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地震是天谴?是国难?还是民难?/林云海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3日 转载)
    
    作者:林云海
     (博讯 boxun.com)

     是不是天谴,先要明确这是对谁而言,然后再看这对象是不是同时满足两个条件:是不是真的遭了殃?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不好的事?如果两个条件都满足,我们就可以说这个对象是遭天谴了。康熙年间发生大地震,康熙说那是天谴,那是对大清皇朝而言的,那时候,大清皇朝的家奴还没有人满为患,生产力也没有过剩,大地震造成大量家奴死亡,生产力大为折损,对大清皇朝来说确实是损失惨重,同时,大清也确实存在危及皇朝肌体的腐败无能的问题,康熙借题发挥,说大地震是天谴是说得过去的。但如果换了是慈禧年间发生大地震,再说那是对大清皇朝的天谴就说不通了,因为那时候大清皇朝的家奴人满为患,慈禧还巴不得家奴死多点好省心呢,对令家奴死亡枕籍的大地震,慈禧不但不会看作天谴,兴许还会看作是天瑞呢!同样,说今次四川大地震是天谴,在逻辑上是根本说不通的,试想,今次四川大地震,遭殃的除了勤劳善良的百姓,天真烂漫的孩子,还有谁遭殃了?残民以逞的独夫民贼遭殃了吗?贪污不分时候的贪官污吏遭殃了吗?与独夫民贼,贪官污吏狼狈为奸,大赚黑心钱的黑心工头,黑心老板,黑心鼓手,遭殃了吗?满世界喊打喊杀的爱国红卫兵遭殃了吗?要说上天要责罚的就是那些勤劳善良的百姓,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那这上天必是贼老天!
    
     同样是家奴死亡枕藉的大地震,缺少家奴的康熙会肉痛,大地震对康熙来说是国难,嫌家奴太多的慈禧不但不会肉痛,还会喜出望外,大地震对慈禧来说就不只不是国难,还是国之大幸!同样,现在每天听着吹鼓手吹吹打打什么“大灾大爱”,“多难兴邦”,“夺取全面胜利”,实在难以跟“国难”联系起来,说是“国庆”还差不多!古人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可没发高烧说过“生于灾难,死于安康”的。今次四川大地震中许多幸存者的故事,象那几间不要和谐,只要质量,自始至终屹立不倒的小学,象那位对大地多个月来常常“打摆子”没有熟视无睹,也没有屈服于“课堂纪律”,“考场纪律”,因而能及时拖着同学逃出生天的陆小龙同学,都印证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可没有哪个幸存者印证过“生于灾难,死于安康”!忧患可让人得生,灾难只会让人死亡,如果有幸存者说他是因为遇上灾难才得以幸存,那他一定是吓傻了!大灾只会令生灵死亡枕藉,所谓“大灾大爱”,爱的是死神吧!灾难越多,家破人亡的就越多,所谓“多难兴邦”,兴的决不会是百姓的邦吧!亲人罹难,家园被毁,伤痛难平,所谓“夺取全面胜利”,夺取的该是评功摆好的全面胜利吧!
    
     生民不可能“生于灾难,死于安康”,慈禧的国倒是有可能因为大地震让早已人满为患的家奴死掉一大批而得以幸存,顺便也把“生于灾难,死于安康”给印证了,那样的话,大地震对慈禧的国来说就真是“大灾大爱”,“多难兴邦”,“夺取全面胜利”,值得好好庆祝几天了!但是,对在大地震中呻吟哀号的生民来说,无论是身为康熙的家奴,还是身为慈禧的家奴,大地震永远都只会是灾难!看着一具具在大地震中失去生机,惨不忍睹的躯体,想着躯体的主人刚刚还是能唱会跳的天真孩子,兢兢业业的大好青年,悲天悯人的慈爱长者,看着一个个在大地震中家破人亡,或哭得撕心裂肺,或失魂落魄如行尸走肉的灾民,想着他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抚平心中的伤痛,我不知道什么天谴,什么国难,我只知道,那是民难!
    
     2008年5月23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灾总让我悲愤莫名/林云海
  • 废墟下的冤魂不会站出来抗议!/林云海
  • 将国际救援队拒诸门外,是何道理?/林云海
  • 林云海:城管在首尔正常执法,你们大惊小怪什么?
  • 首尔的魏文华们没被打死!/林云海
  • 林云海:首尔的魏文华们没被打死!
  • 奴隶主的主权高于奴隶的人权!/林云海
  • 我靠,不和谐分子竟然以喝茶的形式搞非法聚众!/林云海
  • 林云海:奴隶主的主权高于奴隶的人权!
  • 黑社会又多一新职业——充当爱国打手!/林云海
  • 林云海:黑社会又多一新职业——充当爱国打手!
  • 无论达赖怎样做,都不可能摘掉“藏独”的帽子/林云海
  • 林云海:人权是内政,群体事件是国家机密?
  • 谣言止于透明!/林云海
  • 柏林奥运——历史上最成功的政治奥运/林云海
  • 针锋相对的“八荣八耻”/林云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