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昌玉:人民代表是民意代表,还是党意代表?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昌玉更多文章请看李昌玉专栏
    
     我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次选举“人民代表”开始,直到现在,经历了每一次选举。每次选举,大家已经习惯了奉命投票,走走形式而已。最近这次选举,因为我所在的山东大学出来一个孙文广“捣乱”,要做什么“独立候选人”,闹得山东大学惊恐不安,叫人感到选举人民代表原来不过是一场党委一首策划下的庄重严肃的闹剧。我们喊民主,喊来喊去,连个选举也不能“民主”,那民主还有什么可讲? (博讯 boxun.com)

    
    我是由山东大学领导公布的“候选人”材料,想起了这么一个问题:我们的人民代表,到底是民意代表,还是党意代表?到底是人民的喉舌,还是党的喉舌?
    
    这次选举,全部过程由官方暗箱操作,确定了4名正式候选人,然后由官方公布了他们的“情况简介”。请阅读其中一人的介绍:
    
    马 新 女 汉族1959年3月出生 博士 无党派 山东大学出版社总编辑 教授
    1978年考入山东大学历史系;1982年本科毕业后考入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为中国古代史硕士生毕业,获硕士学位;1985年回山东大学历史系执教,并读在职博士研究生,获博士学位。现为山东大学中国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兼任中国秦汉史研究会理事、中国农业史研究会理事、中国农民战争史研究会理事、山东民俗学会副会长。
    认真学习马列主义、邓小平思想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贯彻十七大精神,学习中央有关新闻出版的各项政策、规定,自觉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始终坚定不移地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思想与理论水平都有了较大提高。
    在工作中,能够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编辑工作。优化选题结构,对图书出版品种进行了较大调整,使出版社学术性与人文性的特色得以较大的体现,为全社又快又好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同时,严把质量关和效益关,为全社经营的良好运行提供了保障。
    学术研究领域主要集中在中国古代社会史、古代政治史和传统文化方面,在中国古代乡村社会史方面着力最勤。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研究汉代乡村社会,历时二十年,初步完成了对汉代乡村社会史的构建,被誉为该领域的重要拓荒者。在此基础上,近年来又扩展到中国古代乡村社会,力图构建关于乡村社会体系的三维框架。发表《两汉乡村社会阶层新论》等学术论文50余篇,出版《两汉乡村社会史》、《中国远古社会史论》等专著,完成了国家“九五”社科规划项目《汉唐乡村商品经济研究》等。目前还承担教育部“十五”社科规划项目《中国古代乡村宗族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古代村落形态研究》等。上述研究在学术界产生了较大影响:先后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新华文摘》、《中国历史学年鉴》、《中国史研究动态》、《高校文科学报文摘》、《人大复印资料》等转载评介30次以上。曾获得山东省社会优秀成果一等奖4项,二等奖1项,三等奖3项;全国高校优秀人文社科成果三等奖2项。被评为“山东大学人文社科杰出学者”。
    
    读了这个“介绍”,我们能够看出,这是一个参选人大代表的文件吗?如果这位马新女士参选“党意代表”或“党的喉舌”,这个材料还差强人意,选人民代表、民意代表就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
    
    马新是出版社的总编辑。出版社是共产党的宣传阵地,一党垄断的世袭领地。其总编辑可以让非党员担任,但是此人必须成为党的喉舌,因此介绍中说她“认真学习马列主义、邓小平思想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贯彻十七大精神,学习中央有关新闻出版的各项政策、规定,自觉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始终坚定不移地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思想与理论水平都有了较大提高。”因此,如果是选拔党的喉舌,即使她是非党员,马新是够格的。可是她能够做一名够格的民意代表吗?
    
    虽然共产党自诩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但是具体到一个区县,一个企业,一个学校,共产党和它领导的政府不是经常到处发生侵犯人民群众利益的矛盾吗?即使共产党的中央没有错误,可是这些基层单位发生了徇私舞弊、贪赃枉法、贪污腐败的问题,在这个时候,民意代表很可能会出现难以“自觉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问题,也可能难以“始终坚定不移地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因为凡是出现这种问题的单位地区部门,他们总是以共产党的代表自居。
    
    1957年的反右,各级人民代表中被打右派的全国可能数以百计千计,他们不是因为反映了“民意”才倒霉的吗?
    
    近年来揭发了那么多的贪官。有哪一个贪官的被揭发是人民代表之功?上海的陈良宇在被整肃前,谁敢揭发他?
    
    在“党的利益”和“人民利益”发生尖锐矛盾的时候,你是和你的选民保持一致,还是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呢?且不说这个党中央,其实正是它的下属的总后台,总保护伞。
    
    朱镕基任总理的时候,1998年10月7日,视察中央电视台时他给《焦点访谈》记者编辑赠言:“舆论监督,群众喉舌,政府镜鉴,改革尖兵。”曾庆红马上订正指出:“群众喉舌”就是“党的喉舌”的意思。
    
    中国的人大代表,就其形式而言,大体上相当于国外的民意代表。民意代表是为选民说话办事的代言人。可是,在显然是领导代笔写的马新“介绍”中,没有任何一句话说到她具有担任“民意代表”的意愿或条件,更不必说她表达的承诺。试问,选举这么一个自己没有意愿的“人民代表”,它能“代表人民”说话做事吗?直到选举之时,马新没有和任何选民见面,发表竞选演说,证明她是自愿参选,全校将近3万选民都不认识4位候选人――除了已经认识的之外。因此,投票的时候,大家都是随心所欲,管他张三李四,谁当选都无所谓。
    
    最后马新以第三名14533票当选,第一名第二名分别为18555票16810票,第四名以后的得票数不予公布。
    
    在马新的“介绍”处,有人张贴了一个批语:“请问你们的候选人代表资格是通过正当渠道由选民选出的吗?你们当选代表的目的是什么?你们敢为选民讲真话吗?”其实,这是冤枉了马新他们。他们当代表,哪里是自己的意愿啊!他们是赶着鸭子上架,是代党受过,为党分忧。因此,现在这套选举就是:叫你当,你就当,不当也得当;不叫你当,你休想当。人民代表的身份,是一种荣誉的象征,说明党对你的信任而已。
    
    刘少奇说“在各种准备工作均已做好,中国大多数的人民群众经过了相当长期的选举训练并大体识字之后”,就可以实现民主选举了。那么,现在经过了56年,而且是在大学里,照理说,可以实行“普遍、平等、直接、无记名投票”的民主选举了吧,可是,我们的党啊,把老百姓看成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永远难以识字的文盲,因此永远要包办选举,代民选举,为民作主。
    
    新近国务院新闻办又发表了一个《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说什么“中国实行的政党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它既不同于西方国家的两党或多党竞争制,也有别于有的国家实行的一党制。”这个白皮书强词夺理,蛮横无理,只透露出一个信息:近来有人一个接一个地公开上书,要求实现结束一党专政,实现宪政民主,中共中央陷于舆论的包围之中,有灭顶之灾,因此被迫出来“反击”,把人代会说成是这种制度的组成部分。其实,人代会制度可不可以改造呢?我想应当是可以改造的,但是在目前,在党主选举的情况下,现在的人代会只起到一党专制的遮羞布而已。
    
    中共的领导人反复重申,坚决拒绝西方的“三权分立”制度。为什么?因为“三权分立”可以制衡政府,主席总统,而共产党虽然形式上也有人大政协,究其实不过是用来装点民主的花瓶、遮羞布。试问,有了一群像马新这样的“人民代表”是不是更不好?
    
    (2007/11/27于住院手术前)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彻底否定反右运动:中共中央说“不”/李昌玉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国”无“父”/李昌玉
  • 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李昌玉
  • 李昌玉:六十五元,灵隐寺买骂记
  • 李昌玉:一九五七大祭
  • 现在的教授/李昌玉
  • 论反右运动的要害是违宪兼论禁书事件/李昌玉
  • 一顶套牢作家的桂冠:做人类灵魂工程师/李昌玉
  • 李昌玉:三千公里滇西游
  • 李昌玉:CCTV为“发现”号唱丧歌
  • 李昌玉:人大代表选举中的“捣乱分子”孙文广
  • 李昌玉:十七大的"表达权"绝不是言论自由权(图)
  • 孙文广教授遭到公安骚扰/李昌玉
  • 李昌玉:就是要刨马克思主义的祖坟—读马氓《五驳马克思主义》
  • 孙文广、李昌玉: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
  • 山东大学附中遭遇暴力拆屋,师生和家长怒不可遏/李昌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