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附杨佳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4日 来稿)
    
    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附杨佳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博讯 boxun.com)

    
    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突破中国的司法不公正为什么要选择民杀警而不选择警杀民?
    如果在杨佳杀人以前,他找了律师,会有这么多律师出面?会象今天这样有这么多的律师免费帮助打官司?
    如果回答是会,请这些律师去上访站,应该有不少类似的人需要你们帮助。
    律师是帮助那些不能得到一个说法的人,去得到一个说法,杨佳自己已经得到了说法。
    而类似杨佳的官民冲突,警民冲突,没有得到说法的人,在今天中国非常多,难道非要他们也象杨佳一样的自己讨了一个说法后,律师才会出面?
    突破中国的司法不公正,应该选择官民冲突和警民冲突中,官或警违反了自己定的法律,如官和黑社会的勾结,警察的泛用职权,应该选择官,警杀害老百姓的案件,而不应该选择民杀警察的案件。
    网上的发泄是一回事,而律师的工作不能是为了讨好网上的发泄。
    杨佳的案子的审理,是没有公开,是违反了程序正义,但再怎么搞,也弄不出来什么名堂。因为他杀了六个人,而这些人都没有和他本人有什么关系,现在也没有人能够证明,杨佳的上海派出所受到了什么残酷的折磨。
    而在今天中国,难道就没有老百姓被泛用职权的官,警弄死的案件?为什么不去找这样的案件作为中国司法的突破口?
    
    
    附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被告人杨佳以辩护人申请传唤薛耀、陈银桥、吴钰骅等证人出庭作证未获法庭准许,诉讼程序有失公正为由,拒绝回答法庭审理中的讯问和发问;对控辩双方宣读或出示的证据不发表意见,也没有为自己作辩护。】
    被告人杨佳拒绝回答法庭审理中的讯问和发问,并且表示了拒绝的理由;【辩护人申请传唤薛耀、陈银桥、吴钰骅等证人出庭作证未获法庭准许】就是说,被告人杨佳承认了【辩护人谢有明、谢晋,上海名江律师事务所律】为自己的律师。
    杨佳在法庭上唯一的表态就是【以辩护人申请传唤薛耀、陈银桥、吴钰骅等证人出庭作证未获法庭准许,诉讼程序有失公正】,而这个表态就是肯定了杨佳认可了谢有明、谢晋律师为自己的辩护人。
    
    【据此提出如下辩护意见:
    1、芷江西路派出所民警对杨佳的盘查缺乏法律依据,且不能排除杨佳在接受盘查的过程中遭公安人员殴打的可能性,而警方对杨佳的投诉处置不当是引起本案发生的重要因素。】
    是否盘查缺乏法律依据,没有说明,可能应该根据答辩书才能够弄清楚辩护人的说法。
    而【遭公安人员殴打的可能性】需要律师说清楚具体情节,至少需要说清楚怀疑【遭公安人员殴打的可能性】的根据。当然可能辩护书中有详细的内容。
    【2、杨佳认为,闸北公安分局警务督察支队民警吴钰骅对杨佳的投诉处理不当。杨欲对吴进行报复伤害,其间遭到其他被害人的阻拦。被害人的死亡是出于杨佳的意料之外,且杨佳未对保安人员实施加害。因此,杨佳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闸北公安分局警务督察支队民警吴钰骅对杨佳的投诉处理不当。杨欲对吴进行报复伤害,律师的这个说法,已经是否认了自己的【遭公安人员殴打的可能性】和杨佳杀人的关系,已经明确的提出是【投诉处理不当。杨欲对吴进行报复伤害】;
    【3、参与部分侦查工作的闸北公安分局的侦查人员,与本案被害人是同事,没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进行回避,因此,所收集的证人证言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按照有人说的杨佳是对制度的战争,是否整个中国的公,检法都需要回避?应该到国际法庭去审理?
    【4、杨佳很有可能存在精神方面的异常,具有精神疾病,故有必要对其精神状态和刑事责任能力重新进行鉴定和评定。
    此外,辩护人还以杨佳案发前表现良好,到案后有一定的悔罪表现等为由,请求法庭对杨佳慎用极刑。】
    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是否在医学和法律上有效?
    被告人杨佳的辩护人答辩的律师可能是按照官方的安排说话,但目前没有看到杨佳对被告人杨佳的辩护人有不承认的表示。
    希望能够也看到被告人杨佳的辩护人的答辩书。
    
    张鹤慈。14。09。08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鹤慈:杨佳为什么会被抄作的如此不理智?
  • 抵制奥运把张丹红这样的人也推到了对立面/张鹤慈
  • 体育大国澳大利亚和金牌大国中国/张鹤慈
  • 暴力和社会转形--我为什么不支持暴力运动/张鹤慈
  • “政治正确”的前提是事实和逻辑的准确/张鹤慈
  • 有关杨佳的讨论。欢迎不同的意见/张鹤慈
  • 张鹤慈:已经不只是黑白思维了--扬佳案讨论后的感想
  • 再走49年共产党的老路?——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张鹤慈
  • 张鹤慈:中共什么时候再不伟,光,正一回?----7。1有感
  • 《施义之:“我在公安部的十年”》读后/张鹤慈
  • 张鹤慈:信誉
  • 张鹤慈:失望后的反思―――马英九64感言读后
  • 89年老百姓为什么上的街/张鹤慈
  • 64的反革命暴乱的定性是如何出笼的/张鹤慈
  • 国共两党不可以搞交易/张鹤慈
  • 夜郎自大者自食其果/张鹤慈
  • 张鹤慈:抵制奥运和地震。
  • 张鹤慈:四川地震救灾中的最大失误是什么?
  • 温的讲话没有一个字提到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意识形态/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