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获救童工哭着不肯走 反对解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29日 转载)
    
    获救童工哭着不肯走
     (博讯 boxun.com)

     2008-04-29 10:22:41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韦星 刘辉龙 刘定国 寇金明 饶德宏 丘想明 
    
    ■记者所见  
    
      童工母亲先悲后喜  
      
      4月10日,记者在凉山采访童工马海布的母亲时表示,“你儿子在那边很可怜,两三天才能吃到一顿米饭”。但他母亲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两三天就能吃到一顿米饭?”这位前几秒钟还在为儿子失踪而痛哭的母亲,突然变得一脸惊喜。 
      
    
      图:昨日下午,石排镇石兴路,两个被解救的女孩流着泪不愿离去
    
      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就“凉山童工”作出批示,警方出动控制部分工头  
      
      凉山童工调查
      
      昨天,本报“凉山童工调查”出街后引起强烈反响。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对此专门作出批示。当日上午,东莞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长崔建召集局直有关单位主要领导,研究部署工作并成立专案组。广东省劳动与社会保障厅亦派人来莞督办,东莞市劳动监察部门则对相关地区和工厂展开排查。市总工会还约请本报记者详细了解此事,报道中涉及的各镇区也迅速作出反应。
    
      石排镇迅速成立打击非法劳动力市场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由镇长担任组长。昨日从下午到晚上,该镇出动警察控制部分涉嫌工头,并将童工带回公安分局调查。
      
      40童工提着行李等待“转移”
    
      昨天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石排镇石兴路277号发现,一些年约13岁的小孩正背着行囊、提着行李,拐入石兴市场约50米处。他们和一些大人聚集在小卖部前,大概有40多人。在一家慧佳便利店前,两个来自越西县的童工告诉记者,他们准备转到长安工厂上班,想要准备一些洗漱的东西。至于到长安哪家工厂上班,他们称,“要问老大才清楚。”
    
      记者随后转出,在石兴路327号陈氏出租屋及旁边的安安出租屋,记者看到聚集着大批同样是背行囊、提行李等候转移的凉山劳工,其中不少人稚气未脱。
    
      出租屋门前,瘫坐在蛇皮袋上的他们,男的在抽烟,女的在啃甘蔗,闲聊着他们的下一站。“电子厂待遇还可以,玩具和制衣厂都不大好。”他们对未来每小时超过3元的工作,充满了期待。
    
      在他们旁边,粤S和粤B的面包车来回穿行,工头在和从车上下来的人们谈价。“要不是因为情况特殊,平时这个价我们根本不愁。”记者靠过去,细听他们谈话,“现在不能在这里住,转移需要成本,所以适当低价也可接受。”
      
      “我不想回家,爸妈把我卖了”
    
      昨天下午5时30分左右,记者在一百货店门口见到了两个小女孩坐在地上,看到那么多警察围过来,都被吓得哭了起来。
    
      “我不想回家,我爸爸妈妈已经把我卖了。”小女孩罗思琪哭着对记者说。无论警察怎么劝说,罗思琪和她的同伴就是不肯走,稚嫩的双手死命护着自己的行李,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罗思琪告诉记者,她们都是来自越西农村。家里非常穷,她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她来这里已经四个多月了,跟着老板辗转各工厂炒更,做完一单就换一个地方,一般一个月换一个地方。
    
      当记者问她多少岁时,罗思琪和同伴异口同声说出已满18岁,但她们看起来大约只有十二三岁。记者随即问能否拿出身份证时,她们都说放在家里了。而问到哪个是她们老板时,三个小女孩又低下头不语。
    
      劝说持续近半个小时,直到下午6时,罗思琪才和同伴一起上了警察的车,去协助调查。抬头时,两小女孩已是满脸泪花。  
      
      ■专家所说  
    
      “贫穷才是真正原因”  
      
      对于童工事件,中央民族大学西部发展研究中心侯远高教授认为,“贫穷才是真正的原因”。侯远高出生于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中央民族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一直关注家乡的发展问题。
    
      侯远高说,据凉山喜德县代理县长曲木伍牛在《凉山彝族地区贫困问题研究》一文中叙述,凉山州所辖17个县市,有11个县被列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凉山可耕种土地特别少,而人口又多,靠土地甚至不能够维持基本温饱,很多孩子七八岁就成了家里的重要劳动力,在高强度的劳动压力下,他们都想外出打工。
    
      侯教授说,“你们沿海的人可能觉得这些孩子每天工作十三四个小时很不人道,但对于凉山好多家长来说,这不算什么,只要工头每个月能给他们汇上几百块钱,他们就已经感恩戴德了”。  
      
      ■记者所见  
    
      童工母亲先悲后喜  
      
      4月10日,记者在凉山采访童工马海布的母亲时表示,“你儿子在那边很可怜,两三天才能吃到一顿米饭”。但他母亲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两三天就能吃到一顿米饭?”这位前几秒钟还在为儿子失踪而痛哭的母亲,突然变得一脸惊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