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北方与南方:中国的二元性之二
(博讯2007年4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1978年10月,我通过“文革”后第一次研究生考试,五十取一,入读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这是1961年全家下放离开北京之后,十七年后首次回到北京。重归北京给我的最大印象,除了沉重肃穆的古代建筑、空前尘暴的滚滚而来,就是它的居民性格特别迟钝或叫富有耐心。这使得我明显感到北方和南方是如此不同。一天,当我走向旷野的时候,一个疑问突然跃入我的思潮之中:为什么北方的史官文化与南方的巫觋文化有如此巨大的差异? (博讯 boxun.com)

    据考古学者们说,本来史、巫一家也。可是史所造就北方文化与巫所造就的南方文化之间,却有深刻的差别,这不仅在先秦、在汉魏、在唐宋元明清,就是到了近代,二者的差异依然鲜明。所谓“京派与海派”只是这一差异的一角。
    在我看来,地理因素对北中国与南中国两大文化的特性影响极深。在北方一扫千里、迷漫环宇的尘暴之下,处于大平原之中(高原亦然)的人们是不难产生“天帝”等观念及天命思想的,如《尚书》展示的思想线索。反之,处在南方的人们,有着江湖山林的幽深神秘,自然不难产生灵异神怪及巫术思想,如《九歌》展示的多神教。北中国的“现世精神”可能与其逆境的艰难条件,不无关系,而南方的求仙意念则与其顺境的舒适生活,密不可分。
    由此,中国文明的两大原素显现了出来:
    南中国的庄子与北中国的韩非子。所谓儒家,我们可以把它设想为中庸的、调和南北两端的“中中国”。老子亦然──他既可以引领庄子,又可以引领韩非,难怪能与孔子比肩而立,成为儒道并称的大宗师。
    北中国特性:理智的、现实的、入世的、儒家的、重政治的;其第一要义是“礼”,以求达到政治理想的目的,故其内在精神主克己、服从、秩序。
    南中国特性:感情的、梦幻的、出世的、道家的、重艺术的;其第一要义是“乐”,以求达到生命自由的目的,故其内在精神主进取、反抗、变易。
    在此二者之上的至者,则为“太极”──阴阳氤氲的易道。故此南北中国的精神,一为阴、一为阳;但并不绝对,而是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彼中有此、此中有彼。各以其时、其势,交汇并显示其属性。
    还有一些事例也可以说明中国文化的二元性:
    (一)山水诗在南朝晋宋之间的兴起,表明当时中国的政治传统及其儒教精神处在总的衰落中,及时行乐的思潮席卷一切。
    (二)山水画派在唐宋之间的兴起,也首先得力于唐宋之间“政治传统及其儒教精神处在总的衰落”甚至“边缘化”的过程中。唐宋并非强有力的政治实体,甚至唐的对外征服也多多得力于“以夷制夷”,而不是汉朝式的亲自出击。其次,山水画派之转向所谓“空灵派”,则是在中国遭受异族统治(蒙元、满清)和军事管制(明朝)之后的“心死”时代,所产生的政治精神彻底僵化、文化精神彻底堕落。
    郭璞(276—324年)是北方人,河东闻喜(今山西)人。他如何理解南方文化的集大成《山海经》?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山海经》是记述古代神话的,但我们不难发现,郭璞是用唯理主义的观点来解释《山海经》的,故全由郭注来理解《山海经》,只能掌握名物训诂,而无法把握精神内涵。郭璞注解《山海经》的时代,去古已远,而且跨越南北界限,有此隔膜现象不足为奇。
    随着中国文化的定向发展为政治实体,南中国的因素逐渐退居次要位置,但永远不会落入泯灭的地位;北中国的因素则逐渐膨胀,好像囊括一切甚至吞噬同化了前者!以至于易学的阴阳概念中,引伸出了太极这最高的范畴。单一化替代了二元性,逼迫前者沦为注脚、做了后者的牺牲。这就是“政治挂帅”单行线。
    但时至今日,新的历史关头需要我们揭示中国精神更为丰富的内存,并使之自新。我们理解:若不复兴南中国特性的感情、梦幻、出世、宗教、艺术,则北中国特性的理智、现实、入世、哲学、政治,亦将萎缩。
    片面强调上述二元性中的某一面相者,实不足语中国文化。而我们知道,现代中国文化的贫乏现象,不仅由于其历史包袱造成的骄傲与惰性,也是由于这类偏狭的理解所致。我们若能克服前人的偏狭性,则能恢复中国文明强大生命力。并能以新的姿态将这生命奉献给世界!
    中国文明的特质在于推崇“仁”,即崇尚同化功能。“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讲的都是同化,只是侧重面有所不同。所谓同化,就是合一不同的要素:把非我的化为我的,又使我的注入非我的,并进而再去化育非我的。从而使我的永远年轻,永远易化,永远独立,永远绵延……这一特质从中国文明的各个方面都可找到大量证据,诸如政治、哲学、文学、宗教、艺术,甚至人种、语言、文字、器具、衣饰、心理、希望等各方面皆可验证之。我们的理想,即在于激发这一特质,运用中国文明的这种同化功能,来作未来世界的凝聚剂,化育各个民族作为同化的素材。从而创建一个新的全球生活规范,提供新的文明历史的节奏。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谢选骏:内陆与海洋:中国的二元性之一
  • 谢选骏:佛教与社会主义
  • 谢选骏:北魏与当代中国
  • 谢选骏:古今两个南北朝
  • 谢选骏:王蒙批刘翔,老公猩猩又打官腔
  • 谢选骏:圣人出而黄河清
  • 谢选骏:回到“中国的盛世之初”
  • 谢选骏:满洲二元帝国的遗产
  • 谢选骏:梵蒂冈捍卫中国宗教自由的原因
  • 洪禁书:评谢选骏《神话与民族精神》
  • 谢选骏:余英时等人如何误解中国历史的?
  • 谢选骏:《论中国封建社会的超稳定结构》批判
  • 谢选骏:大国崛起,一个早已覆灭的神话
  • 谢选骏: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 杨家岱:谢选骏呼吁“宽容中国民营企业”
  • 谢选骏:《纽约时报》为什么拒不道歉?
  • 杜智富:评谢选骏《余英时误读欧洲历史之二》
  • 谢选骏:历史学者余英时误读欧洲历史之三
  • 谢选骏:余英时误读欧洲历史之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