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引子
     (博讯 boxun.com)

    五雷轰顶在独立评论上发了一个贴子:
    " 清算是一种文明记忆,否则人类将永远处于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 文明是靠记忆而不是靠遗忘形成的.只有邪恶的人才怕清算,如果你害怕清算,那就立即停止作恶。 清算是制止罪恶的有效途径,也可以避免历史重演。 "
    
    这个贴子引起了反弹,主要的反对意见如下:
    
    1、 清算是报复,一报还一报,他以为这是公平, 其实这是什么? 这是暴力崇拜论的论基础。
    
    2、 中国人清算是反向迫害。他们走不出这圈子。
    
    3、 巴黎和会充分清算了德国的罪恶,于是历史重演了,而且愈演愈烈。
    
    4、对于中共,以后不要提"彻底清算",现在更不能提"彻底清算
    "。中国的和平演变或称渐进民主,只有中共能完成。如果出现清算的叫嚣,只能使中共内部保守派更不敢掉以轻心,客观上等于堵死进一步开放之路。
    
    5、 目前国内没有强有力的反对派,更无任何威胁中共政权的武装力量,因此民主的道路无可奈何的只能借助中共分化。现在提出清算,是绝对愚蠢的。
    
    6、 民主以后也要控制实行"彻底清算",除非你保证"清算"不至于导致中国战乱。中国党员过多,政治运动过多,牵涉进去的人过多,人际复杂关系过多,清算不利于民主制度下的社会稳定。
    
    7、欢迎您把我家阿共揍扁,最好连跟阿共眉来眼去的世界500强一起扁 。
    
    8、 问题是:鱼肉如何跟刀徂清算?清算?连死人数目都搞不清。嘻嘻。
    
    这些讨论引发我写了摆在大家面前的"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 ", 谨在这里感谢从正反二面启发我产生这篇文章思想的网络作家。
    
    对共产党清算, 还是被迫接受现实?
    
    历史尚未过去太久,我们仍然记得,共产党初得政权时,以解放穷人为理由,以历史反革命为罪行,将地主、资本家的财产洗劫一空,将地主和旧政府、旧军队的工作人员、 甚至他们的父老子女关押管杀。 四十年后, 同一个共产党以远比当年地主、 资本家剥削丑恶万倍的手段大发横财,变成了比国民党中国的地主、资本家、官僚还富万倍的世界富豪, 使中国堕入比国民党中国更触目惊心的贫富对立。 对于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前后矛盾,共产党丝毫没有对死者的歉疚,丝毫没有感到对今天被他们逼迫到穷困境界的穷人的羞愧, 反而诬蔑重提他们历史罪恶的人是煽动仇恨,甚至嘲笑被他们剥削到赤贫境地的穷人是无能和充满仇富心态。对这样一个毫无廉耻的党,有朝一日专制统治结束的时候, 我们是应该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他们实行血腥清洗,使千万沉冤地下的地主、 资本家、国民党官僚能够瞑目,还是从中国的未来着眼,为避免中国堕入另一场血光之灾而承认和接受这个事实呢?
    
    对共产党清算,还是被迫接受现实,这是中国人未来无法回避的题目,本文想就此主题进行深入的讨论。
    
    清算,顾名思义,就是对于个人、群体犯罪行为的责任追究。它与一般法律责任追究的区别是, 一般法律责任追究的只是特定人、特定群体的特定案件。 而清算是对于常期以来,由于种种原因未受到惩罚的大量犯罪行为的犯案人、和犯罪群体的总体法律责任追究。
    
    清算有二种:一种是暴力清算;暴力清算不通过法律程序,而在一个宏观的原则下,利用革命暴力挑动社会的一个群体,在不给辩护权利的条件下,去迫害和屠杀另外一个群体。共产党解放后的各种政治运动,例如土改、 反右、 文革等等都属于暴力清算。
    
    还有一种清算是通过法律审判来定罪的; 法律审判是在允许犯罪人充分辩护的条件下,对于每一个个案逐一的分析,例如二战后的战犯审判就属于法律清算。 法律定罪有没有冤屈的,有,但是相比于暴力清算它要严格得多,冤屈要少得多。 而且人们的历史在不断进步,法律也不断在完善,冤屈会愈来愈少。
    
    有了这二个概念以后,我们就可以开始讨论对共产党官员要不要清算和怎样清算了。
    
    
    不能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
    
    共产党开国后,所有的前政党和前政权的官员和地主都被看成历史反革命和吸血鬼,共产党采用暴力清算的方法, 残忍地杀害和镇压了千百万国民党的官员和地主富人。众所周知杀害放下武器的俘虏是违反国际公约的人类不齿的野蛮行为, 那么杀害这些根本没有武器和反抗能力人的是不是应该属于完全灭绝人性了呢? 共产党的政权就是在这样残忍的杀戮中拉开序幕的, 从此这个政权就在杀戮的腥风血雨中书写着它的一个个春秋。一个旧政府供职的人员和一个富人就一定有罪吗? 按照这个逻辑, 共产党灭亡的时候, 所有的共产党不都应该被砍头吗? 共产党在这一点上错了,我们不能再错。 我们的处置不是报复,不是反向迫害,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能以共产党处置他们的敌人的方法来处置他们自己。如果我们这样做了,好像平了冤,但是却被共产党牵着鼻子走上了灭绝人性的老路。我们这样做不是对共产党慈悲,而是中国决不能走上冤冤相报的互相杀戮的死结中。
    
    但是不对共产党实施惨无人道的大规模杀戮,不意味着共产党当年的杀戮就是对的,应该被遗忘。正相反,我们必须正气凛然的对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从法律上做出结论,写入史册, 公布于世,让人民千秋万代记住这个历史。不仅如此, 我们还应为共产党的孽债擦屁股。未来的政府和人民应该以国丧公开悼唁被共产党杀死的无辜死者,为他们书记念碑,将他们的名字刻在上面。在这里我们悼念的不仅是死者,我们悼念的是我们的良心,悼念的是我们中国已经失去了近一个世纪的人命关天的信念。 用这样的悼念使我们从无法无天的一个世纪的胡作非为回到法制和道德的轨道上来。也正是基于这种信念,我们不能以共产党杀人的方式去杀共产党。
    
    
    为什么我们要对共产党清算?
    
    我们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去对共产党,也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承认和接受共产党用专制造成的不平等的事实。专制独裁政权官员滥用权力的犯罪行为的法律责任必须得到追究,他们非法得到的财产必须追回,他们凭藉权力所得到的远远超过社会平均水平的穷奢极侈的生活必须结束,他们的作恶必须受到恰如其分的应得的报应。这样做的目的不是对共产党报复,而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为了维护人类的公义。
    
    为什么只有对共产党清算,才能恢复中国人的道德和对法律的公信?让我们看看,中国为什么现在充满欺骗,充满谎言? 中国人为什么现在堕入道德沦丧的地狱之中不可自拔呢?中国历史上的这个民族是不是以说谎欺骗为主要标志呢?
    
    显然不是,中国民族曾是一个刻守贞、义、 忠、 孝这些僵硬的教训到了顽固不化,固步自封的民族。那时的中国人不管识字不识字,都知晓苦守寒窑,对男人目不旁视的,等待丈夫十八年的王宝钏;引吭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在北国的荒原上悲壮而去的荆轲;财色不能移志,宁杀头,也不负旧情的忠义候关云长……。这些中国人崇拜的英雄中,都弥漫着一种一诺千金, 重义轻利,宁可失财丧命也不能失信失诺失去做人准则的严格的中国道德。
    
    那么今天的世风靡烂,民德俱失是从那里来的?是不是这个责任要归之于那些正在用欺骗、谎言在这个以欺骗、谎言为荣的国家中苦苦挣扎的中国民众?
    
    显然不是,虽然每个时代都有欺骗、谎言,但是欺骗和说谎成为堂而皇之的国粹和正统,欺骗和说谎可以发迹,而老实忠厚变成无能和犯罪却是从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开始的。
    
    首先中共的宣传部就是明目张胆的说谎部, 他们专门将对共产党不利的消息去掉, 将这些作者抓起来, 他们专门制造歌颂共产党的新闻,就是在他们的控制下,中国的报纸, 在三年人灾乡村饿死人的时候, 仍在报告大跃进。 尼克松访华的时候,将贫瘠得几乎崩溃的市场,临时放上活鱼鲜虾,上下班人员用专车接送,不上班的人由居民委员会组织学习, 平时热闹的街道变成空无人迹, 这种举国弄虚做假, 对于已被共产党的说谎搞得麻木的老百姓, 已无人感到耻辱。
    
    如果这些报喜不报忧,尚是人们可以理解的人性弱点,那么下面的说谎欺骗可是伤到这个国家的筋骨了:
    
    空前,未必绝后的反右运动,就来自共产党的公然背信弃义和欺骗。 共产党要求全国人民帮助整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而后将提意见的人定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轻者被罚天天扫垃圾, 掏大粪,重者被送到劳改农场,幸运者象畜生苟且话了下来,不幸者抛尸荒原, 尸骸被饥饿的同伴分食。反右就象一把刀子戳进中国古老文明的心口上,反右后的中国文人告别了礼义廉耻、 告别了自尊、 告别了道德、告别了信仰、 沦落为在共产党的暴虐下求生的蝼蚁。
    
    反右后的中国人失去了"不讲话的自由"。 他们必须对共产党的背信弃义、残忍和狠毒表示赞扬,必须去批判同事右派、朋友右派、 和亲戚右派,必须与他们划清界线, 否则就要殃及池鱼。 在这样的压力的恐怖下,中国文人无法再顾及道德和信仰的斯文, 只能说谎, 在谎言中求生,昧着良心去痛骂自己的同事,朋友和亲人。
    
    我上大学时有这么一个外事系统(可能是国际关系学院)的女学生,拒绝批判她的右派父亲。她说"我父亲是否反党反社会主义我不知道,但是他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一个正直的人"。 对于出身不好的学生每个星期都要在会上痛哭流涕与反动家庭划清界限的六十年代的北京,这简直是造反。小组对她批判,她仍坚持自己的说法,班级批判,她不变,年级批判,系批判,她仍不变,最后院批判,批判完的时候,公安局的车已经在会场外面等她。听说,当警察用手铐去铐她时,她勇敢地伸出了双手,这个刚强的女孩子为了不说谎,为了对她父亲的爱,付出了她的前途,青春,自由,也许生命。
    
    反右后的中国在阶级斗争烈火的烤炙下,只剩下了二种人,被整者和整人者, 但都在说谎,被整者为了活下去说谎,整人者为了升官说谎。
    
    这些整人者中的佼佼者,彻底冲破了良心和道德的防线,以反右精神的霸道,理直气壮的上纲上线,编造罪行,一边将这些实际已与奴隶相差无几的右派打入更深的地狱,另一边到处抓潜在的所谓新阶级敌人,在共产党官僚体系的蜘蛛网中努力向上爬,飞黄腾达。
    
    那时中国就像一个蒸笼,下面是阶级斗争的烟火,上面在冒烟。一年,二年,五年,十年,这个蒸笼的水气的上升下降,将人送到了各自的位置,那些说谎技术最挫劣的就沉到炉灶的底层,变成了煤灰,而能向上升腾的,就升腾,那些升得最高的是就说谎欺骗的人精,他们就是我们今天在电视上看到的满脸横肉的头发染得墨黑的穿着一身黑西装的像一群黑乌鸦的中国领导人。
    
    什么树结什么果,如果用八股选出来是书呆子,那么用阶级斗争选出来的当然就是连朋友、同学、同事、亲戚、父母都可以出卖的人精了,对于这样视人命为草、人血为水、无同情心的人, 一旦从毛泽东的好战士变成邓小平的猫时, 偷盗窃据公有财产、弄权勒索敲诈、变成千万亿万富翁实在是雕虫小技了。
    
    在这样不公平和沉冤堆砌起来的沃土上,要老百姓和谐,五讲四美,讲道德岂非笑话。老百姓连说带骗还输得赤条条,如果要诚实只能入地狱了。而欺骗说谎的祖师共产党的官僚们一个个飞黄腾达。欺骗,谎言的深渊实在来自共产党几十年来威胁逼迫身教力行,他们向人民显示了在这个国家中,要想富,要想出人头地,就必须行恶,老实诚实在这个国家是无能和倒霉的同义词。
    
    正义不张, 邪恶者得利得道,而善良老实人穷困潦倒, 我们怎么有权利去责备人民道德和良心堕落?, 怎么有权利责备这个国家充满欺骗谎言呢?国家又用什么去制止这些用暴力阴谋谎言取得成功的人的骄奢淫逸和继续横行无忌呢?
    
    万里之途,始于足下,恰如其分地清算这些人,是恢复人民对道德和正义的信心,是一个国家走向文明的唯一起点。反之为求稳定,或用不发生战乱为由,不敢对这些歹徒的罪行追究,就意味着法律正义公正向邪恶贪污盗窃屈服和投降。这种新政府与旧共产党政府同出一辙,换汤不换药。它不但不可能将中国民族从欺骗谎言对道德丧失信心的迷途中拉回来,而且中国人养肥了一批吸血鬼后,很可能又要去 养肥新的一批吸血鬼。我们的目的不是换一个不是共产党的政府,我们的目的是换一个与共产党不同的政府。如果我们用法律,道德和公正去与邪恶交易一个新政府,要这样的的新政府有什么用呢?
    
    要想恢复人民对道德和正义的信心,恢复法律的尊严,我们必须对共产党清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就博讯受到进攻,呼吁美国的华文媒体和个人支持/格丘山
  • 格丘山:在异国它乡的路上遇到陌生的中国人
  • 无奈最是落红时/格丘山
  •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格丘山
  • 格丘山:为了法律的尊严 ━━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 格丘山: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格丘山: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上)━━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 格丘山:偷苹果记
  • “对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评论的答复”/格丘山
  • 格丘山:沙漠中的清泉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下)/格丘山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格丘山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 (下)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中)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