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在异国它乡的路上遇到陌生的中国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记得初到美国时,在超市看到一个异常ATTRACTIVE的美国少女,出于在国内看美女常被报以白眼的经验,不敢正眼看。但是那个弯着腰专心工作的少女不知道怎么就感觉到我在看她,竟然抬起头来给了我一个可爱的笑容,我很有些得宠受惊,感动非常。后来发现大可不必,在美国这是一种基本礼貌,而且那些美女似乎也很高兴你能看她。我也就从偷眼看美女,发展到正眼,而且扩大到对于一切陌路相逢的,老人,妇女,孩子等等全不放过,还友好的说一声Hi,或者天气真好啊! (博讯 boxun.com)

    
    但是,如果在异国它乡的陌路上遇到的是一个陌生的中国人,却往往令我神伤。那个情景已经完全没有当年国内碰到一个老乡时的惊喜和亲热了,有些人将头扭过去,有些人将头低下,有些人眼睛视向茫然的远方,一付不愿意理睬的样子。不打招呼吧,在这二人宽的羊肠小道上,碰到洋鬼子还笑盈盈的道个Hello,同是沦落天涯海角的同胞,相逢就这样绝情吗?心里有些不甘,总是努力地去捕捉对方的目光,一旦抓住了,就很想用中国方式道个万福。最有乡味的莫过于说一声饭吃过了吧?不过这么讲,对方一定会以为我精神有问题,所以最后干巴巴地从嘴里蹦出来的还是Hi。得到的回复是很不同的:有些板着脸,冷冷地回答一下Hi;有些似乎感到出乎意外,仓猝地回答一下HI;最令人不快地是用目光居高临下的扫一下,似乎在估量你的斤两,最后从鼻子中哼出一个Hi。
    
    有一次我与内人驾车在Virginia 的Skyline 驶行,千山万峦在温和的秋阳中闪烁,红黄绿相间的亿万草叶在秋风中欢腾,那真是一个令人心悦的秋天。我们驾车到一个Overview,刚停下车,看到五六个男女同胞,有老有少,像是一家人,正在那里照相。 我们的高兴自不必说,在Blue Ridge 和Skyline 上碰到中国人不是容易的事。但是当我们走向他们时候,他们却匆匆上车,开着一个非常显眼的白色宝马Van飞快地走了。以后我们一到一个Overview,他们就离开,使我们不得不认为他们是在躲我们。内人说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携款外逃的贪官吧。
    
    想起来真令人心酸,可怜的中国人,为着不同的境遇,怀着不同的目的,漂洋过海,或是客居,或是正在转型,在这远离家乡万里之外的异国它乡,仍丢弃不了从故乡带来的各种成见,包袱,和创伤,被纠缠在彼此的戒备,提防和傲慢之中。这种敌意,戒备是共产党过去几十年政治斗争,或者目前举国欺骗,合国上下齐偷窃的乌烟瘴气给我们心里栽植的吗?还是我们祖宗的乡情只在本土有效,到国外不服洋人的风水?我没有做过考查。不知当年清朝,国民党的留学生和老华侨在国外邂逅是否同番情景?也不知当年飘落南洋的华裔是否也是此情,还是这仅属共产党新社会长大的我们的独善其身?
    
    不管怎样,就算我们背负着共产党政治运动给我们留下的各种创伤,就算我们在共产党举国老鼠玩猫的大偷窃的乌七八糟中捞了一笔,就算我们在共产党王朝中家势显赫, ……那都是我们与那个万里之外的政权的恩恩怨怨。今天我们在这个美丽的自由的民主的国土上相逢,为什么我们要将那些成见,包袱,创伤,戒备,提防和傲慢带到这儿来,带到这一刻呢?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这里的美国人相遇时候在早晨的旭阳中,微笑着对自己的同胞说一声 “ 早上好!”,为什么我们不能给同胞一个亲切的笑脸,让同胞感到乡情依人,让同胞感觉到我们在这异国它乡互相充满关注和希望呢?
    
    我想用美国著名诗人惠特曼的诗作为本文的结束:
    
    给  你 (惠特曼的原诗)
    
    陌生人哟,假使你偶然走过我身边并愿意和我说话,
    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呢?
    我又为什么不和你说话呢?
    
    
    我加工了一下:
    
    给在异国它乡的中国人
    
    沦落在异乡的中国人哟, 假如有一天我们在陌路上相逢
    请将故国的恩恩怨怨,风风雨雨放在一旁
    请给我一个像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
    和一声故乡人的亲切问候
    然后,让我们走自各方
    互祝好运
    在这离家万里的异国它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无奈最是落红时/格丘山
  •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格丘山
  • 格丘山:为了法律的尊严 ━━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 格丘山: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格丘山: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上)━━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 格丘山:偷苹果记
  • “对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评论的答复”/格丘山
  • 格丘山:沙漠中的清泉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下)/格丘山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格丘山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 (下)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中)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图)
  •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格丘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