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格丘山: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对共产党罪孽实现法律追究, 就会引起国家大乱吗?
     (博讯 boxun.com)

    现在我们讨论对共产党的罪孽实现法律追究, 是不是必然引起国家大乱? 必然引起不稳定?
    
    首先这是纯粹的威胁和讹诈,当中国共产党大杀地主和历史反革命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说会国家大乱呢?这个无耻的威胁的潜台词就是,是的,我们是在抢在偷,但是如果你们要反对,我们就不惜动武,你们在被奴役和被杀害中选择的话,还是以不要反对我们为好。
    
    如果这个威胁和讹诈有效,那么我们还应该生活在秦始皇,甚至奴隶主时代。因为历史上没有一个君主和权贵不是大富大紫,他们都有强大的军队,他们都不愿意自动交出他们的权力和财产,可是六朝往事,如流水行云,他们的辉煌勋迹如今只有在考古的地底下才能找到痕迹。
    
    在共产党的长期误导下,人们已经习惯非黑即白,非屈服即战争的思想方法。 如果按照这种逻辑,那么历史就不会有今天。 时代在变化,中外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强大的独裁政权能够像他们宣传的一样,永远不亡。 这种变化的哲理,从人类诞生以来,就深深扎根于大自然的最根本的法则之中,就如是人的生老病亡,自然的阴晴圆缺。历史的变化也并非如共产党一样,战争是唯一的动力。 只有一个封锁和堵塞一切政治变革的政权,才将变革的可能压缩到大乱和战争之时。变化的最本质是老化,千年来的岩石都在风吹日晒下腐化,何况人的政体呢?当共产党这个政体被它自己的腐化堕落抽丝到骨髓都成空洞的时候,它就变成一个一触即倒的老翁了,那就是它的灭亡之时。
    
    历史上大部分专制政权的灭亡,战争和动乱只是象征性的最后一击,本质是它本身的老化、腐朽和没落。历史决绝不会因为害怕动乱而不向前演化,当这个变化到来时,所必须付的代价,就像一个老人垂死时要经历的痛苦,就像是一个新生儿分娩时母亲必须付出的阵痛,那是谁也无法控制的。
    
    当一个垂死的老朽政权向世界发出对威胁和讹诈时," 你们不许动我的财产, 不许审判我, 否则我就破坏天下的稳定!" 世界和人类会害怕吗?
    
    在共产党灭亡的时候,除了一小撮在这个政权下发疯得利的共产党官僚和转化成各种形态的太子党向隅而泣外, 不要说那些与它所谓"眉来眼去的世界500强"不会为它惋惜, 就是它的难兄难弟(越南古巴朝鲜)如果还健在的话, 也不会为它烧香吊丧。 而且他们现在用低价雇用的在网上破坏正常自由言论的五毛党也不会掉眼泪, 因为没有人像他们和他们的同仁们,恰如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们,中国作家协会的作家们更清楚这个政权有多肮脏,更知道一个人被利益,威胁牵着鼻子而不得不出卖良心的痛苦,那将是一个树倒猢狲散的情景。
    
    关键不在于老的怎么死去, 关键在于一个新的政权用什么来向中国人民, 向世界宣布它的新生?
    
    我们说一个专制独裁政权对官员滥用权力的犯罪行为的法律责任追究,只是政治秀。 因为贪官抓贪官,除了争权夺利的政治斗争以外,被抓的贪官本身也不服,老百姓也只是看闹剧。 而新诞生的体制与专制独裁政权的最本质,最鼓舞人心的区别就应该是对于旧官员和官商勾结所犯的杀人罪,贪污罪,陷害罪,非法聚财罪等等在神圣的法律下的清算。新政权将用这个神圣的号角吹响贪污,欺骗和谎言在这个国家的死刑,新政权将用公正和清算解放被统治者玩弄于掌上的司法,恢复人们对道德和法律的信心。 新政权将用清算向人民宣告自己与专制腐败的决裂, 同时新政权也将用清算开始中国艰难的民主进程。
    
    一个经过清算杀人罪、 贪污罪、陷害罪、 非法聚财洗涤的国家和政权是将面临着更大的混乱,还是享受在真正在道德和法律的阳光普照下的稳定和和睦呢?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知道答案。反之如果这个新政权不敢去触动遗留的不法行为和不法财产,那么这个社会在旧有的财团势力和操作方法控制下,新政权很快就会沦落为下台共产党的代理人。
    
    是不是一个经过清算后的国家从此就不会再有贪污腐败了吗?一个以法律、正义和道德立国的国家从此就再没有荒淫、谎言、不公平了吗?不是有人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巴黎和会充分清算了德国的罪恶,但是不久后历史重演了,而且愈演愈烈。是的,人类的历史就是一千年后,还会有犯罪,但是人类的制度和法律会越来越完善,使犯罪得到越来越好的控制。我们不能因为一千年后还会有犯罪,就认为对犯罪的惩罚是无用的,法律和道德是无用的,要求取消法律和道德,取消清算,取消对犯罪的惩罚。一个经过清算的国家,道德和法律成为国家的正统, 荒淫、 谎言、 不公平和腐败不能再像企鹅一样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昂首阔步、神气活现、贪污和欺骗只能退缩到阳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 变成一个真正偷偷摸摸的不齿于人类的行为。
    
    
    这个民族未来的兴亡不决定于共产党的灭亡
    
    
    这个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不是共产党的灭亡,而是这个民族在共产党灭亡后,向那里去?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真正等待的不是共产党的灭亡,而是共产党灭亡后会出现什么。
    
    在历史迷茫的大海上,我们能够看到的航程是不远的。就像清朝灭亡的时候,我们看不到几十年后中国会出现一个比清朝更专制更个人崇拜的政权;就像五四文化烈火熊熊燃起的时候,我们看不到几十年后,中国的主流文人会完全失去肩梁,除了为权势歌德以外一片沉寂;就像我们在文化革命如火如荼的时候,中国人热爱毛主席已到了感激和忠诚之涕随时可流,谁也想不到 短短的几年后,毛的遗孀被捕的时候到处是鞭炮的庆祝声;即便在当今邓小平的猫各显神通的时代,从共产党官僚深不可测的贪婪和荒淫无耻的腐化技俩中,我们也难以想象正是这批官僚,三十年前穿着褪色和打着补丁的人民装口若悬河地教育人民学雷锋和斗私批修。
    
    中国历史的步伐是如此诡谲,我们无法断定共产党灭亡后的时代,是换一个政党和君主的新一轮中央专制?是一个地方割据的各自为政的政体?是一个军队色彩浓厚的军政府?是一个以爱国和民族主义膨胀起来的要称霸世界的新法西斯? 我们知道的只是近百年来历史总在与中国人开玩笑,那个中国人叫得最凶的最理直气壮的将来,那个统治者拍著胸脯保证得最坚决的要给老百姓的时代,却是肯定不会出现的,而出来的总是中国人最想不到的又最令人哭笑不得的与中国政治家和政党描绘的蓝图最相反的时代。在这种种要出现的可能中,离中国人最近, 同时最遥远的也就是民主时代。民主时代就像是天上的月亮,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却又离我们如此遥远。
    
    说民主离我们最近是因为它在理论上的简单明了,除了共产党的职业和御用文人不得不违心挖空心思去找民主的毛病以外,差不多每个人(包括共产党)心里都明白,它是人类至目前所知道的最公平的制度,根本不需要用大块大块的文章来论述和证明。它的精髓精神就是社会的管理人必须由社会公选,而且必须像防贼一样让社会紧紧看住这些社会公务员不去以权谋私。 从理论上说这样一个大家都公认和理解的好制度被人们和社会接受和选择应该是无须置疑的。
    
    但是从人性上说这个制度又是离中国人最远的。 因为任何人一到那个无束缚,天马行空,想怎样就怎样的权力顶峰,实在是舍不得放弃它。慈僖太后也知道民主宪政好,但是她希望等她死后再执行;共产党在延安写的反对国民党专制,要民主的文章,其道理之清楚,说服力之强不亚于现在的民运文章;毛泽东在文化革命时鼓吹大民主,他的大民主气如壮牛,对所有人而言,却将自己抛出去了,自己牢牢不放地骑在民主身上,俨若霸王;邓小平初登国君宝座的时候,还说起政治改革的事,后来等到 邓小平的猫尝惯了权力的鱼腥的时候,政治改革从愈谈愈少,到最后干脆绝迹了;现在中国共产党中最开明的分子也只是说中国人现在还不配享受民主,将民主改革归之于遥远的下一代。至于目前的民运分子,拼命要民主,因为权力是在共产党手里,一旦自己拿到权力的时候,舍得放弃它吗?从他们目前显示的气质来看,并不乐观。 事实上中国人不肯接受民主的原因,不是因为别的,正是由于当权者无法抵抗自私本性的诱惑。这也正是中国与专制变成形影不离的孪生兄弟的悲剧所在。几千年来盛产善以揣摸当权者心意的无耻文人的中国学界,经常以人民要求的方式对于专制制度加以改善和发展,已将中国的权力位置雕塑得滚圆滚圆,坐上去特别舒服,威风,正是美女自己往上送,钱财自动向里滚,身旁笑脸将腰弯,全家鸡犬升上天,任何一个人只要一登这个宝座, 就快乐得不想再下来。
    
    民主之不能在中国降临,实在不是一个政治、哲学、认识、或者技术上复杂得难以实行的问题, 而是一个人性问题。 说白了中国人在民主前无法跨越人性的挑战,无法抗拒那种权力无约束的天马行空的极乐世界的引诱。这个挑战实在不下于卫星上天核弹爆炸,而今回看,才能知道美国开国元首华盛顿在二百五十年前跨越的那一步,真正的才是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
    
    因此中国民族的希望,并不在共产党的灭亡,而在中国人自己的身上。在于中国人一旦大权到手的时候,有没有RAEDY和成熟到在权力的面前抵抗钱财的引诱,而甘心将自己的权力套上法律、 道德、 国会和新闻监督的枷锁。 所有这些可能,在台下的保证,许诺和激进都是无效的, 那都是对别人的,其中很难说清有没有狐狸吃葡萄的寓意。只有真正拿到权力伽杖时候的一刻,才是真正的试金石。如果中国人有愈来愈多的人跨越了这一步,那么中国在共产党灭亡后出现民主制度的可能就愈大。
    
    一个本身不准备告别专制的政体是不会去打翻专制体制的。只有一个真正决心要告别专制政体的政权,才会理直气壮和有勇气去清算共产党的罪行,走上与贪污腐化欺骗谎言决裂的第一步。也只有清算了共产党的罪行,让欺骗谎言发迹的人将他们非法所得吐出来,并对他们的罪行绳之以法之后,人民才能重新对道德, 法律具有信心,才能中止这个像洪水猛兽一样正在吞噬中国的欺骗谎言贪污。也只有在这个基础上,国家才有脸要求人们诚实和廉洁,自由民主的体制才能呼之欲出。 除此之外,我们不能想象一个诚实的民族,一个道德的社会,一个民主的制度,会从一个国家经济,财富被共产党太子家族控制的社会中诞生和成长起来。 那样的政体即便有着柔嫩的民主萌芽,最后也会沦落为大财团的操纵之中,使中国走上一轮新的贫富对立的死圈。
    
    我们虽然不能断定是什么在等待中国的未来,但是我们可以断言一个封锁和堵塞一切政治变革的政权,实际是将变革的可能压缩到未来的大乱和大灾难之中,虽然我们也无法确切的知道这个大乱是以战争,是以天下大抢劫,还是以类似于六四那样的和平请愿暴发出来,这就像,天空久旱,久旱,树都枯了,地都裂了,人们都在盼雨,盼雨,啊!一旦那场暴雨来临时,会是多么狂怒,多么可怕!
    
    
    总结
    
    作为总结本文阐明了以下观点:
    
    1。 在共产党灭亡的时候,我们不应用共产党当年屠杀地主和旧政府,旧军队人员的方法对待共产党。共产党在这一点上错了,我们不能再错。我们的清算不是报复,不是反向迫害,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2。 但是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意味着和承认共产党做的是对的,我们对他们的宽恕,不是仁慈,不是对他们反抗的畏惧,而是中国人必须走出冤冤相报的死圈。为了承认这个辛酸和不得不吞下去的苦果,我们要代替共产党向被共产党无辜杀死的人求得饶恕,对他们的冤魂公开祭奠。
    3。 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接受共产党用强权,用欺骗造成的现状。共产党必须退回他们的不义财产,共产党人违反人性的贪污、掠夺、欺诈和迫害的罪行应该得到法律清算。
    4。 社会道德的沦丧,人性的堕落,信仰和理想的丧失,不是中国人民的责任,不能通过强制和教育来恢复。它的根源来自共产党几十年来身教力行向人民显示了在这个国家中,要想富,要想出人头地,就必须行恶,欺骗。老实诚实在这个国家是无能的同义词。对行恶、欺骗进行法律清算,恢复法律的尊严,恢复人民对道德的信心,是将这个国家领出共产党后遗影响的唯一道路。
    5。 共产党的灭亡是历史的必然,当共产党这个政体被它自己的腐化堕落抽丝到骨髓都成空洞的时候,它就变成一个一触即倒的老翁了,那就是它的灭亡之时。 但是共产党的灭亡不是中国问题的关键和目的,任何一个为了让共产党灭亡,而用正义、道德、和法律与共产党的腐败、专制、妥协和交易的新政权都会将中国引入新的灾难。
    6。 中国的未来的希望和关键不在共产党的灭亡,而在中国的新一代是否从思想上,道德上,政治策略上RAEDY和成熟到将从共产党专制的遗迹中成功地领到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这里的成熟不仅指新一代政治家,学者和人民本身的民主素质是否苏醒,还决定他们能够成功地对抗权力转化后的腐蚀,对抗下台后的共产党的捣乱。 中国共产党灭亡后的中国并不必然走向民主社会,它有可能变成新的专制政权,变成披着民主外衣的专制政权,变成无政府主义的政权等等,而民主政权只是其中一个可能性。
    7。 中国的将来最终决定于中国民族的综合素质,中国是走向西方民主,还是换一个专制政权,还是走向民主又回到专制,甚至走向无控制的混乱社会并不取决于共产党的灭亡,而是更取决于中国民族目前的道德,信仰取向和状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 就博讯受到进攻,呼吁美国的华文媒体和个人支持/格丘山
  • 格丘山:在异国它乡的路上遇到陌生的中国人
  • 无奈最是落红时/格丘山
  •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格丘山
  • 格丘山:为了法律的尊严 ━━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 格丘山: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 格丘山: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格丘山: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 格丘山:天下文章任人写(上)━━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 格丘山:偷苹果记
  • “对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评论的答复”/格丘山
  • 格丘山:沙漠中的清泉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下)/格丘山
  •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反右50年祭/格丘山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 (下)
  • 格丘山: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