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国”无“父”/李昌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6日 来稿)
    李昌玉更多文章请看李昌玉专栏
     李昌玉
     (一)“国父”称号,毛泽东失之交臂 (博讯 boxun.com)

    最近,我写了一篇文章,最后一节《“国父”称号,毛泽东失之交臂》,有画蛇添足之弊,但敝帚自珍,舍不得删掉,因此分离出来,单独写一篇《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国”无“父”》。现在先把原来那一节抄录于下:
    为了便于说明中共交接班这个“死结”,我从网上下载了一篇不具署名的文章《伟大的几分钟:“国父”华盛顿交权纪实》,我们来看看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开国元勋、国父华盛顿在任满了两届总统之后,爽然交权的情景:
      华盛顿的最后讲话十分简约,一如他平时的朴实谦逊。他说:“现在,我已经完成了赋予我的使命,我将退出这个伟大的舞台,并且向庄严的国会告别。在它的命令之下,我奋战已久。我谨在此交出委任并辞去我所有的公职。”议长则答道:“你在这块新的土地上捍卫了自由的理念,为受伤害和被压迫的人们树立了典范。你将带着同胞们的祝福退出这个伟大的舞台。但是,你的道德力量并没有随着你的军职一齐消失,它将激励子孙后代”。
    据史书记载,整个仪式十分简短,前后只有几分钟,但正是这个几分钟的仪式却使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动不已。当华盛顿将军,这个为了赢得战争不仅变卖了家产,而且因操劳过度生出满头白发、眼睛也几乎看不见了的总司令发表讲话时,每个人的眼里都蓄满泪水。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不依靠外在压力,仅仅依靠内心的道德力量就自觉放弃了在为公众服务的过程中聚集起来的权力。在它以前,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形形色色的逊位、下野、惧怕各种祸乱而“功成身退”的范例,在它以后,人类历史上还将出现无数以杀戮、屠城为代价而权倾四海的英雄豪杰,但有了这几分钟,那些大大小小争权夺利、不惜弑父杀子的英雄故事黯淡了;那些装神弄鬼、沐猴而冠,一朝手握权柄就以百姓为刍狗,运用人民交付的权柄就像运用自家厨房里的一根柴火棍的所谓“领袖”、“导师”黯淡了;那些大大小小的土洋奴隶主以各种美妙的名义取得“天下”,而后千方百计延宕、推诿,甚至在垂暮之年还死死抓住权力之柄就像抓住救命稻草的“救星”、“伟人”黯淡了……
    我们试以这个仪式的几个动作为例,逐点分析这里面所蕴含的“文化”意义:
    1、座位 这是这个仪式开始的第一步。和其它几个动作一样,它表达的是杰弗逊以及一代开国元勋们对新制度的理解和想象。当华盛顿走进议会大厦时,没有人给他献花,也没有听到议员们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号子。他只是在议员的对面获得了一个普通的座位。这个座位没有安排在议员席里,更没有人自动让出中心座位,以营造一种众星拱月、“紧密团结”的氛围,而是让他静静地落座在“议员的对面”,这显示了美国人的政治智慧。因为根据三权分立的原则,国会是一个代表民意的立法机关,而军事首长则是隶属于行政分支的武装力量。美国人最不愿意看到的是代表民意的“代表”最后竟和军队勾结图谋不轨。一句话,他们不愿意看到“军民团结如一人”的祥和景象,因而军事首长和民选代表勾肩搭背、亲嘴握手的喜气洋洋在这个仪式里就只能付之阙如了。
    2、鞠躬 这是整个仪式里最核心的动作。杰弗逊以及一个新生国家对军政关系的思考几乎全包含在华盛顿的一鞠躬里了。它象征了国家的武装力量对文官政府的服从。也就是从那一鞠躬开始,美国的军队便严格地置放在了国家之下。军队不得参与镇压国内百姓,它只是民众用来抵御外敌的工具,即只能对外,不能对内,甚至以后的法律明确规定,动用军队维护国内治安是违法的。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美国人就明确了这样一个理念:即一个国家是不能靠武力来管理的。这样,一个打下江山的人就没有顺理成章地“坐江山”,一个靠枪杆子打出来的政权,在政权建立以后,就将枪杆子悄然退去。事隔多少年,仍然使我感到莫名惊诧的是,当时包括华盛顿在内的每一个人都似乎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
    3、还礼 这是整个仪式中的一个重要细节。因为既然华盛顿的鞠躬表示的是“国家的武装力量对文官政府的服从”,那么由文官组成的议会就再不能“鞠躬”了,否则就成了“多头政治”。而议员们手触帽檐还礼,只是为了体现一种温文尔雅的绅士风度。他们没有我们通常见到的“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诚惶诚恐,也没有万能的救主将权力下放给草民的感激涕零。既然每个人的权利和尊严都是天赋的,那么,你把人民在非常时期自愿让出的部分权利还给人民就是天经地义的。这用不着解释,也用不着感激——要感激也只能感激上帝——只需手触帽檐象征性地表示一下礼貌就可以了。
    第二天上午,华盛顿就离开了安纳波利斯,回到了弗农山庄,在自己的葡萄架和无花果树下过起了一种心满意足的乡绅生活。
    从那以后人类历史上又举行过多少英才霸主的加冕仪式?恐怕谁也说不清。但我相信用不了多少年,所有这些仪式,包括大大小小的宣誓、效忠、集会、游行、磕头礼拜、言不由衷地举拳头、呼万岁,都将湮没无闻,惟有这个仪式会永垂不朽。它将会和苏格拉底的慨然饮鸩,布鲁诺的身被火刑,巴黎人攻下巴士底狱一样,被人们长久记诵。
    这就是这几分钟的意义,也是华盛顿对世界的意义。
    读了此文,我想到,有一个称号,毛泽东本来很有机会获得,也应当获得,但他失之交臂。这就是――
    国   父!
    这是中国共产党的遗憾,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遗憾!
    毛泽东主政28年,一直到两眼双闭、心跳停止才撒手交权,给平庸无能的华国锋留下一张纸条:“你办事,我放心;有问题,找江青。”
    (二)何谓“国父”?
    我手头有《辞海》1947年版,对“国父”的解释为:“有大功于国而为全国人民所敬爱感戴者,尊称之为国父;如中国称孙中山先生为国父,美国称华盛顿为国父是。”
    那么,孙中山先生是怎么获得“国父”的称号的呢?孙中山在民国十四年(1925年)3月12日逝世,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4月1日,中华民国国民政府通令全国,尊称先生为中华民国国父。由此可知,孙中山先生是在他逝世15年之后,由国民政府决定,授予“国父”称号的。
    其实,像我这样在国民党时代渡过童年、少年的人,对于“国父孙中山”的称号烂熟于口,烂熟于耳,并不陌生。
    关于华盛顿,他是领导美国独立战争的大陆军总司令,取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1787年主持费城会议,制定联邦宪法,建立了美利坚合众国。1789年4月当选为美国第一任总统,连任二届后,坚决不再参加竞选。他始终希望自己成为“全体人民的总统”。这位为美国的建立立下朽功勋的总统,是怎么获得“国父”称号的我从网上没有查到。 
    不过,美国人还把第三任总统杰弗逊也叫作“国父”,因为他发布了《独立宣言》,提出“人民主权”、“三权分立”等具有开创意义的思想,为建立自由、民主、平等的国家,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从网上查知,像印度、土耳其等国也有“国父”。
    甘地领导印度人民,采用“非暴力”手段斗争,从英国殖民统治下获得独立,并且建立了民主国家,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1948年1月30日,他被被一个印度教狂热分子枪杀。在印度,人民称甘地为“圣雄”,意谓“伟大的灵魂”。 我依稀记得关于甘地“绝食”和被害的新闻。1947、48年我读初中了,每天放学的路上,总是要在街头报栏前,插到大人前面,仰着脖子伸着头,读读报纸。这就样知道了印度的甘地。
    土耳其的“国父”叫凯末尔。所谓的(Ataturk)是1934年国会赠给凯末尔的尊称,有“土耳其人之父”的意味。凯末尔于1938年逝世。凯末尔是一个军人,领导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後土耳其的反政府运动。1920年召开“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在安卡拉建立临时政府。1922年废除君主制度(Sultan)。1923年10月发表共和国宣言,並迁都到安卡拉,就任土耳其第一任总统。以後土耳其的宗教和政治开始分离,例如废止了依据回教教典制定的诸多权利等,使土耳其朝向现代化、独立化迈进,並且将国内的政治做了一番改革。
      因此,我们可以断定,凡是“有大功于国而为全国人民所敬爱感戴者”,各国政府或人民,都尊称之为“国父”。“国父”的称号可以是只有一个人,也可以两个人,未必只给予开国总统。“国父”是一个近代的概念,因此,称为“国父”的领导者,都是建立了民主政体的国家领袖。孙中山自然也如此。
    (三)毛泽东和“国父”失之交臂
    毛泽东大概只承认林彪给他加封的四个“伟大的”称号――导师、领袖、统帅、舵手,所以印在“红小书”的首页,但是他似乎无意给自己加封“国父”的称号,大概因为“国父”是资产阶级玩弄的把戏,他当然视同敝屣,不屑为伍。
    毛泽东去世31年了,中国的官方和民间越来越认同世界文明,大概不再敝屣“国父”称号了,虽然至今还有无数崇拜、追捧毛泽东的官民人等,但是好像从来没有任何人,试图给毛泽东加封“国父”的美称,因此,我们就不必提及这个问题了。
    对于毛泽东的功过评价,一直存在着“多元”意见。邓小平说毛“一生大概是三七开”的说法,是比较多的人熟悉的。三七开是功七过三。陈云则有“开国有功,建设有过,文革有罪”的说法。陈云做过中共中央副主席,是深受敬重的党内元老,他以讲真理不讲面子著称。按照陈云的评价,毛的过大于功。我想,邓小平、陈云都不认为毛属于“有大功于国而为全国人民所敬爱感戴者”。
    不过,关于对于毛的评论,长期以来官方极力压抑,一直禁止争论。最近读到辛子陵的书《千秋功罪毛泽东》,他透露出一个信息,邓小平身前曾经说过要重新评价毛的话。原文如下:
    十一届 六中全会上对毛泽东在中国革命中的历史地位及功过的评价,是受到当时党内、社会上形势的局限的,部分历史是不实的。不少同志是违心地接受的。屋史是我们走通来的,不能颠倒,不能改变。对毛泽东一生功过评价,一直是有争论的。我对彭(真)老、(谭)震林、(陆)定一说了:你们的意见是对的,但要放一放,多考虑下局面,可以放到下世纪初,让下一代作出全面评价嘛,毛泽东的功过是摆着的,搬不掉,改不了。有人担心对毛泽东全面评价.会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被否定,会损害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我看,不必担心。我建议,对毛泽东一生的评价,可以在我们这一代走后,作全面评价。到那时,政治环境会更有利,执着意见会少些。共产党人是唯物主义者,对过去的错误、过失和违心、不完整的决议作出纠正,是共产党自信、有力量的表现,要相信绝大多数党员,相信人民会理解、会支持的。(邓小平: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五日在上海西郊宾馆召开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据说,参加这次会议的有中共第十四届政治局全体常委江泽民、李鹏、乔石、李瑞环、朱镕基、刘华清、胡锦涛,还有邓小平、陈云、彭真、万里、薄一波、杨尚昆、王瑞林。邓小平在会上作了关于若干年后对毛泽东历史地位和一生功过,要作出科学、全面评价的讲话。当时江泽民在会上提出,对邓小平这一谈话纪要及其他同志的发言纪要,作为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通过的议题存案。在会上曾举手表决,一致通过。看来邓小平对于“三七开”是有保留的,他自己不说,把难题留给他的继承人解决。这是一个太聪明的办法。
    2004年7月胡锦涛和万里的谈话证实,“当年中央政治局和小平同志的意见、决议是存在的,我个人是理解的,迟和早要解决好的。”胡锦涛还谈了自己的看法,“如能在较平和的政治气氛、环境下解决对毛泽东一生的评价,就能有较大的共识。”因此,辛子陵写作出版这本书,自述道是“意在为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所允诺的在他的任期内重新评毛提供支持。”(导言)
    关于毛泽东,非三言五语可以述说,本文不予评价,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按照三七开,功大于过,毛也不是“有大功于国而为全国人民所敬爱感戴者”则无疑。
    对于孙中山,中共一直采取比较肯定的观点,在天安门前还悬挂着他的画像,在孙中山诞生90周年的时候,1956年11月12日毛泽东写了一篇文章《纪念孙中山先生》,称他为“革命先行者”,言外之意认为自己是“革命后行者”,似乎有点谦虚,可是毛泽东并不认同“三民主义、五权宪法”,所以毛孙并不是一股道上的车。毛泽东的评价标准当然不会和国民政府相同,所以文章最后说:“象很多站在正面指导时代潮流的伟大历史人物大都有他们的缺点一样,孙先生也有他的缺点方面。这是……不可以苛求于前人的。”(毛选第五卷)那么,同理,我们对于毛泽东的评价,是否要避免犯“苛求”的缺点呢?我想,在一般意义上来说,确实应当实事求是,避免“苛求”。“苛求”孙中山不对,“苛求”毛泽东也不对。
    那么,邓小平如何?江泽民如何?同理,他们本来很有机会获得,也应当获得“国父”的称号,但他们失之交臂。
    那么,胡锦涛如何?我看未来的5年,他仍然可以大显身手,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中华人民共和国马上就要庆祝第59个国庆节了,遗憾的是,至今为止,有“国”无“父”。
    (2007年国庆节前)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李昌玉
  • 李昌玉:六十五元,灵隐寺买骂记
  • 李昌玉:一九五七大祭
  • 现在的教授/李昌玉
  • 论反右运动的要害是违宪兼论禁书事件/李昌玉
  • 一顶套牢作家的桂冠:做人类灵魂工程师/李昌玉
  • 李昌玉:三千公里滇西游
  • 李昌玉:CCTV为“发现”号唱丧歌
  • 孙文广教授遭到公安骚扰/李昌玉
  • 李昌玉:就是要刨马克思主义的祖坟—读马氓《五驳马克思主义》
  • 孙文广、李昌玉: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
  • 山东大学附中遭遇暴力拆屋,师生和家长怒不可遏/李昌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