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过耳风在童谣一文中,回忆了自己唱着“张小三,我问你,你的爹爹在哪里?…… ”, 去取笑一个整天流着长鼻涕,样子很土的失去父亲的孤儿张小三的童年往事。现在她自己都惊奇:呵呵,我小时候真够坏的。 (博讯 boxun.com)

    
    我看来也不比过耳风好多少。
    
    童年时,我家的对窗住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单身女人,她就是解放前连续得到中国女子网球冠军的朱芝贞。这是一个荣誉心极重的女性,她的侄子告诉我,有一年,她丢掉了冠军,在街道上流浪了一夜没有回家。解放后,她又得了几年的冠军,直到领导不让她参加比赛了,因为中国的女子网球冠军不能被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霸占着。从此,她就在体育学院教书。
    
    从背后看起来,朱芝贞的背挺直,身材非常好,就像二十多岁。但是从正面看过去,她的脸风尘仆仆,布满皱纹,又像六十多岁。以这么一个心气高傲的人,耽误了婚姻的黄金时段,在这种情形下,已不可能建立家庭。从我家的窗口看过去,她的房间里挂满了奖状和奖杯。那里永远很安静,没有收音机的声音,更没有音乐。只是有一年除夕夜,正是家家合家团圆吃年夜饭的时光,突然听到从她家传来摔东西和金属破碎的声音。我们走到窗口看到朱芝贞正将她挂在墙上的奖状和奖杯向地上摔。父母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说。对于我,一个正处于成天偷鸡摸狗,唯恐天下不乱年龄的孩子,是无法懂得孤独寂寞在无声无息中吞噬人时,是一种什么悲怆和痛苦,尤其是在节日的夜晚?
    
    后来朱芝贞开始变化了,她开始对我们小孩子感兴趣了,她买了不少糖,在弄堂里等我们。一看到我们,就慈祥地招呼我们,分糖给我们吃。似乎看着我们吃糖是一种乐趣,看着,看着,有时,还不禁要动手动脚,摸摸我们的头和嘴巴。一开始,为了吃糖,我们还能忍受,时而久之,我们的尊严终于压过了嘴馋的诱惑。要知道,对于一个身在小孩江湖的小男孩来说,最重要的名节,就是要在同类面前显示跟异性划清界限,否则一定身败名裂。我们发现自己犯了错误,尤其栽在一个穿得花花绿绿的老巫婆手上的时候,真是愧不可当。我们决定不再吃她的糖,并且与她开战。只要她一走进弄堂,就有小男孩向她扔石头。她从一开始躲,终于发展到不得不应战,她不再买糖了,袋里装满了石头,与我们大战。从此我们弄堂里总是可以看到一帮小男孩与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互相扔石头。
    
    朱芝贞没有活多久就离开了人世。
    
    我在大学时回忆起这个经历时尚觉得有趣,那时我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都市出来的恶少,常常从取笑别人中得到乐趣。
    
    经过共产党恩赐我的八年劳动改造后,我懂得了当一个人受到伤害时多么痛苦。从此我遇到事时,总是不由自主地站到了弱者和受辱者的一方。这种劣根性后来被邓记共产党嘲讽成无能之辈的仇富心态,其实更准确的说是仇权贵心态。自此后我脑子中飘过朱芝贞的形象时心里不免有种淡淡的负疚。
    
    到了美国后,在平和的美国环境中,我总是与大自然这么近。我亲眼见到美国人对于残疾人的照顾。在大自然和基督精神的感召下,我懂得了爱与宽容,这时我感到年少时的残忍是一种罪。
    
    在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是走完人生大部分的时候了。心中再没有年少时那种到处惹事生非的冲动,没有仇恨,也没有负疚和罪的感觉,感到的只是一片澹明恬静。
    
    我们都是大自然的一个部分,像风,像云。我们的人生,包括朱芝贞早年的风光,晚年的不幸,都是那个神秘的自然正在运行的一个部分,我们只是这个大造化中的过眼烟云。我们永远无法知道这些所发生事情深处的内在本意,我们无法将我们所受的屈辱,罪恶,不幸和痛苦排除出我们的生命,它已经被镶嵌在我们的生命中,成为我们生命中一部分。
    
    当我回看往事的时候,就像看着黄昏壮丽的天空,那里的黑云、红云、紫云、白云……,就如是我们曾有个的欢乐、痛苦、耻辱, 罪行,在那儿也有我伤害朱芝贞的一片云,静静地飘在天边,让我想起这个已被世界忘记的人。
    
    二零零七年于北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格丘山: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上)━━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 格丘山:偷苹果记
  • “对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评论的答复”/格丘山
  • 格丘山:沙漠中的清泉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下)/格丘山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格丘山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 (下)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中)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图)
  •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格丘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