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尸两命”是彻头彻尾的医疗事故/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笔名白衣咸饭的妇产科医师于新语丝发表《一个妇产科医师对近几天京城一命双尸案的诊断及其思考考》,从技术上全面分析了一命双尸案,是否正确需要专家根据尸检报告来做判断;作者认为“导致患者死亡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彻头彻尾的不守诚信和不作为”,颇具启发性。
     (博讯 boxun.com)

    但是,技术分析的结论让作者“真的为北京朝阳医院西院的同仁们感到庆幸。如果那个丈夫当时立即签字画押,这几天我们看到的将是北京朝阳医院西院的同仁们要么面对一个需要花费巨额费用继续抢救但患者身无分文外加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要么记者和家属带着一个失去母亲的婴儿,借机找医院索取巨额的赔偿”,却让人大跌眼镜,其冷血和事后诸葛亮的嘴脸,完全是充分“考虑到目前的行医环境”,也完全忘却了作为白衣天使,即便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救死扶伤的天职!
    
    “一命双尸”尸骨未寒,不为生命的白白流逝感到痛心,不认真检讨医院是否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却因身无分文的患者没有签字画押、医院避免了巨额赔偿的风险而为同行感到庆幸!这种可怕、扭曲的心态出自一个医务工作者,令人毛骨悚然。穷人真的该死、真的不该签字获得抢救的机会!否则,不光是给医院添乱,还为社会增加负担!
    
    人类所有的奋斗和牺牲,最终都必然指向一个目标:生命的尊严。《正派社会》的作者马格利特认为:是否感觉受到羞辱,是一种社会共识,即使在受羞辱者本人并不觉得遭到羞辱的时候,社会其他成员仍然可以有理由觉得受到羞辱。一个社会对羞辱的共识越强,它就越正派。贫困和极端的物质匮乏可以使某些贫困者感觉麻木,不在乎以自尊换取生存条件,但是社会其他成员仍有理由捍卫这些贫困者的自尊。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建立了所谓的正派社会了吗?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谈论道德竟然成了一件很奢侈很不道德的事情。满脑袋浆糊的人一看到道德二字就犯晕,就以为要号召以德治国,好像看到妖魔鬼怪赶快去抓法律的武器,属于典型的被道德灌晕的后遗症,连法律是最低最起码的道德要求都忘到了九霄云外。
    
    《不可苛责白衣咸饭,致西风独立凉兼答白衣咸饭》一文,自我标榜“严于律已,宽以待人”(也不觉得难堪,心理素质过硬,先赞一个)的作者寻正,对白衣咸饭表现出的专业素养很是欣赏。但如果泥沙俱下,对其冷血无情也抱着“凡事认真的人就值得表扬,而不是苛责”的态度,连一些最基本的概念都没弄明白就开始乱宽一气,难免是非不分地瞎忽悠:白衣咸饭“作为一个医生,把医院医生的福利与后续责任考虑在内,应当无可厚非”----
    
    “一尸两命”事件,因家属没有签字画押获得救命的机会而为同行庆幸的白衣咸饭,冷血到这种程度,公然无耻到这副嘴脸,做人的底线都已经沦陷---无可厚非?!忽悠易得、知音难求,白衣咸饭小心珍惜才是。
    
    作为白衣天使,即便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救死扶伤的天职---在寻正的眼里:“这是一个明显的道德误区,就象我不同意以德治国的论点一样,对这样的空虚的不切实际的要求我是不同意的,道德当符合实际,高调无可避免地导致忽悠”。
    
    道德误区?“空虚的不切实际的要求”?《医疗机构管理条例》难道是道德守册?忽悠功夫真是一流!白衣咸饭是赤裸裸地充满技术含量的道德上的下三烂,寻正则不甘落后,偷换概念,把一个法律问题往道德上瞎扯。哥俩好啊!
    
    一般而言,在大陆想要避免被愚弄,管它舆论要引向哪里,首先需要反向思维,再综合不同渠道的资料来得出自己的判断,比被媒体当做白痴来整强得多:
    
    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邓小虹认为医院没有责任,白衣咸饭的点评是:“作为医师出身的邓女士,可以说,她的发言非常的专业,真得是没有可挑剔之处。”
    
    且不说在死者家属明确表示要采取法律手段的情况下,卫生局采取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客观上会影响公众舆论,进而影响法院未来的判决,这样做本身是否合适;发布会不是客观地介绍相关情况,而是在尸检报告都还没有出来的情况下,找来一帮医学和法学专家,试图从实质正义和程序正义的角度,全面为医院减轻或开脱责任----
    
    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五十四条“本条例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负责解释”的规定,其法律解释权属于卫生部,北京市卫生局的解释只是一家之言,不具任何法律效力.
    
    白衣咸饭认为邓小虹的发言“真得是没有可挑剔之处”,真的是举贤不避亲,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再令人发指的表扬也无所谓!
    
    一些大陆医院唯利是图、乱收费乱开药,人们早已见惯不惊;粗枝大叶、医疗事故频发:《三瓶吊针打死了12岁少女》、《孕妇来保胎医院却打胎 当事"准妈妈"欲哭无泪》、《医院实施手术弄丢患者颅骨 仅仅缝合头皮》之类的消息层出不穷,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不会充分信任医院。
    
    由于水平低下的教育和坎坷的生活经历,更由于社会对这对苦命鸳鸯的关爱等于零光蛋,肖志军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不可能相信医院。在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医院一心想着避免纠纷,要求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人、一个沉醉于《易经》的人、一个想在北京找中组部要求出任国家主席的人、一个被生活折磨得濒临崩溃的人,马上对一个科学问题做出决断并对此负责,这人道吗?合乎逻辑吗?一个象瘟神和苍蝇一样被赶离暂住地的外地民工,面对的是整个社会野蛮、下流的歧视,甚至在惨剧发生之后,缺乏独立思考习惯的人们还被媒体牵着鼻子走,还在指责肖志军的愚昧、无知,以安慰自己可怜的久已麻木的良知,和对程序正义的渴望
    ----可怜的同胞,丑陋的中国人!
    
    如果说网民是受媒体误导,以为医院至少符合程序正义,家属不签字就不能施行手术,否则就是违规,尚情有可愿。那么,卫生局请的都是些什么法学专家?不属于国家机密的话,能否公布他们的名字,让大众看看他们的“学术水平”和学者良知!
    
    北京市卫生局组织法学专家对孕妇李丽云之死进行了评审认定,结论是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医院有“特殊干预权”,但前提是“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没有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在此事件中,医院的干预权受到了患者家属的明确阻碍,导致手术无法实施。(《卫生局:孕妇手术受家属阻碍 死亡不可避免》)
    
    如此颠倒黑白,无视基本的语文和法律常识,只有指鹿为马的法学专家才能做到,也只有白衣咸饭这样的专业人士能给予无耻的喝彩!人命不是华南虎照片,血馒头就那么好吃?不怕晚上做恶梦?!
    
    何为医疗事故?《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违反医疗卫生管理法律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过失造成患者人身损害的事故。”
    
    依据该定义,“一尸两命”是一桩彻头彻尾的医疗事故: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总则第三条规定:“医疗机构以救死扶伤,防病治病,为公民的健康服务为宗旨。”(请问“严于律已,宽以待人”的寻正:这是道德要求还是法律要求?)
    
    第三十一条规定:“医疗机构对危重病人应当立即抢救----”
    
    请注意,这条医规没有任何前提限制:孕妇当时命悬一线,算不算危重病人?该不该立即抢救?
    
    即便医院说得天花乱坠,一对外地的贫穷夫妻身处大城市的正规医院,作为白衣咸饭眼里幸亏没有“当时立即签字画押”以获得救命机会的穷光蛋,他们会遭遇怎样的冷眼,只要在大陆生活过的智力正常的成年人,都是不难想像的。媒体后来报道说,光为住院费,就磨蹭了半天。进医院重点检查的首先不是身体而是你的钱包,这就是严酷的社会现实,是发生悲剧的根源之一。
    
    再美丽的借口再真实的谎言都无法掩盖孕妇自己走进医院、能回答医生提问,却在数小时后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这一基本事实。
    
    卫生局的法学专家津津乐道“医院有‘特殊干预权’,但前提是‘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没有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
    
    请问:何谓特殊?有如许前提,其特殊性表现在哪里?假如无论如何,只要患者家属在场,必须他签字才能手术,立法者何必多此一举搞个“其他特殊情况”?!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
    
    稍加分析,不难发现:施行手术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取得其家属签字同意,属于一般情况;“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属于特殊情况;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家属在场但拒绝签字,也属于特殊情况,如符合“危重病人应当立即抢救”的医规,即属于“其他特殊情况”,由医生提出医疗方案,医院负责人同意便可手术。
    
    这么简单的归纳、推理,法学专家不从立法原则、宗旨和立法技术上去分析、推导,却给“特殊干预权”戴上前提的镣铐,误导公众。他们的说辞能够成立,国家法律都是儿戏,安乐死已经获得事实上的法律地位。而且,患者无法表达自己意志的情况下,家属有用沉默或“不作为”来将其致死的权利。
    
    肖志军在医生一再解释不进行完全免费的手术,妻子即有生命之危的情况下,仍然拒绝签字,医生于情于理于法都应争取医院负责人的同意,立刻实施救命的手术。否则,什么才算“其他特殊情况”,定立这条法规的意义何在?!
    
    网友“fkys429”举例:两个兄弟同时食物中毒送到医院,我一个也没签字同意手术。医生A做了手术,二弟转危为安;医生B不肯给三弟做手术,结果三弟变成植物人。我把医生A和B同时告上法庭,告A的理由是未经病人家属同意擅自给病人做手术;告B的理由是见死不救。
    
    第三十三条医规不是荒诞的第二十二条军规,而专家的本事就在于把本来清晰明了的医疗事故,用第二十二条军规的方式演绎,将医院及其主管部门见死不救的责任一推六二五。
    
    所谓特殊干预权,针对的是紧急情况下的救命手术:患者或家属有手术选择权,但医院不能在患者病情危重无法表达自己意志的情况下,把手术选择权完全、无条件地交给家属。
    
    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对医疗事故的定义,“一尸两命”事件中,医院完全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总则第三条规定,以及第三十一条规定和第三十三条规定,是彻头彻尾的医疗事故:医院首当其冲,其上级主管部门亦难辞其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遵义11.24交通事故:象一个人一样地活着/西风独自凉
  • 第33条医规怎么变成了第22条军规/西风独自凉
  • 华南虎乌龙:“挺虎派”阵脚大乱:关克不打自招/西风独自凉
  • 俞可平,漂亮的话等到明天再说/西风独自凉
  • 北京卫生局:你们请的专家良心都被狗吃了吗?!/西风独自凉
  • “一尸两命”:我唾弃你老母的坟墓/西风独自凉
  • 冷血制度造就冷血动物/西风独自凉
  • 也谈新文化运动的负面影响/西风独自凉
  • 关于农民起义---与杨周先生商榷/西风独自凉
  • 我只有一荣一耻/西风独自凉
  • 军统抗日功绩不容玷污/西风独自凉
  • 华尔街的牛就是让你骑的/西风独自凉
  • 张艺谋还不如妓女/西风独自凉
  • 《色.戒》本来可以拍得更好/西风独自凉
  • 北大应改名“北小”/西风独自凉
  • 为何说沃森咎由自取/西风独自凉
  • 少跟我谈和谐/西风独自凉
  • 大漠沙兔启示录/西风独自凉
  • 十月革命90周年纪念:前苏联的伟大意义/西风独自凉
  • 牛博网又开张了!/西西风独自凉
  • 广州警察射杀教授:下一个就是你/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