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巫毒娃娃”何以风靡中国?/武振荣
(博讯2006年5月30日)

——或者由“巫毒娃娃”现象说“社会和谐”
    
     今天,我在网上读到如下一篇文章后,产生了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触,认为很有必要把它写出来,以同网友交流。 (博讯 boxun.com)

    
    北京政府封杀“巫毒娃娃”
    
    多维社记者陈湘编译报道/目前,一种玩具娃娃风靡了中国,尤其是政府下令禁止后更甚。批评者说政府禁令是在火上加油。
    “巫毒娃娃”风靡青少年《新闻周刊》昆德兰·科洛维亭(Quindlan Krovatin)报道说,北京政府已经不满足于监禁那些他们认为有颠复政权危险的记者、限制网民登录宣传民主观念的网址,现在又把它的封杀的目标对准一个新的“影响稳定”的因素:风靡一时的巫毒教玩具娃娃(Voodoo dolls)。北京政府对这种娃娃上市产生的政治影响十分担心,今年四月他们强令北京的零售商们从货架上完全撤下来。
    这种玩具娃娃在这个中央之国的愤世嫉俗者和青少年追风族中,有着越来越大的市场。顾客购买一个玩具娃娃(附带针),把写了仇人名字的纸贴在娃娃上,然后用针扎。在一家商店里,记者就看到一名促销员一点不避讳地向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推销着一种巫毒娃娃说:“在这个小人身上写上你恨的人的名字,每天用针扎他,你恨的人就会遭厄运。”
    
    任何一种社会现象的发生不是没有根源可以追寻的,用中国的俗语讲,无风不起浪。如果说中国社会的气氛没有遭到严重的毒化,那么在上一个世纪50年代就开始绝迹的中国式传统风俗中的事物(“巫毒娃娃”)就不会藉着现代化的“风”又给“风靡”起来。因此,把这样的事情如果孤立起来看待,那么你就会被“人心为什么这么毒”的问题所折磨,这样以来,如果你原本就对中国的事情失望的话,那么你的失望又会“上”一个“台阶”。因为你完全可以正确的估计已经下了台的李鹏和目前正在“执政”的胡锦涛等人是不会去普通商店买“巫毒娃娃”的,购买此“娃娃”的都是普通人,所以你就得出了“普通人的心也已经被毒化”了的结论就很自然。在这里,假设你的结论是正确的,那么你就得再问一个“为什么”?
    
    要回答上述问题,我想起了去年7月份,针对我们陕西老乡(“楞娃”)连续几期“袭警事件”所写的《论陕西人的二劲》一文,文中我用“民主缺缺”这个概念解释了事件发生的原因,今天在解释“巫毒娃娃”问题的时候,我还是要用这个“民主缺缺”的提纲,谁叫我是民运人士呢?去年我的那一文章在网上发表后,有一个国内的好心的“乡党”批评我,说“你是要破坏社会和谐”,但愿今天的这一篇文章不引起类似的误会。虽然我对“社会和谐”这个胡的问题缺乏专门研究,但是有一点需要说明,对此,我却被当今的“执政者”(实质是“专政者”,仅仅是换了一个字,就被中国的吹鼓手说成是“进步”了)要清楚得多,那就是如果“社会和谐”若不是建立在“执政者”对人民权利(特别是“执政者”必须经由人民自由选举)认可的基础之上的话,就没有“和谐”可言。因此谁都知道奴隶制在现象上是最“和谐”的,“和谐”得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但是谁又认为它是“和谐”制度呢?
    
    在美国,政府允许人民携枪,把人民对政府的“造反”看成是“保持政府健康的必不可少的良药”;在法国,国家体制保持了“大革命时期”的传统,在中国的1966年也产生了合法的广泛的人民造反……所有这一切现象从表面上看,好象是出现了“大风大浪”,但是我们若把“大风大浪”当成是一种秩序的话,那么“社会和谐”在风浪的颠簸中给现实了就是我要论证的问题;反之,如果社会被严厉的专制方式压制的如一潭死水,表面上平静得如同玻璃一般,那么这一潭死水的深处生长出“毒蛙”之类的东西就有着一个“必然”的意义了。站在社会心理学的观点看,中国人心里正在面临“毒化”的危险的确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而这样的问题如果在很短的时间内得不到有效解决,未来民主化运动的前景也是很难看好的啊!
    
    建立“和谐社会”的口号是目前这一帮子“执政者”提出的,但是我以为如果他们没有正视中国社会对立、仇恨升级的时间发生在1989年的“6-4”事件上,那么他们怎么可以有能力解决社会不和谐的问题呢?在1989年的运动中,如果中国人的民主意识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就是说把“政权”比做一块蛋糕,它不过是社会诸多蛋糕中的一个最大、最肥和最有味道的蛋糕而已,因此,谁应该占有它,就不是一个由“天”、由“神”或由“祖宗”决定的问题了,用民主的方式来分政治的蛋糕,就是一个傻瓜型的道理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对“蛋糕”的传统式“享有”才被认为是“非法”的和错误的,这样以来,我们在1989年的“要求民主”的呼声中就可以发现一种广泛的社会心理学意义上的健康的社会脉搏跳动现象,如果说“6-4”屠刀的落下,使得它被“斩断”的话,那么由此而积累的社会仇恨之总量就有可能徒然上升,但是,“6-4”后果却是把人对当权派仇恨发泄的任何渠道给完全地堵死了,仇恨就失去了目标和而变化成为一片没有边际的东西了。假设人和社会的“心理”有一个总量,那么仇恨的分量的不断加大的现象就有可能导致“高风险社会”的来临。反过来说说也是一样,“高风险社会”尽管有许多的特征,人对人的仇恨可能是其中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因此我认为,若不用民主的方式疏导仇恨的情绪,以求最大限度的化解仇恨,社会被毁于仇恨火焰之中就是可以预测的问题了。
    
    在上述文章中,我们知道“巫毒娃娃”在中国已经有“6大系列,60多个品种……”,其中的“黑魔杀手”如果只是对着共产党这个“红魔”敌人的话,那么许多人用针扎它,我看也是人民出气的一种方式啊!如果有人把李鹏的名字写在上面,用针扎,“你狠的人就会遭厄运”——上述“促销员”的话若不假,那么老太爷就会为“6-4”——这个中国人的现代奇冤“平反”,只是当“6-4”积压的仇恨在失去了目标,而仇恨仅仅又是为了发泄而发泄的话,情况就是中国目前的“现实”了……校园杀手,掏肠恶魔,人肉炸弹,吃人肉,儿子杀母亲,老子杀儿子,用汽车来回压碾伤者……等等现象都有着一个未解读出来的人的心理上的意义,因此当“巫毒娃娃”一上市,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风靡”“中央之国”,“愤世嫉俗”的青年对此趋之若骛的现象,就可以容易地复活人性成分中的“生物内核”,“社会生物学认为,人类有一种强烈的先天倾向,即用非理性的仇恨对外来的威胁作出反映,并使敌意升级去征服威胁,以确保自己的广泛安全”(威尔逊《新的综合》)。
    
    在这个意义上,民主是什么?它就是疏导,把普通人政治生活中的不满用允许用发泄的方法疏导开来,从而把它可能造成的对对象的“肉体”伤害转化为“口头”上或者“语言”上的“攻击”,于是“攻击”所需要的能量消耗就不足以满足“肉体”“伤害”所需要的最低力量之数量,社会和谐所必须的因素就有了产生的空间。于是“仇恨”就这样地被“化解”了。民主政治发展到一定的水平,其所以失去了传统政治中的“敌人”原因也在这里。“6-4”之后,压制民主力量,打击民运人士,把带有民主性质的任何“群体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江泽民秘诀在被胡温视之为“执政一谋”(“执政七谋”是假,“一谋”才是真)时,中国可能的未来仇恨之大火第一批可能烧焦的人们,就非他们莫属了。因此如果说今天,在中国人民无能为力的情况下老太爷把一个“巫毒娃娃”给“生”了下来,以此警示中国人的话,那么,“北京政府对这种娃娃上市所产生的政治影响的担心”,就不是庸人自忧了。
    
    《红楼梦》在交代大观圆“倒园”时,就写了一个“巫毒娃娃”的事件,作者为园子被抄的这个重大事件特意写出了一个充满了迷信色彩的先兆是别有用心的,因此我们若把中国今天的专制政府看成是一个将要倒的“园子”,那么“巫毒娃娃”这样的事情即是一个纯粹商业的现象,其中所包含的政治意义就是用“文学”的方式也是可以解读出来的,难怪北京市政府,在今年4月“强令北京的零售商”下货,但是商业行为却认不得行政命令,你越禁,它价钱就越涨,你禁得越严,它销得越快……,阿门!
    2006-5-29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与网友谈“文革”(7)/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6)/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5)/武振荣
  • 我对近期余杰、王怡事件的看法/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4)/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3)/武振荣
  • 与网友谈“文革”(2)/武振荣
  • 与《独立论坛》网友谈“文革”/武振荣
  • “文革”不同于纳粹运动的九点辩识——兼与寒竹商榷/武振荣
  • 中国民运中的妇女问题/武振荣
  • “文革”研究解禁了吗?/武振荣
  • 在“文革”问题上的两种言论之分界/武振荣
  • 不要把对“文革”的回忆一直维系在“诉苦”的坐标上/武振荣
  • 第7讲:“革命权利”——一种毛坯型的人权/武振荣
  • 表现的权利/武振荣
  • 第5讲:为权利而斗争——66运动博客讲稿(5)/武振荣
  • 第4讲:关于5个伟大发现/武振荣
  • 第3讲:关于66运动中的“动乱问题”/武振荣
  •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三句话/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