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问上海是哪国的上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0日 转载)
    作者:子虚先生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记得前些年,腐败大案在全国各省市区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时,唯独上海一个腐败大案也没有,人们以为上海的天空另有一轮太阳,便稀里糊涂地接受了上海官场的清正廉洁。后来,上海又独树一帜,在小学课本中删除《狼牙山五壮士》,将中学历史教材淡出政治,人们便产生了怀疑,有说上海是“国中之国”的,也有质问上海“是中国的上海还是日本的上海”的。再后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腐败案挖出来了,“改革”的中学历史教材停用了,人们无不为上海重新回到祖国怀抱而高兴,只差没像迎接港、澳回归一样举办盛大庆典。但是,最近发生在上海的杨佳案,却让没高兴几天的国人心头再度蒙上了阴影。   (博讯 boxun.com)

    
    众所周知,北京人杨佳不远千里,从北京来到上海,像个血溅鸳鸯楼的武行者,演了一场血溅闸北公安分局的悲剧。记得以前法院判决刑事犯,都要发一张布告,公布犯人的罪行、犯罪动机和判决结果。现在大概因为依法治国了,全国出现了刑事案件以几何速度增长不断翻番的大好形势,法院没有那么多精力和经费印布告,所以这道程序已基本上省略。俺不是法律专家,不知道判决刑事案件还需不需要弄清罪犯的犯罪动机,但凭直觉应该是需要的,否则诸如报复杀人、谋财害命之类的罪名如何界定?据闸北区政府法律顾问兼上海警方指定的杨佳辩护人谢大律师验证并透露,杨佳不属于精神病人,但死刑无疑。那么杨佳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杀人找死呢?事件发生近一个月来,国人一再要求上海警方对杨佳杀人动机作出明确回答。开始,上海警方也许一不小心说漏了嘴,称杨佳为报复杀人。这样又牵出了杨佳为什么要报复警方的问题。这个问题让上海警方忌如阿Q头上的癞疤,又越扯越难扯清。于是上海警方干脆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汤,至今对此问题不作回答。如果俺前面的那个直觉不错的话,这种不问青红皂白便要置人死地的办案态度,似乎不是中国法律的规定。  
    
    不仅如此,大概是为了绕开这个问题,上海警方还采取了如下一些让国人瞠目结舌的措施:一、自己涉案的案子自己办;二、将唯一的杨佳袭警动机信息当作谣言处置,并将制造者抓起来;三、有消息说,最有可能了解杨佳袭警动机的杨母也已被上海警方控制(但愿又是个谣言并再抓几个造谣者);四、拒绝杨父为儿子聘请的辩护律师而强行指定自己的法律顾问担任杨佳辩护律师。此外,不知是否受人之托,在CCTV的电视节目中,为了给上海警方拒不公布杨佳犯罪动机制造理论依据,有人竟与世俱进地创新出一种“无理由犯罪”论。只要稍微有点法律常识的人,大概都不会认为这些是中国法律的规定。  
    
    既然上海警方在处理杨佳案的这些问题上适用的都不是中国法律,人们就不得不问一句:上海警方,你是中国警方吗?事件过去快一个月了,对如此明目张胆违犯中国法律的上海警方,上海党政似乎没有出来说一句话,人们又不得不再问一句,上海,你是哪国的上海?  
    
    纵观今日之世界,像上海警方如此执法的,除了尚未发现的个别丛林野蛮部落外,不知还有哪个国度!不幸的是,上海警方给上海打上的印记,竟是这样一个国度!  
    
    中国官场有个潜规则,堂而皇之写在纸上的法律、法规、文件,如果没有权威足够的领导人发话,违犯了就违犯了。违犯者谁也不会受到追究,受害者谁也不会得到体恤。连打工仔打工妹用生命换来的一点活命钱被无理扣罚,也得要权威足够者发一句话外加一把眼泪和几个鞠躬,才能多多少少讨回几个子儿。有谁知道权威足够的领导人也有其苦衷呢?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多人口,更有与人口数量相等的那么多条心,哪里管得了这些海量的具体小事?眼前就是一个例子。最近一段,关系国家面子和政绩的奥运会压倒了一切,个把杀人犯,充其量再加十个死伤警察,当然就无法顾上了。所以上海警方公然不以国法为然的办案,尽管闹得天下纷纷扬扬,一定还未曾传到权威足够者耳朵里去,不然为什么还不见发一句话或流一掬泪或鞠几个躬呢?大概权威足够者还不至于像对待南海诸岛、东海海域或前清被沙俄强占的150万平方公里领土一样,真正把上海当成国中之国或其他什么国家的上海吧。  
    
    2008-7-30
    
    “苦难的中国”转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