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恒均:中国比美国的言论更自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4日 来稿)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看到标题,你一定以为我用错了标点符号,感叹号(!)应该换成问号(?),或许你又认为这可能是另一篇杨恒均特色的幽默文章——让我怎么说呢,告诉你,这次你错了,我是严肃、认真的。这话原本出自于一位美国朋友之口,我左思右想,也认同了,于是就用来做这篇文章的标题。也许我应该用一个限定词,写成:在某些方面,中国的言论自由要超过美国。这位美国朋友学习中文已经多少年,还疙疙瘩瘩,让我推荐一些中文书籍给他读,我自然推荐自己的小说,不过他看不懂。于是我又推荐一些网络文章,其中又自然包括我今年写的一些评论文章。有一天他问我,你这些文章都发表在什么地方。我说互联网上,他问,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可以看到吗。我说绝大部分都可以。他叹了口气,说,没有想到,中国的言论比美国的还自由呀。我说你别开玩笑了,几年前你还在我面前攻击中国的言论不自由,我还受到你的一些影响,现在你竟然看了我的一两篇文章就发出如此的感叹。我问他何以见得。他说在你的文章中你多次指责中国的官员“无官不贪”,还武断地说所有的高干子弟都不是好东西,鱼肉人民;你还说xx地区,随便拉一个厅局长,先以贪污腐败罪枪毙,再立案侦查,绝对不会出现冤案……。这位老外还指出我文章中多次对一些地方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的公开谴责,当然更加让他惊奇的是我文章中竟然把攻击的那些官员的职务和名字都列了出来。他说,你的这些文章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上公开登出,你竟然没有受到起诉,没有被拉进法庭对质,没有被抓起来,中国的言论还不够自由吗?我虽然一下子没有完全弄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我的脑袋却在急速转动——开始搜索是否有一位美国作家在美国发表类似的文章……搜索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这时那位朋友还在说,如果一个美国的作家在网络上写文章,宣称美国公务员“无官不贪”,公开著文宣称随便抓一个白宫的高干拉去打靶,甚至指名道姓说一些地方官是贪污犯,贪污了上千万——他意味深长地做出了结论,除非这个作家有确凿的证据在手,否则他不但会被围攻,被人告上法庭,而且很可能会为此坐牢。这位美国朋友说的也许有些夸张,但我大脑的搜索结果确实让我出了一身冷汗,美国的电视、报纸和收音机铺天盖地都是批评当权者的声音,可谓我见到的最典型的言论自由。可是细细回味,却很少有我文章中的那种尖锐的指责:随便拉一个厅长,按照以前枪毙江西省副省长胡长青的标准,都可以先枪毙再搜证据,绝对没有冤假错案。其实,这种指责根本不是我的发明,你随便去问一个中国老百姓,他们都会告诉你比我能够行之于文字的更加离谱的话语。我的言论比美国的作家还要“自由”?也许我走得太远,也许我太过分,也许我滥用了言论自由?美国有言论自由,无论从哪一方面说,都是世界一流的,给旅居在那里的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人问我,你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我美国确实有世界一流的言论自由。我说我有办法,我说你想一想如下的事实吧:那就是迄今为止,全中国大陆所有的愤青用来批评、攻击、指责美国的那些美国或者美国人的缺点和失误——不管是正确或者不正确的——几乎都是由美国人自己最先发现,并早就在美国本土说出来过。可是不能忽视的是,美国既有言论自由,也有健全的法制。法治用来保护新闻和言论自由,同样,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也必须受到法律的限制。在美国你可以烧国旗,可以对美国总统的各种政策竭尽侮辱之能事,你甚至还可以嘲笑辱骂他们(感情发泄)。可是,如果你写文章指责他们贪污腐败,家属和子女搞不正之风,那你最好有证据,否则他也许把你告进大牢。同样的,你可以批评民主党或者共和党,但如果你指责这个党贪污腐败成风,堕落成一个转移美国人民的国家资产,一个瓜分美国财富的庞大利益集团,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家属拼命中饱私囊的政党,那你的说法最好也能够经得起法律检验,否则,以这些政党的实力,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上面说的是理论上的,实际情况是,很少有公务员、白宫高官、以及政党出来和新闻工作者、作家打官司,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美国的新闻工作者和作家也大多知道言论自由的界限,二是一些权贵也知道自己是公众的焦点,很多事情能忍就忍过去了。于是我想,如果我的文章不是写中国的,如果把文章中的广x东省、上海市换成美国的华盛顿州或者纽约,写成:这个州的公务员厅级(或相当这个级别)以上的官员,都可以因为贪污腐败罪抓起来,先枪毙后审查,不会或者很少有冤假错案。很显然,我的文章会引起广泛的注意,当事人会控告我要求我提供证据,警察会介入展开调查,媒体会大吵……最后的结果要就是那些“贪官”都被抓起来,要就是我因为诬陷而被起诉、罚款和坐牢。也难怪,那位美国朋友看了我的文章后,下结论说中国的言论比美国的“更自由”——毕竟我文章指责的那些贪官照样统治人民,也没有人来控告我诬陷。看起来,至少在某些方面——指责官员贪污腐败等,中国大陆的言论还是很自由的。这个自由当然不是我一个人“享受”,很多网民也都充分的“享受”到。下面我不妨凭自己生活在两地的经验给大家做一个比较。在美国,如果有很多人在网络上发文指责政府某个政府官员利用职权贪污腐败、中饱私囊,那么不出三天,就算这个政府官员不找到网民同他打官司,政府廉政部门也会找到网民了解情况,或者顺着网民提供的线索而追查下去,又或者司法部门会直接找到网民取证。在这种情况下,网民们要想长期攻击某人而不被注意是不可能的。——可是,你看在我们中国,就拿轰动一时的xx那位妞妞的事来说吧,小半个中国的网民都在网上“攻击”妞妞的父亲——深圳某领导有贪污腐败行为,可是怎么样呢——谁都不理你,搞到最后你声嘶力竭了,都快崩溃了,可那些党政部门和司法部门谁也不来找你了解情况,任凭你言论自由地攻击xx的高级领导。结果是,人家xx市领导照样当,警察也不来找你,更没有人说你诬告,你有劲有力,你就自由地去折腾吧……在美国,如果有民众觉得自己被贪官污吏冤枉了,或者他们的房子被狼狈为奸的官商强迫拆掉了,他们可以到法院去告,如果法院不受理,他们可以诉诸于媒体包括互联网,只要你把自己的控诉公布出来,很少有法院敢拒绝你的状子,就算拒绝了,你还可以在媒体和网络上呼喊呐喊,总会有人来过问。可是在中国就不同了,君不见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控告状和申冤信?我们的政府和法院却始终无动于衷,给了你们那么充分的“言论自由”……再如,如果在美国我写文章说某个州的高级干部都贪污至少五百万以上,如果我又有点名气的话,他们会立即公布州政府高官们每年的收入家庭资产情况来反驳我,随后会要求我道歉,如果我不道歉,他们会告到我拿出证据,或者告到我倾家荡产……。可是我在广东不止一次公开地写文声称,按照目前的体制,要当副省长,至少要送三百万以上的贿赂打点,至于各市的厅局级领导,几乎都是贪污犯——然而,你还别说,我说了很久,不但那些被我侮辱的领导人无动于衷,而且廉政部门和司法当局也熟视无睹,始终允许我在这里享受充分的言论自由……各位,行文止此,我一直是严肃认真的,对不对?我也担心稍微不小心就把一个严肃的主题——言论自由——沾上我特有的黑色和黄色混杂的那种幽默了,所以,写上面这篇短文的过程中,我好几次忍住冷笑,阻止自己的屁股从椅子上跳起来……终于写完了这篇文章,现在,总得有个结论吧?结论看上去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的言论自由毕竟有进步,而且在某些方面——例如批评党员干部方面——我们拥有的言论自由大大超过了美国!可是如果我告诉你,我真得不想要这种自由,不想要这种我这个夹缝中写作的人朝思暮想的言论自由,你该不会认为我在开玩笑,或者认为我疯了吧?不错,我不想要这种言论自由,这种言论自由我受不了!请你们剥夺我的这种言论自由,剥夺所有中国人的这种言论自由吧。请那些被我和很多网民们的自由言论 “伤害”和“诬陷”了的党政干部和达官贵人勇敢地站出来,指着我们的鼻子喊道:你们是诬陷,我们既不贪污也不腐败,是你们乱用了宝贵的言论自由……我那写小说的脑袋甚至幻想有朝一日出现这样的情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一手提裤子,一手打开门,看到三个衣领高高竖起的好像电影上克格勃一样的便衣呈弧形堵在门口。杨先生?你是公民杨恒均吧?是就好,你被捕了。站在中间的那个声音冷冰冰地说,他手里提着一只在昏暗的走道里闪出幽光的手铐。我一只手提着裤子,睡眼惺松地打量着他们,问道,请问,你们为什么要逮捕我?这个——,提手铐的转头看了一眼左边带墨镜的满脸横肉的便衣,那满脸横肉从身后抽出一张逮捕令,声音沙哑地宣布道,我们以诬陷和诬蔑罪逮捕你,杨恒均公民。我松了一口气,把裤子向上提了一点,好奇地问,我诬陷、诬蔑谁了?三位特务公民显然是有备而来,那手铐让到一边,让他右边那个一看就是搞文书的文职官员走上来。他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本本,他打开来,急速地念道,你在XX 文章中宣称现在做生意的绝大多数都是官商勾结,而且发大财的都是高干子弟;你在XX文章中指责我们的高级领导人子弟都在经商,正在转移国家资产,你又说,高干子弟经商都是靠他们父辈的特权进行巧取豪夺,没有一个是合法的……;你还在好几篇文章里公开指名道姓地指控我们一些地方高级的党组织和政府高官贪污腐败,公然诬蔑他们每个人至少贪污五百万以上;你还在XX文章中说你其实可以当省长,因为现在的省长都不干净,都不敢公布自己的财产和他们家属子女的工作情况,所以如果你公布这些,选民会选你当省长;你还……我用那只没有提裤子的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打断这位有条不紊的文书说,好了,好了,你不用那么鸡巴罗嗦了,那都是我写的,我都承认——都在互联网上漂着呢,我能不承认吗?你这样一个一个念下来,要到什么时候?——我的问题是,我说的那些怎么都成了诬陷和诬蔑?你们查证了吗?是的,杨先生。三个秘密警察公民异口同声喊出这句话,让我浑身一颤。不过我还是强压心头不安,小声问他们,仿佛怕吵醒了邻居——我不明白,我写了那么久——不,全国网民都说了那么久,说了那么多,你们怎么一下子就查证了?文书和满脸横肉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转向手铐,手铐手里摇晃着手铐逼了过来,脸几乎挨着我的脸,我可以闻到他牙齿缝里腐肉的气味,我本来想提醒他今后要用牙线,不要用牙签了,不过他先开口的,他说,杨先生,我们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武装的以全中国人民利益为重的政党,我们正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小康和和谐社会是我们的近期目标,我们——我转过头避开他的口臭,烦躁地说,你怎么也这么鸡巴罗嗦?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在人民大会堂作报告吗?没看到我连裤子也没有穿好吗?你就单刀直入,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证实我犯了诬蔑和诬陷罪的。手铐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尴尬地说,那还不简单……,自从你写了一篇《中国比美国的言论更自由》之后,党内有的同志认识到我们的步伐太快,差一点都自由化了;有的同志认为你说的不无道理,如果不是用那种嘲讽的口气就好了;有的同志认为你言过其实,夸夸其谈——但党内领导同志都认为你犯了诬陷罪,为了证实你犯了诬陷罪,我们……你们怎样?我真得急不可待了,忍不住插嘴,完全忘记这些人是来抓我的。手铐不满地瞪了我一眼,继续说,那还不简单……,我们国家不但有宪法,有法律,还有各种规章制度,这些宪法、法律和规章制度如果能够执行起来,什么做不到?例如,针对你文章散布我们官员每一个都不干净,都有不明资产,我们最高领导人下令要求党政干部立即公布自己的财产,公布子女就业情况以及他们的收入状况,对明显超过自己工资收入的不明资产必须说明来源,结果——你等等、你等等,我急忙打断他插进来说,你刚才说要求全党干部都公布自己的财产,他们就公布了,有这么简单吗?靠,手铐得意地说,我们党不是把三座大山都推翻了,连日本人和国民党都打跑了,把所有地主和资本家的财产都收归公有了,还结束了文化大革命,把民族从灾难中拯救出来……你难道以为连命令党政军干部公布财产这种事都办不到吗?再说,要想证实你是诬陷,我们也只有这样做了。听到这里,心中升起了一阵温暖和希望,嘴里喃喃自语道,值得、值得……杨先生,手铐提高嗓门说,我们还严格执行一系列制度和法规,展开对你所说的那些党政干部的广泛而深入的调查,同时进行监督……啊,我忍不住欢叫起来,太好了,我盼望这一天——不,全国人民等这一天很久了,等得花儿也谢了。可是,杨先生,手铐有些歉意地说,杨公民,你也别高兴太早了,虽然廉政风暴席卷全国,人民欢呼雀跃,可结果却对你并不利……没关系、没关系,结果证实我不是全对,对不对?说这话时我声音里明显带着激动的颤音,我在文章中说所有的厅局长都应该被枪毙,结果——结果全国至少有几十个厅局长没有贪污到你说的那个该枪毙的数字,而且还有一两个根本没有贪污,所以——,手铐得意地举起手里的手铐,所以,杨公民,你犯了诬陷罪,我们现在要逮捕你。我的眼睛霎那间涌出了激动和欣慰的泪水,我也顾不得去提裤子,动情地伸出了我的双手——啊,奇怪,我的裤子竟然没有掉下去,我激动得……——我深情地说,秘密警察公民同志们,你们早就该来抓我了,你就死劲地铐我吧,我等这一天很久了。那位手铐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同伴,同伴显然也没有碰上过这种境况,疑惑不解。手铐又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了手铐,我乖乖地把手伸进去。咔嚓一声响起来的时候,由于我双手还在激动得颤抖,手铐带血迹的边刺进了我的手腕,可我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痛。我想告诉三位秘密警察公民,其实我也是一名有近二十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以前一直不好意思说出来,搞得像个地下党员一样,现在我们党再一次拨乱反正——我能不激动得热泪盈眶?我暗自庆幸,为此而去坐牢,就是把牢底坐穿,也值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杨恒均
  • 杨恒均: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 杨恒均:“大中至正”该不该拆?(图)
  • 杨恒均: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图)
  •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杨恒均(图)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杨恒均
  • 杨恒均:美国怎样把灾难变成教科书——纪念911
  • 杨恒均:给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 又一个好民警死了/杨恒均
  •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 杨恒均: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 杨恒均: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 杨恒均:莫非我又有了想象力?
  • 杨恒均: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 杨恒均: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 杨恒均: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 杨恒均: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