?谁统一谁?”不错,应该进步统一落后;民主统一专制,
    等等。所以,希哲从来且至今支持“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当进步、民主的一方力量不足,尚无法完成统一,则经营割据
    根据地,坚持进步统一的旗帜,以各种可能的手段、方式影响或战
    胜落后方,达到最后的进步统一的目的。但假若你失去了信心,失
    去了理想,更失去了力量,改变政策根本拒绝统一,企图永远分裂
    一国,甚或认同外族他国,为安乐窝“独善其身”时,从这一刻起,
    你对中华民族就立即成为了反动落后的一方(无论你还有几件多么
    炫目的外衣),而将无可避免地面临被统一的命运了!
    
     郑克塽早就向清王朝表白愿降,不过希望天朝恩准其成为自外
    中国的外国罢了。它理应被施琅所灭。同情什么?
    
     民进党早就向中共北京政府表白愿意配合中共把台湾的“反攻
    大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国民党外来政权”干掉,不再反
    共。不过希望中共恩准它独立,成为自外于中国(骨子亲日)的
    “台湾国”罢了。它理应被中共所灭。也不必同情。
    
     三百年台湾戏剧前后两端,都是顺天应人,不是什么“趋炎附
    势”!
     相反,
     当年向执政蓝军要津贴谋生的同一些人,今天向一心消灭蓝军
    的绿党“总统”摇尾化缘,奉旨鼓舌,为其张目,才真个是“谁在
    台湾的台上,就站在谁一边”的,“先是叛红降蓝,继而又叛蓝降
    绿”“其人品无论用什么标准都很难为之辩护”的“成王败寇”,“
    理直气壮趋炎附势”的天良丧尽的无耻小人!
    
     胡平兄,最后再问你一句:你的“绝对正义的”,“用来衡量
    和判定各种原则轻重先后顺序的”,对历史可以“一以贯之”的“第
    一原则”,究竟是什么?魏京生兄问得真好:“还请胡兄道来”!
    
    2006年5月1日
    美西海湾
    [email protected]
    
    ----------------------------------------------
    
     成王败寇与趋炎附势——从电视剧《施琅大将军》的争论谈起
    
     胡平
    
     最近,北京的中央电视台隆重推出电视连续剧《施琅大将军》,
    引发一阵批判浪潮。这也难怪,像施琅这样的人,先是叛明降清,
    继而又叛清降明,然后再叛明降清,其人品无论用什么标准都很难
    为之辩护。康熙派施琅攻占台湾,其目的本不是为了所谓统一,而
    祇是为了消灭自己的敌对势力,所以清政府才会在郑成功没占领台
    湾之前,勾结台湾岛上的荷兰人打击郑成功,又在郑成功后人已经
    投降之后,多次动过放弃台湾送给洋人的念头。电视剧却把施琅这
    样的人物塑造成“民族英雄”,把清政府的行为美化为“维护国家
    统一领土完整”,既扭曲历史,又颠倒是非。怎么能不令人反感乃
    至愤慨呢?
    
     《施琅大将军》剧本的倡议者、中国社科院宗教所儒教研究中
    心的陈明公开宣称他是古为今用,借用历史故事服务於今天的政治
    现实。陈明强调:当时不收复台湾,中国就会分裂。这种说法看上
    去倒有一定的说服力,连不少批评者也承认,不管施琅的人品如何,
    也不管康熙下令打台湾是出于什么动机,但在客观上使得台湾成为
    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这一点起码还是应该肯定的。
    
     然而,上述观点不值一驳。假如说祇要目的正确可以不择手段
    是错误的,那么,不管一桩行为本身的善恶是非,而把该行为的某
    种非意图的后果用来为那桩行为辩护显然就更错误。譬如,你说当
    时不收复台湾,中国就会分裂。那么我也可以说,当年吴三桂不领
    清兵入关,中国就不会有东北。岂止不会有东北,也不会有内蒙外
    蒙,很可能也不会有新疆,不会有西藏。如果当年吴三桂不领清兵
    入关,今日中国的版图不过和明朝一样。因为当时在关外的满人幷
    没有打定主意问鼎中原,他们原本祇打算趁火打劫,抢走一些金帛
    子女,占领更多的长城以北的土地罢了。我们是否可以说吴三桂是
    开拓中国疆域的大功臣呢?如果这种逻辑可以成立,世间一切罪恶
    都可以得到辩护。外族入侵,掳掠强奸妇女吗?那是混血,是民族
    融合嘛。连大屠杀都可以得到辩解:至少有降低人口压力的效果嘛。
    
     幸亏在中国历史上,每隔几百年就有一次大屠杀,全国人口顿
    时下降一半或一半以上,否则神州大地早就人满为患,生态环境早
    就不堪重负,中国早就崩溃了。
    
     按照陈明的观点,统一是至高无上的。这种观点也是错误的。
    
     统一未必就是善,分裂未必就是恶。事实上,没有人会主张统
    一至上。统一不可能至高无上。在统一之上,必定还有更高的原则
    :统一,用什么原则统一?谁统一谁?如果你说统一至高无上,用
    什么原则无关紧要,谁统一谁无关紧要,那么,你无非是主张成王
    败寇,主张谁强大就站在谁一边;你无非是理直气壮地趋炎附势罢
    了。
    
     鲁迅感慨道:“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
    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
    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土崩瓦解’四个字,真是形容得有自知
    之明。”鲁迅看出病的症状而没有指出病的成因。要说广拓疆土就
    是善,你为什么不赞美隋炀帝三征高丽呢?因为隋炀帝没把高丽打
    下来。隋炀帝失败了,所以人们就不赞美了,所以人们就都批评隋
    炀帝残暴无道,穷兵黩武,好大喜功,劳民伤财。一切都以成败为
    转移。你成了,你就对了;你败了,你就错了。
    
     围绕着《施琅大将军》的争论,远远超出了这部电视剧本身。
    
     它反映出我们在评价历史与人物上的没有原则。其实倒不是没
    有原则,而是因为有太多的原则,这些原则又不总是能够内在地协
    调一致,它们常常彼此冲突,於是很多人就一会儿讲这个原则,一
    会儿讲那个原则。这就成了没原则,就成了彻底的机会主义。为什
    么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本来冲突的双方都各有各的理,谁赢了我们
    就顺着谁的理讲,於是成者就赢得了理,败者本来也是有它的理的,
    但我们就不讲了,於是败者就没理了。就算你承认失败的一方也有
    它的理,这也於事无补。因为你同时又认定成者是有理的。既然此
    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谁愿意当败者呢?干吗不站在胜利者一边
    呢?
    
     由此可见,我们的问题在於,我们缺少第一原则,缺少一个一
    以贯之的原则,缺少一个用来衡量和判定各种原则轻重先后顺序的
    原则。再加上缺少宗教,缺少对一个绝对正义的世界的想像。世俗
    的成功、世俗的权力就成了一切。也缺少悲剧精神悲剧意识,缺少
    对世俗成功的批判与蔑视。这就导致了成王败寇哲学的泛滥成灾与
    恬不知耻而且还理直气壮的趋炎附势。这些问题是我们应该深入讨
    论下去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施琅大将军》:我忍不住说了陈明和秋风
  • 胡平:成王败寇与趋炎附势-从电视剧《施琅大将军》的争论谈起
  • 李泽厚谈施琅问题:对施琅我持否定态度(图)
  • 北京左派王小东博客文章:施琅同志的来信
  • 《施琅大将军》电视剧风波谈“中华民族”主义/王希哲
  • 由施琅说起
  • 民族英雄还是卖国贼? 学者为电视剧<施琅>打嘴仗(图)
  • 纪念施琅同志/方竹笋
  • 徐宗懋:施琅与台海施郑家族的百年恩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