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鵬連說謊的自由都沒有了 /余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29日 转载)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李 鵬 連 說 謊 的 自 由 都 沒 有 了 (博讯 boxun.com)

    
    近 日 , 北 京 《 炎 黃 春 秋 》 雜 誌 因 發 表 紀 念 趙 紫 陽 的 文 章 , 又 遭 宣 傳 部 門 整 肅 。 據 說 是 已 經 在 醫 院 中 奄 奄 一 息 的 李 鵬 , 聽 到 有 關 此 事 的 彙 報 之 後 , 口 述 了 一 封 告 狀 信 , 轉 給 主 管 宣 傳 系 統 的 政 治 局 常 委 李 長 春 , 希 望 李 長 春 下 令 關 閉 《 炎 黃 春 秋 》 。
    李 鵬 一 生 中 最 恨 的 人 便 是 趙 紫 陽 。 上 個 世 紀 八 十 年 代 , 多 年 列 席 政 治 局 常 委 會 的 政 治 局 秘 書 鮑 彤 透 露 說 , 在 「 六 四 」 屠 殺 之 前 , 趙 紫 陽 與 李 鵬 在 政 治 局 常 委 會 上 就 經 常 發 生 衝 突 。 趙 的 開 明 、 睿 智 與 李 的 僵 化 、 愚 蠢 , 形 成 了 極 其 鮮 明 的 對 照 , 這 兩 人 自 然 難 以 「 和 諧 」 。 趙 紫 陽 先 於 李 鵬 去 世 , 官 方 始 終 沒 有 為 趙 「 正 名 」 , 其 後 事 遠 比 華 國 鋒 低 調 。 可 以 說 , 一 天 「 六 四 」 沒 有 得 以 「 正 名 」 , 一 天 趙 也 就 不 能 重 返 公 共 生 活 ─ ─ 即 便 在 趙 的 身 後 , 他 的 名 字 在 公 開 的 媒 體 上 仍 然 是 禁 忌 。 由 一 批 改 革 派 老 幹 部 支 持 的 《 炎 黃 春 秋 》 , 發 表 經 過 謹 慎 刪 節 的 回 憶 趙 的 文 章 , 只 是 試 圖 捅 一 個 小 洞 、 給 這 間 黑 屋 子 透 一 口 氣 而 已 。
    
    
    
    欲 出 版 日 記 來 漂 白 自 己
    而 對 於 李 鵬 來 說 , 雖 然 在 民 間 早 已 千 夫 所 指 、 聲 名 狼 藉 , 但 退 休 之 後 在 官 方 的 評 價 系 統 中 仍 然 保 有 顯 赫 地 位 。 與 毛 澤 東 一 樣 , 李 鵬 最 擔 心 的 是 死 後 遭 到 「 鞭 屍 」 , 於 是 他 要 拚 命 壓 制 一 切 為 趙 「 正 名 」 的 呼 聲 。 李 鵬 雖 然 很 笨 , 但 至 少 明 白 這 點 顯 而 易 見 的 道 理 : 為 趙 「 正 名 」 , 即 意 味 對 他 的 不 滿 與 否 定 。 所 以 , 即 便 已 經 徘 徊 在 死 亡 線 上 , 他 仍 然 要 掙 扎 去 告 這 最 後 的 黑 狀 。
    李 鵬 還 有 告 黑 狀 的 力 氣 , 卻 連 說 謊 的 自 由 都 沒 有 了 。 幾 年 前 , 他 試 圖 出 版 他 的 八 九 年 的 日 記 , 在 這 些 日 記 中 , 他 有 選 擇 地 記 載 了 「 六 四 」 前 後 最 高 當 局 決 策 的 過 程 , 尤 其 是 誰 作 出 了 開 槍 的 決 定 ─ ─ 當 然 是 垂 簾 聽 政 的 「 鄧 大 人 」 。 李 鵬 知 道 自 己 在 民 間 有 多 麼 不 受 歡 迎 , 也 知 道 自 己 被 當 作 「 六 四 」 的 罪 魁 禍 首 之 一 , 他 希 望 以 這 本 「 滿 紙 荒 唐 言 」 的 日 記 來 漂 白 自 己 、 降 低 自 己 的 罪 行 。
    
    
    
    受 黨 恩 只 好 為 黨 背 黑 鍋
    但 是 , 新 的 政 治 局 常 委 會 卻 否 決 了 李 鵬 出 版 日 記 的 申 請 , 而 且 是 胡 錦 濤 和 溫 家 寶 聯 袂 作 出 的 「 終 審 判 決 」 。 以 共 產 黨 的 倫 理 , 黨 的 利 益 高 於 個 人 的 利 益 , 你 李 鵬 一 家 老 小 既 然 深 受 黨 恩 , 為 何 不 能 為 黨 背 黑 鍋 呢 ? 於 是 , 李 鵬 連 說 謊 的 自 由 都 被 他 昔 日 的 下 級 們 剝 奪 了 。 落 得 此 種 下 場 , 不 知 他 該 作 何 感 想 呢 ? 不 過 , 雖 然 在 當 年 的 戒 嚴 大 會 上 聲 嘶 力 竭 、 窮 凶 極 惡 , 但 李 鵬 其 實 是 一 個 膽 小 如 鼠 的 傢 伙 , 既 然 胡 溫 不 准 他 出 版 日 記 , 不 准 他 曝 光 屠 殺 「 真 相 」 , 他 只 好 乖 乖 地 接 受 此 決 定 。 他 不 敢 像 「 老 左 王 」 鄧 力 群 那 樣 , 一 生 以 壓 制 言 論 自 由 為 己 任 , 到 了 晚 年 卻 不 得 不 到 作 為 「 資 本 主 義 淵 藪 」 的 香 港 去 出 版 他 的 回 憶 錄 , 這 是 多 麼 大 的 諷 刺 啊 ! 李 鵬 一 家 還 有 那 麼 多 的 腐 敗 分 子 需 要 他 來 保 護 , 那 敢 像 鄧 力 群 那 樣 認 同 茅 坑 的 石 頭 又 臭 又 硬 呢 ?
    
    余 杰
    中 國 獨 立 作 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郑存柱:从刘再复的走马看花到余杰的大战风车
  • 从刘再复的走马看花到余杰的大战风车/郑存柱
  • 党之化:致余杰:杨佳不是“暴民”(修改稿)
  • 致余杰:杨佳不是“暴民”/党之化
  • 余杰打雷:莫将罪犯当英雄,杨佳可比希特勒 ?/亚笛多星
  • 余杰:我用跟你们不一样的方式爱中国—《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跋
  • 余杰:莫将罪犯当英雄——访慕尼黑霍夫布劳斯啤酒馆
  • 余杰:台共成立,中共沉默
  • 余杰: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完整版)
  • 余杰:谁也不能杀死孩子—写给所有的母亲,也写给所有的父亲
  • 曹长青:推崇自由的价值——余杰《白头鹰与大红龙》序
  • 胡平:基督信仰在中国—读余杰新著《白昼将近》
  • 余杰:那座流血的城里有几个义人呢?—读丁子霖《寻访六四受难者》
  • 远志明:余杰、中国和上帝——序余杰《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
  • 余杰:他们让奥运会失去了重量
  • 余杰致万科董事长王石的公开信
  • 北京是個大浴室/余杰
  • 余杰:人之子——再致索尔仁尼琴
  • 余杰:从“持不同政见者”到“持自己政见者”—读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
  • 杨佳杀警案:每个被杀警察获得300万封口费/余杰
  • 余杰:我们的孩子拒绝歌唱薄熙来钦点的垃圾歌曲
  • 余杰 :赖斯访华,我失自由
  • 胡錦濤捐獻了多少錢?/余杰
  • 余杰:帝王腐尸味中的天价酒店
  • 余杰: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致被流氓毒打的李和平律师
  • 余杰 :“宗教局长”叶小文的谎言
  • 余杰 :扶不起来的胡阿斗
  • 余杰 :矿难不止与生命伦理的缺乏
  • 余杰 :国旗应当插在哪里?
  • 余杰:诗歌与坦克,谁更有力量?
  • 余杰 :都江堰的灭顶之灾
  • 余杰:青藏高原上的血雨腥风——读唯色《杀劫》(图)
  • 余杰:自由港变成大监狱
  • 余杰:胡锦涛任内不会实现政改
  • 出版社突然通知余杰无法出版他的新书
  • 爆破作文案驳回余杰上诉,维持原判
  • 余杰就取消限制出境措施事致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的申请
  • RFA:余杰败诉名誉侵权案(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