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上)━━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博讯2007年4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上) ━━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中国文章

     (博讯 boxun.com)

    我们的星球正以每小时亿万字的速度产生着各种不同脑子中冒出的文章。 这些即时产生的文章随即又如烟云一样,自生自灭。
    
    寿命最短的文章,恐怕是言之无物, 读完后即忘的文章。 这样的文章不管文笔多好, 恐怕也不能久长。
    
    其次, 人云亦云, 没有新意的文章, 固然比言之无物的命运好一些, 但是它表达的思想, 事情已经有很多人说过了,所以过不久也就烟消云散了。
    
    唯有思乡的情感, 男女的爱情, 人们永远啮之不烂、重复不厌。 古人写了,今人写, 将来人还要写。 看来这些与人类生命连在一起的美丽的情感是永远不会老的, 它将相伴人类, 直到生命消失。
    
    除了这些不朽的感情以外, 对文章的最大吸力恐怕就是权势和钱财了。
    
    在浩如烟海的文章大海中, 如果注目于专制社会, 那么数量最大的就是歌功颂德的文章。 它们是权威和尊贵的影子。 在皇权、 官威、 家势、 人名如日中天的时候, 这些文章不管事实、 民情、 和人心, 而以权贵所好为宗旨, 为当政者的政策和利益,为名人的功勋和品德, 以人民的感恩, 社会的变革, 专家的论述, 发出风格不同的歌颂声音。 这些文章的生命不太可能长于它所歌颂的权贵的生命, 就像当年红火一时的“青春之歌” 、“红岩”、“金光大道”、“欧阳海之歌”, 如今已经消声匿迹一样, 它们出现时就像初春的柳絮, 满城飞舞, 可是等到春天一过,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专制社会中, 文章还可化为权势的屠刀和 官家的棍棒, 它们以狐假虎威的气势, 逻辑的霸道, 无可辩驳的压力将官方要打倒的人逼入死境。 这种文体从反右发迹, 到了姚文元笔下,被发挥到顶峰和淋漓尽致。 在那个时代, 这种文风就像黑云压城, 狂风摧枯一样, 伤害和毁灭了多少中国的文人。 不过这种文体就像夏天的暴风雨, 来得快, 去得也快, 目前已入式微。 在网络上或者官方喉舌上隐约可见的传脉,似乎已上穷途。 其中有人甚至用与性行为和父母有关的语言来壮胆造势, 显然已经丧失了他们祖师那种气势凌人的凌厉。
    
    投注于商业社会, 数量最庞大的文章就是能够求得商业价值的文章了。如果去却那些谋求商业价值的技术文章和广告, 留下的应是各种投男人、 女人、少女、老人、 二奶等等不同趣味的消闲娱乐之作了。 不管是园男人在现实中难以实现的出人头地的英雄梦的武侠小说; 还是满足少女情窦初开的白马王子的言情小说; 还是既消解老百姓对贪官的愤懑又满足贪官过清官瘾的不古不今的现代历史剧; 还是以性暗示或者赤裸裸的性描写入胜的美女作家小说; 它们共同的特点是粗制滥造。 当商业文章大师金庸和琼瑶的不食人间烟火, 不受人间地理交通和钱财限制的人物, 呼之即来, 召之即去地任意生造出种种紧张, 动人情节的时候,他们可曾想到, 这种远远脱离现实的写作方法,开创了一代风气之先, 被无数跟随者, 在他们的世界中, 剽窃、 并凑、 乱编、糟塌、而又不具他们的才气。 当这些跟随者的产品以现代化的工业效率倾销市场时, 不知金庸和琼瑶是否意识到他们惹下了一个大祸?
    
    我们不能也无权去责备那些象蜜蜂围绕蜜糖一样去追求权势和钱财的文章。 因为这个世界要话下去, 人要活下去, 人没有一定义务要牺牲自己的安危去与专制对抗。人也不能完全生存在清高和圣洁中,对于大部分生活在紧张、 枯燥、 乏味的竞争金钱社会中的人, 在夜闲业余, 逃避这个沉重的世界, 钻到一个虚无缥缈的任意时空, 甚至于毫无意义的电子游戏中去, 完全有他的权利和理由。 但是如果一个民族的文人在社会专制的时候,倾巢而出, 都成了歌德派, 在社会商业化的时候, 都成了文化商人, 而对尸骨未干的几千万在饥饿中死去,在迫害中家破人亡的亡魂, 和对今天贫富向二极分化, 社会风气道德败落的现实, 不屑一顾, 那么这个民族就有些令人不寒而悚了。
    
    难道文章就是这么势利, 除却权势和钱财外, 再无其他动机令它动容和折腰吗?
    
    有的, 我们还有一个永远令文章动心和憧憬的理由, 那就是人们对于真和美的顽强探索和不懈的追求。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中)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文章对于真和美的的爱就像一个痴情的人, 埋藏在心深处, 而永远没有结果的恋情。 文章被注定了只能嫁给权势和钱财, 因为当这个 世界确定的时候, 权势和钱财就是它的主人, 控制它的运转。
    
    可是人类最有价值的宝藏也千真万确地不是埋藏在权势和钱财之中, 而是埋藏在人类对于真和美的痛苦的追索之中。 这种追索之所以痛苦,因为在绝大部分情况下, 它不但与权势和钱财无缘,与名利无缘, 而且与权势和钱财处于水火不容的对立之中; 正像画家梵高潦倒而终, 他的画生前未能卖出一幅,而死后却被标为天价一样凄凉。 不是权势和钱财对探索者无情, 事实是探索者总是像冰, 权势和钱财总是像火, 火能达到的地方,冰就没有了。这就是为什么第一个发现莫扎特才能的大主教, 没有从经济上和处境上帮助莫扎特,他知道莫扎特必须去走一条穷困、孤独 、和痛苦的路, 因为只有在那里, 他的才华才能成熟。
    
    人类的真知灼见, 人类对不幸与弱者的同情, 就是这样在与权势和钱财对抗下, 或是在一个无人到达的默默角落艰苦和悲哀地生长, 当它们有一天被大家接受, 转化成新的权势和钱财红遍满天的时候, 它们的开拓者往往已经成为历史或者被人遗忘了。
    
    可是永远有人在这条远离权势和钱财的荆棘小路上艰难地攀登着, 他们在权势的压力和打击下, 他们在钱财的排斥下, 他们在没有帮派互相吹捧喝彩的孤独中, 他们在他们的追索可能毫无结果和他们的声音可能永远埋没的挣扎和疑虑中, 艰难地攀登着, 为什么呢? 因为在心的远处, 一个类似上帝的声音总在呼唤── “寻找我吧, 我在前面等你……”。
    
    我们心中也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吗? 难道我们中国人的心中只有升官发财的烈焰在燃烧? 难道大自然或上帝造人的时候, 没有将这个火种注入中国人的心中吗?
    
    中华民族是一个偏爱和跟随主流的民族。几千年艰难, 危险和顺者昌、逆者亡的生存环境, 使人们 产生和选择了一套, 奉承阿谀主流, 对别人的不幸不关心甚至投井下石的冷漠式的保护自己的智慧和经验。 很多近年来针对中国人这个民族特性尖锐 的批评, 并不完全公正, 如果 批评人也在这个人人相互紧紧捆绑在一起, 惩罚无比残酷的中国环境中生活一段时候, 他就会懂得, 其中的不得已和酸楚。 假如在一个生存严酷的沙漠中, 还能发现绿洲, 那么在我们中国广袤的土地上, 在我们古老的历史长河中,除了那些为了修炼神仙的道士和尚, 除了那些以隐居山林的高雅而求进阶的文人名士,难道就没有远远离开权势和荣华中心, 不畏艰难, 而在上帝的呼唤下── “寻找我吧, 我在前面等你……”, 匍匐前行的人吗?
    
    他们确定的存在着, 虽然是那么稀少, 或者永远无人所知。 或者在不断的打压下忍辱负重,他们就像那些并不明亮的星, 在中国遥远的天边默默地发着孤独寂寞的光。

待续: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偷苹果记
  • “对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评论的答复”/格丘山
  • 格丘山:沙漠中的清泉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下)/格丘山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格丘山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 (下)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中)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图)
  •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格丘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