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日死结:乙酉六十二年祭/元辰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8月16日 来稿)
    
    元辰 东京 07-8-14
     (博讯 boxun.com)

    一位搞了一辈子外交的朋友知道我多年侨居日本,流露出十分困惑的神情:“中日关系最头疼。好不容易缓解两天,不知什么时候出点事又前功尽弃。”
    
    症结所在很清楚:靖国神社。
    
    小泉连续五年参拜,中日关系降到了最低点,安倍采取暧昧态度,不明说参拜不参拜,就有了‘破冰之旅’,而后又接着温总理的‘融冰之旅’。
    ‘冰’真的化了吗?就算是化了,什么时候气候变化会不会再结冰?
    似乎谁也说不准,只有‘拭目以待’,真是累得很!安倍可没说过他不参拜。他明年去参拜、下个月去参拜、明天去参拜,我都不会感到奇怪。因为他本心是要去参拜的,当总理之前就一直参拜,说不定他已经偷偷地参拜过了,只是没报道而已,这不难安排。可以断言,他暂时没有公开参拜并非真心。而这样的虚情假意我们却认可了,评价为破冰之旅。回头想来,这比小泉的参拜又好得了几分?
    
    参拜是无视中国人民的感情,不参拜是假的。日本人该怎么办呢?
    多年来,日本的一些有识之士,包括许多国会议员想了不少办法,但至今成效甚微。事情说来复杂,根本原因我觉得还是在于民意。赞成参拜在日本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小泉能始终维持居高不下的支持率就是明证。你可以说日本老百姓是受骗上当,但这却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指望日本方面能令我们满意地解决靖国问题不切实际。
    同一件事实,不同乃至对立的看法,而且历经几十年而不衰,时而还很激烈。显然不是单纯的是非问题,双方的立场相距甚远。
    长此以来我们最讲求的就是个‘立场’,是非由立场判定,敌友由立场分别。阶级是这样,国家、民族也是这样。这颇类似于团队精神,人们很自然地要为本乡本土的球队加油。如果仅限于运动场上倒也无所谓,挪到其他场合,其巨大影响不容忽视,值得认真思量。
    
    除了四大皆空的和尚,我们这些凡世浊物大概都免不了有立场和由此而来的先入之见。这方说好那方说坏,这方觉得不可容忍那方以为理所当然。现在的中日关系就呈现出这样一副个说个话的景象。像咱们中国人有成百成千的道理一样,日方也罗列了不少理由。比如说战犯,他们认为是工作失误,任何国家也没有‘侵略罪’的法律,这些人也是在为日本效忠,A级战犯搬出神社,BC级战犯还有,问题仍然存在……。比如说‘一小撮’,战争是全民族遂行的,怎么能把责任全推在几个人身上?天皇都免于追究了,这些人怎么不能放过?再比如说历史观,战败了承认战败,接受波茨坦协定和东京裁判,签订旧金山和约,战后处理就结束了,未必还要全盘接受所有战胜国的意识形态?……
    
    纷乱杂陈、千头万绪。这几年中日交恶,日本的书报媒体相关笔墨汗牛充栋,有理无理以至胡编乱造、肆意挑拨的言论不胜枚举,不值得在这里沾污诸位的耳目了。但这些现象也点醒了我们,中日关系在情绪应酬的泥潭里决无出路。
    无出路也是一条出路,就这么下去双方也都过得了日子。问题在于这样好不好,该不该,是否合乎两国的利益。
    
    中日和则两利、战则两伤,这大概一般人都能同意。日本经济上是超级大国,科技文化都比较先进,有的是我们可以学习、借重的地方。而中国又为日本提供了广大的市场和剩余资金的出路。各方面的基本条件使得中日双方自然会产生友好的愿望,却由于历史原因对立至今,实在令人遗憾。
    
    胡主席提出‘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理念,要和谐就要解决矛盾,一时解决不了就需要有个宽容之心。而这一切的心理基础则是理解,不是有一句流行语‘理解万岁’吗,对亲人朋友要理解,对冤家对头也许更要理解,理解之上才能有正确的对处方法。我们自己的想法当然都很熟悉,日本人是怎么想的呢,是不是也有些道理呢?
    
    【一小撮】
    72年田中角荣来我国谈判恢复邦交,关于中日战争的责任,周恩来提出应当把账算在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头上,而广大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我想所有的中国人都会认为这是个非常友好的提议,那么一场让中国人民付出几千万人牺牲的浩劫,前面已经放弃了赔偿,现在又只追究几个死人,等于是原谅一切,什么都算了。而就是这么宽大的提议,田中和大平却无论如何不肯接受,中方只好再退一步,联合声明中记载为只是中方的看法。
    你宽恕他,人家却不领情,而周总理却也就默许了,总理错了吗?
    到现在,我们反对参拜,同样是为了这‘一小撮’,而日本方面一些看重两国关系的人们也就环绕着‘一小撮’寻求解决的办法。诸如把这几位请出神社,或者另建国家追悼设施等。而这简化、缩小到只涉及几个甲级战犯的问题,却始终如骨鲠在喉,吐不出,咽不下,几十年到而今还是一筹莫展。
    一伙人干了一件坏事,根据情节轻重、责任大小给予程度不同的处罚是合理的。‘首恶必办,协从不问。’只是个因时制宜的策略,实际上恐怕还是要问也该问的。至于这伙人自己,即便认识到错了,也不应该把责任一股脑全推到一个或几个人头上了事吧,那既不符合实际也未免太不够哥们。田中如果接受周总理的提议将‘一小撮’当作日本政府的公式见解,他的政治生命将就此结束。
    几个甲级战犯的鬼籍居住何方能能有什么实质的差别令人怀疑,日本人对战争、战犯的看法很难说会因此有所改变。假定他们真的将甲级战犯请出了神社,那也只是演给中国、韩国看的戏剧,不值得认真看待。85年中增根在甲级战犯移籍靖国后首次公式参拜,后因中国抗议没有继续。当时中日关系正处于少有的蜜月时期,中增根后来解释说‘如果不理中方要求,主张日中友好的胡耀邦地位微妙。’换句话说,这是日本的外交需要,而不是日本的内政需要。是否停止参拜对于我们本无实质意义,现在反倒成了送给中国的一份大礼。莫非我们就需要这种面子事儿的虚假?
    
    【参拜与军国主义】
    靖国神社毫无疑问是军国主义的产物,而且是原属军部的战争机器的一部分。当初麦克阿瑟即令拔桩拆庙亦不为过,就是把天皇列为战犯也是他罪有应得。
    时过境迁,现在的靖国神社已是日本公认的战没者追悼设施,要说去参拜就是要复活军国主义略显牵强。将A级战犯移出也好,另建追悼设施也好,绝大多数战死者的灵位不可能另觅新居,每年还是会有成千上万的日本人去靖国参拜。
    是否复活军国主义,不应只看是否祭祀战争亡灵,而主要应考察其整军备战的步伐。从日本的现状看来,不像一个正在准备战争的国家,没有那种气氛。很难得见到几个军人,也没有军人身份的政治家,而且始终坚持无核。日本经济强大,高科技的武力自然不弱,但已不是能够单独进行战争的国家。国内驻扎着美国军队,使人感觉像是被阉割的太监,至多像在伊拉克一样跟着别人起哄。
    日本侵略过我国,担心它有朝一日还会重温旧梦也不全是杞人忧天,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而以反对参拜来反对日本的军国复活,逻辑关系和效用都不大清楚。参拜不参拜都不一定复活或者不复活军国主义,真有心要重温‘武运长久’,憋着一肚子委屈不参拜说不定更危险。由于反对复活军国主义所以反对参拜,逻辑上不成立。
    
    【死人不究】
    罪犯处决了,这件案子就了结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不服也算服了。一些人有这样那样的看法是必然的,也是允许的。至于罪犯家人要为他立个牌位,逢年过节为他烧柱香,亦属人之常情。只要不正式提出翻案,置之不理可也。日本国会1951年受诺波茨坦公告,承认东京审判,从而签订了旧金山和约,至今没有反悔。包括某些政要的一些日本人对此叽叽咕咕,甚至偷偷摸摸将甲级战犯的灵位塞进靖国神社,着实令人气愤。不过,作为处决犯亲属朋友的这点小心眼,多少也有几分可怜,跟美国似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啦,为这几个死人打外交战不值得。要说这表明他们军国主义贼心不死还想再打回来不符合事实。一些日本人不觉得他们的战争一无是处,不认为东京裁判客观公正,但对于战败是愿赌服输的。
    战犯们对外国犯了罪,国际上将其绳之以法理所当然。而他的同胞如何对待这些处决犯只能由他们自己去考虑。日本没有禁止参拜的法令,也没有必须参拜的规定,参拜不参拜是包括天皇在内每个人的自由。即便是政府的公式参拜也是日本政府决定的问题,不可能由我们说了算。说到底这是日本人的事,你不反对,日本人自己也是各有主张,连老昭和都不赞成甲级战犯进入靖国。外间一反对,成了民族与民族的的对抗,参拜与否就变成了爱不爱国的问题,反对参拜的日本人只有三缄其口,这样的逆反心理太常见了。
    对于日本政府想抵赖的战争罪行则不必客气,南京事件和数不清的惨案、细菌战、慰安妇……都应当而且必须追究。不过事隔多年,想必已经能够排除情绪干扰,应由双方或多方学者共同调查研究,清理事实,作出客观、公正的结论。
    
    【谁恨谁】
    环顾周边,邻居之间多少都有些过结。苏俄侵占了我国大片领土,印度与我交兵之后始终以我国作为头号假想敌,其他如韩国、越南等,真要清算旧时恩怨,都有一本撕捋不清的历史账,不是我们恨人家,就是人家恨我们。
    所有的大国都不是生下来就这么大,全部是攻城略地的结果,我国也不例外。千百年打来打去,逐渐形成了现在的民族国家。各国的历史不可避免地都充满了血泪与仇恨。冤冤相报何时了,已经这样了,大家只好承认现状,因为过去的年代大家都是如此。为了建立符合共同利益的和谐世界,还是应当放弃仇恨。这口气很难咽的下,却并非不能咽的下。即便在战争刚结束时我们就已经在以德报怨,何况今日?现在情况已经有了变化,构筑一种更合理、公正的世界似乎有了机会,欧盟就是榜样。
    仅就中日两国而言。日方没有仇恨,只有中方有。我们放弃仇恨,日中间就没有感情障碍,这在与我们相邻的国家中并不多。日对美有恨,大空袭、原子弹,对苏有恨,单方破弃条约,滞留战俘、侵占四岛。日对中只有欠下的债,十四年侵略、南京、细菌战……中对日只有施与的恩,放弃赔款,抚育孤儿,遣返战俘……。历史的怨结都是日方所铸,中国没有一颗炮弹落在日本。中方对日的仇恨很自然,但我想还是放弃为好。因为仇恨没有生产性,也因为仇恨不可能永世长存。‘不打不相识’,缘起仇恨的友情并不罕见。我不相信日本人那么没良心会全都忘却了中国人的好处,而我们却将所有这些正面的、积极的因素弃置一旁,始终拘泥于对几个死人的仇恨,难说是明智之举。满清入关比日本凶残的多,杀了中国人十之七八,而且从来没有道过欠。现在怎么样,连满族都成了中华大家庭的一员。
    仇恨有如柴禾,小心点儿别失火不过一堆木头,一旦溅上火星,就可能成为一场灾难,更不消说有意去点燃了。如此说来,安倍的暧昧将事态维持在发火点之下也不失为穷余一策,但愿各方能借此缓冲之际调整心态,找到妥协的办法。
    ‘大东亚共荣圈’,单就字面而言这个口号没什么不好,日本的问题一是想做盟坛霸主,二强加于人。现在地域统合与全球化已成大势所趋,而东亚共同经济圈的成败显然要看中日关系的冷热。感情用事地处理外交事宜,对双方都是有害无益。
    
    【‘牢记历史,放眼未来’行不通】
    两口子一方红杏出墙被发现却还都想继续维持这份缺残婚姻,为防对方重蹈覆辙,就天天提醒对方‘牢记历史,放眼未来’,他们能够白头偕老吗?
    这句口号对国内是可行的、必要的,我们必须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再也不能允许大半国土沦陷的历史重演。而在中日关系中,作为受害者一方,我看不必经常提这份不愉快。已经六十多年了,满清入关六十年已经到了所谓的康熙盛世。现在主导日本的人们都已是战后世代,不管他们对那场战争认识如何,已经没有一个负有战争责任。要做朋友,首先自己做个朋友,要做真朋友,首先自己做个真朋友。一见面先要对方记住他爷爷、曾爷爷、爷爷的爷爷……曾经欠过我们一笔血债,让对方永远怀着负疚、谢罪的心情来交往,还能有何朋友可言。即便他跟你谢罪,能是真心的吗?
    我八七年六月来日,在日本整整生活二十年了。刚来时感到日本人绝大多数都很友好。关系恶化似乎始于某要人访日要求日本人“牢记(侵略)历史。放眼未来。”他居高临下的教训口吻,使日本人觉得他是在要求日本人以加害者的身份和被害者的中国打交道,让日本人继续低着头面对中国,而且看不到期限。如此的放眼未来,当然不可能有未来。
    日本人记性不差,用不着提醒。每年原子弹日和终战日,日本都有隆重的纪念仪式,比我们中国郑重得多。日本人记住什么,愿意记住什么,是日本人的问题,我们就别去操心了。只有免除了外界的压力,日本人才能做出自己真正信服的结论。
    目前条件下爱国是不难的、很上算的,而客观地考虑国家面临的问题却不见得容易。那么多砸日本商店、往日本球队扔饮料瓶的勇士面前,没有多少适合不同意见讨论、滋生的土壤。当其位的责任者想必对事态有深刻冷静的认识,但对于他们来说,最安全、稳妥的办法就是‘立场坚定’,选择更不自由。我就来做一次恶人吧,期待爱国者们的批判。
    
    
    元辰 东京 07-8-14 _(博讯记者:张鹤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