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必将崩溃的中国经济/王德邦
(博讯2006年8月01日)
    
    中国的所谓繁荣与崛起本质上是一个极权统治编造的谎言,充其量也只是经济发展中表现出的暂时的阶段性的癫狂症,绝不是一个健康社会经济的应有景观。我在此断言它必将崩溃,并且为期不会太远,决不是对极权罪恶的一种诅咒,而是基于如下的一些多年来的观察与思考。
     (博讯 boxun.com)

    从中国经济的本质来说,中国近十几年来的经济完全是权贵掠夺经济。掠夺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对自然资源的掠夺,其二是对人力资源的掠夺。
    
    对自然资源掠夺程度之触目惊心在全国早已随处可见,且为世人所公认。具体表现于对一切可以变现为金钱的资源都已被以各种名目霸占且处置殆尽。如地下的矿山在权力主使下瓜分后的滥采、恶掘;地上的森林在权力分赃下的乱砍乱伐;水流在利益驱使下,权贵勾结起的滥堵狂建。总之,一切可利用的能变现出金钱的矿产、能源,甚至人文、自然景观,信息文化资源等等,都无不在发展经济的大旗下被权贵占有、括分,竟而糟蹋殆尽。我想在这方面的论断决不是虚空的言词,完全是有目共睹的中国现实。谁若有异议,请列举出一项在中国没有被权贵瓜分、掠夺与糟蹋的资源,我就称他为圣。可惜没人能列举出,一项都没有!
    
    在极权主导下的掠夺经济的无所不至,且无所不用其极,这方面我亲历的几件事可以拿出来共大家辨识。
    
    其一、我曾在南宁碰到过一个广西五矿的经理,在言谈中我了解到她主要的工作就是将中国土地上高结晶度的硅石出口到北美及欧洲。我问她这些东西那些国家拿去主要做什么?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利用?她说别人拿来当然可以提炼制造许多东西,但他们更多用来填充矿井,而我们现在还根本不考虑这些事。我问为了个矿井而千里迢迢从中国进口硅石,这成本是不是太高了?难道他们国家就没有这种最常见的东西?她说别人也有,但别人不愿意开采,这种土质中含量最多的东西,开采后对自然土质及生态破坏较大,别人宁愿进口。当时我听到这话很有些吃惊。
    
    其二、我听一个来自加拿大的学者说,在加拿大有一遍宽广的原始森林,那下面探明有近于中东一样大而且浅的油田。然而当地政府禁止开采,据当地民众所言这不仅仅是为了保护自然景观,同时为后孙留下可用的能源也是当地人们的共识。听到这个情况,比较中国当下恨不能掘地三万里,竭尽一切技能,来取尽一切可用的能源的发展精神,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简直就不是在同一个地球与同一个时代的思维。
    
    其三、看看近年来中国不顾国际国内科技界环保界人士的反对,全国上下大肆兴建水电站,从三峡到龙滩,从云南怒江水电站到长江上游将再建十几座电站。完全不顾生态环境、人类建坝历史的教训与科技的论证。只要眼前有钱可赚,有利可图,那就不管当地民众的血书进谏,环保与科技人员的奔走疾呼。权力开路,利益牵头,权贵勾结,一切抗议在权贵听来都如耳边过风。
    
    其四,有一年我在公司打工时到桂林去谈过一个利用竹材来建造纸厂的项目。那可是高污染的项目,在以旅游为主的桂林建,当地政府居然积极性非常的高。因为投资大,可以给地方财政增收,可以给当官的业绩册增厚,至于当地百姓与地方长远产业的培植与发展显然不是当政者所考虑的。
    
    同样还有在城市建设上的狂拆烂迁,在土地上的横征暴敛,那种不顾国计民生,不虑民怨沸腾的作法,真让人刮目相看。这种打着发展经济旗号的掠夺就是穷中外史籍也难找今日之疯狂。这些对矿山、森林、水源、土地等等资源的穷凶极恶似的掠夺与变现是中国近十几年来经济的主流。资源穷尽似的掠夺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真实现实!
    
    另方面中国经济这十几年还伴随着对人力资源的掠夺。中国在恶性掠夺经济中还以极其非人性的手段实现着对劳动力的榨取。低赚得只能维持基本活命的工资水准,使广大民众处于一种因穷困而不得已低价出卖劳力,因低价出卖劳力而只能持续深陷在穷困泥淖中的宿命。中国两极分化是极权统治下权贵维持盘剥的必然结果与必要条件。如果说资本家的压低工资是资本寻求增值的固有本性,那么极权统治的纵容、甚至奸助企业主来实现压低工资的目的就是带有极其阴暗的统治目的与参与资本分利的动机。如此残酷的非人性的对劳力的压榨是近十几年来维系中国吸引外来投资经济发达的重要原因。
    
    掠夺经济所带来的直接后果:一、资源的极度浪费与极速枯竭。权力支撑下的掠夺经济,因其权力的变动与不可测性,决定着其追求最高额、最快捷的回报的必然性。这种追求必然导致对资源掠夺上的极大浪费与极速枯竭。掠夺经济是一种竭泽而鱼的经济,是既吃祖宗遗产又吸儿孙命脉血浆的、只顾眼前、不计明天的、没有任何未来的、断子绝孙似的经济,因而它是疯狂的,不计后果的,没有持续发展可能的经济。二、环境污染。掠夺经济的急功近利与不计明天,决定着它根本不会考虑任何环境污染问题。为了眼前的金钱都可以不择手段的经济怎么会去顾及明天的环境呢?所以中国开发性破坏与破坏性开发已将这个国家撕得千疮百孔,磨得百病缠身,导致近年来气候失调、旱涝频临、怪病横行,以至于今天中华大地几无可饮的净水,可吸的净气。如此严峻的环境形势,让这个国度已日益变得远离适合人类居住。三、社会矛盾急剧恶化。掠夺经济偏失人类基本道德准则与价值趋向,完全丧失社会正义原则,导致社会两极分化,割断社会正常发展脉络,让广大民众看不到任何出路,陷于完全没有盼望的绝境。社会危机势同干柴炉火,随时可能燃烧。这种险象环生的累卵经济,崩溃不仅仅是必然,而且时间肯定不远。
    
    由此可见掠夺经济不仅因资源自身的有限性决定了它的不可能持续性,同是环境的恶化、给社会带来的灾难也在不断唤起人们的抵制,而且掠夺的不义导致社会两极的加剧,促使社会矛盾激化,社会动荡在所难免。如此情况怎么可能有所谓的繁荣与崛起呢?
    
    再者,掠夺经济不可能培植起一个国家自身健康的经济实体,不可能产生出民族自身的产业结构。国家的经济只是一种疯狂的浪费型的与短暂的畸形泡沫型的。这样的经济如同没有造血功能的人,是不可能强壮,不可能抗御风险的。
    
    从掠夺经济的结果我们看到它的短命,同时从掠夺经济的去向我们可以更进一步看到它的罪恶与对一个国家经济的毁灭。
    
    一切掠夺经济都是在专制权力主使下的经济。权力操刀所从事的瓜分,于法上是犯罪,于理上是悖离,于道上是不义。这一切决定着它的危机性,因此这样经济的必然去向是躲避,是抽逃。躲避随时可能到来的正义审判,抽逃到国外安全地带以求保全。走向躲避与抽逃的掠夺经济对一个国家就是失血经济。它形同一个人在不断地往外抽血,并且这个人造血机能还有问题,或者根本没有造血功能。这种情况下,那这个人能存活多久呢?
    
    掠夺经济连带的是大量掠夺来的财富以各种途径流向国外以规避正义的追诉。 “ 权力 —— 掠夺 —— 转移 ” 就成了中国经济的演化链子。这是条不断抽空一个民族财力的路子,它没有再生与增值,它使社会再生产能力日益匮乏,社会革新能力日益萎缩。因为正常经济应该是:资本 —— 利润 —— 增加的资本。这样就可实现社会不断增值,存量不断加大,各种就业机会不断增加,广大社会普遍生活水准不断提高。而中国掠夺经济是完全背逆人类应有的经济发展规律的,是违背天道的,因而只能是短命的。
    
    掠夺经济的抽逃本性决定着一个民族经济没有发展后劲。它只有在掠夺还有持续前提 —— 资源还未枯竭与正义还未追诉时,掠夺者与社会能从中分一汤匙者的醉生梦死、疯狂畸形消费才带出社会短暂的繁荣表象。但这种表象是临终经济的回光返照,是极权统治下的社会癫狂。
    
    掠夺经济的必然快速灭亡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然而现今社会为什么还在极力鼓吹繁荣与崛起呢?其一、是灭亡还没有发生。掠夺的自然资源还没有穷尽,人力资源还没有到激起普遍广泛的民变,外来投资仍支撑着一定的社会重压,所以中国这座虚空的大厦暂还没有坍塌。只要还没有轰然倒下,那么无耻的繁荣与崛起的歌就还可以高唱。就如前伊拉克国防部长在美军已攻入巴格达时,他还可以面对电台说美军被他们重创,他们胜利在望。其二、极权统治需要麻醉。人类一切极权统治都是靠恐惧与谎言来支撑。谎言是恐惧的外化,恐惧是谎言的本质。一切高调的繁荣与崛起正是即将崩溃危机极限的外饰。其三、人类科技的进步与世界经济一体化暂时掩盖了中国社会一些如温饱、生存等直接的矛盾,这也客观上延缓着矛盾暴发的时间。
    
    不管怎样,一切都改变不了中国经济必将崩溃的命运,并且也不能更久地延缓崩溃到来的时间。中国经济坍塌的轰鸣声已经在风起的民间抗争中、在恶化的自然与社会环境里、在日益枯竭的资源下隐隐传来。
    
    2006-7-26 于北京
    
    《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德邦:我们不会坐视对高智晟律师的暴行
  • 王德邦:写在《世纪中国》关闭之日
  • 法院判决背后的社会价值写真/王德邦
  • 王德邦:回乡一路看民情
  • 王德邦:拒绝把自己当人看的临沂警察
  • 切实改善本国人权是对国际人权的真正贡献!/王德邦
  • 盲人牵引走过黑暗 向陈光诚致敬/王德邦
  • 王德邦:对周国聪案的另类解读及忧虑
  • 王德邦:人权重灾下的山东昭示着什么?
  • 王德邦:年与月的争吵
  • 王德邦:走在无望之路上的失地农民
  • 王德邦:“二十年”的谶语?
  • 王德邦:“罪恶”辖制的国度
  • 王德邦:极权之下无法制
  • 权力资本化与资本权力化交错时代/王德邦
  • 肩上的担子 脚下的路/王德邦
  • 王德邦:陈光诚擦亮我们的双眼
  • 王德邦:何以面对那期待的目光!
  • 王德邦:积极以政治的视角面对维权
  • 王德邦: 从李柏光被捕看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