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赖昌星亲述:江泽民要结案 朱熔基咬住不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20日 转载)
    
    来源:独立评论
     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博讯 boxun.com)

    
    若非为保命!他永远也不会讲出这些惊人的真相
    
    二OO一年二月二十四号是个星期六。上午十点差十分,我乘坐出租车从租住的酒店,来到位于温哥华市中心,靠近中国城的温哥华男子监狱。
    
    进门处,已经有两个人在等候,应该也是来探监的。我向接待处说明来意,按规定登记好了姓名、职业,和被访人姓名。十点五分的样子,可以准许探监的人进去了,几个人把身上带的各样东西都存放在监狱提供的储藏箱里,然后鱼贯而入。我因为是来采访的,所以需要带着工作用的工具,微型磁碟录音机、话筒、笔记本、相机等。狱方对我的检查很客气,也很松。
    
    狱警带领大家进入第一道门,再用监测棒在每个人身上划拉了一遍,然后才进入第二道门,前一道门在大家身后“匡当”一声关上了,再等着进下一道门。身后“匡当”的那一声巨响,让人真实地感受到是在监狱里。这也许是来自电影的影响吧。
    
    狱警把我带到一个小会客室,让我等一下。我询问在给赖昌星照相时,有没有什么规定?狱警立即向上边请示,告诉我,只可以在会客室里边拍照,不能照到监狱里的任何设施。我坐下来拿出录音设备,做准备工作。会客室其实是半间房子,非常狭小,只有两米长、一米宽。因为这样的会客室中间是一面大玻璃,玻璃对面是完全一模一样的另一半,探视的客人和被探视人是分别在会客室的两边用电话通话的。因为我的采访要录音,所以狱方安排我们使用会客室的同一边。
    
    赖昌星穿着红色的囚衣,笑呵呵地从身后的一道门里走出来,由一个大个子狱警陪同。我想,他的个子大概还没有我高吧?(后来我在他家里和他比过一次,我们一样高,都是一米六二)。我站起来和他打招呼,他也十分友好地和我打招呼,之后坐下来说:“我昨天晚上想了很久,都睡不着,今天好跟你谈。”这是我第二次来到温哥华的这所监狱采访他,我想,他也许希望我来跟他谈谈。这个曾经叱诧风云的人,这个非常健谈、非常好动、非常爱交朋友的人,对于狱中的生活一定感到太寂寞了。
    
    二月二日,在这同一所监狱中,当我对他做第一次采访时,我曾想:远华案背后一定有一些更加精彩的故事。
    
    这次一开始,赖昌星就指着手里的几份判决书说:太冤枉了,太冤枉了。这些人当中有的我都不认识,为“远华案”死,不冤枉吗? 赖昌星拿着的,是刚刚在前一天被中共政府执行死刑的几个人的判决书。
    
    在温哥华市中心的这所监狱里的一间狭小的会客室里,赖昌星回忆着两年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即将面对的难民聆讯,时而兴致勃勃,时而忧心重重。 就在前一天,也就是二月二十三日,中国处决了七名因“远华走私案”被判死刑的案犯。
    
    江泽民早要结案,朱熔基咬住不放
    
    震惊中外的“中国厦门远华走私案”,被称为是中共自一九四九年建国以来的“第一大走私案”。据报导,“远华案”涉案走私漏税金额达八百三十亿元人民币。被撤职、查办、逮捕、判刑的涉案官员近千人,其中有省、部级干部多人。因此案被判死刑的人,已有二十余人。而“远华案”专案组的办案人员,前后约有三千余人。
    
    
    
    
     从多伦多赴温哥华采访前,赖昌星从温哥华的监狱里打电话给我,说到激动处,他在电话里大声喊:“远华案”是冤案,是一起特大冤案,是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
    
    有关“远华案”,外界一直有各种各样的说法,而中国官方对此的报导,除了审判结论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消息。于是,我们的谈话就从传说开始。
    
    问:最近有个说法,说中央要尽快结束“远华案”?
    
    赖。这已经好几次了,不是第一次。当时江泽民也下过一张文,意思就是要尽快结案。
    
    我怎么知道的呢?四二O专案组(专门查处“远华案”的专案组,因罗干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批示而得名)有个组长,也是个腐败的干部,他跟一个香港人有生意做的。他那时就把这个底,单独告诉了香港我的那个朋友,那个人就传话过来说:已经下了文件,事情不能超过二000年二月份,二月份之前就要结束什么什么的。我也一直认为这个事很快就会完的,我本来是想出来躲几个月。
    
    问:为什么结不了案呢?
    
    赖:他们是几个派在斗嘛。现在江泽民绝对是不想搞这个事的,他的手下都告诉我了。他们说:老板很烦,要早点结束,不然对外影响不好。“四二O”专案组的组长何勇是怀疑现在的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和我有事。应该是上边有人要他这样搞的。其实这里边主要是朱熔基对江泽民有意见,再说,打走私是他搞出来的。这个我要慢慢给你讲。
    
    问:你说,你常常带人到北京的钓鱼台、中南海,你怎么做得到呢?
    
    赖:我有一部车挂的是甲O一、二二OO的牌。我这部车的事讲出去就会有人找麻烦了。
    
    问:你这部车车牌的事,专案组恐怕早已经知道了吧?
    
    赖:他们不可能知道这车是我的。
    
    问:怎么会呢?这么久了。
    
    赖:不应该知道,或者我再去找人了解一下。
    
    问:你都带些什么人到那些地方去?
    
    赖:我有时有一些香港的客人来大陆和我做生意嘛,我就请他们到钓鱼台去了,或者到大会堂去请他们客喽。我跟那边的人都很熟了,我要请客就打电话先订。这些地方当然都是一般人进不去的,有时客人来,我就领他们到中南海走走,因为我的车牌是中南海的,那边的人都认识。还有,就是一些朋友的太太到北京来了,我就带她们进去这些地方。这些地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
    
    问:你的车牌是怎么办的?
    
    赖:是王汉斌(中国人大常委会前任副委员长)的。王汉斌和他老婆彭佩云(中国人大常委会现任副委员长)都是这种车牌嘛。有时我在北京时车不够用就打电话,要谁的车来,谁的车就来。
    
    间:那么车是你的还是王汉斌的?
    
    赖:车是我的,牌是王汉斌借我的,如果这事说出去,他们就会找这部车。我有两部车在北京那边,一部挂北京市公安局的牌x九号,一部就是甲O、二二00的。
    
    问:现在这部车在哪里?
    
    赖:还在我的手里,当时我在时就给我用,我不在时就他用。这种车牌要够级别才有的,在北京不管哪里只要见到这种车牌就放行,不管谁坐。
    
    间:听说你的司机有军方背景?
    
    赖:对,孔克凡是部队的人,通常由部队的人给我开车,我一到北京,王汉斌就叫他的司机给我开车。
    
    问:王汉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问:在北京期间你和谁比较熟,来往比较多?
    
    赖:在北京我和很多人熟,我到哪里都可以的。有时赶上开常委会,如果刚好我那天没什么事,就过去走走,看看常委平时什么样子喽。有时朋友想坐江泽民的车转一转,我就叫江泽民的司机把车开出来。毛泽东的房子不是不对外,不让人进去嘛,那我们也可以进去,看看、转转喽。
    
    间:你和江泽民本人有什么接触吗?
    
    赖:没有。我如果有话就通过人跟他说。通过秘书跟他说。
    
    问:你跟他的秘书很熟吗?他有几个秘书?
    
    赖:五个。我熟悉三个。一个贾庭安(江泽民办公室主任),是替他搞文件的。一个小A,年轻的,长得很帅,是警卫。另外还有一个小B,是看家的。这三个我都很熟。不然当初我怎么知道他们要动李纪周了。我跟李纪周说,他都不相信。别人听不到的,我能听到。这里小B跟江泽民很久了。江泽民在上海当书记时,因为他是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委员每个人在北京都有一个司机,他们到北京开会时才用这个司机。小B是在北京机动,江泽民到北京时,都是小B陪他,给他当司机。八九年那一年,邓小平叫江泽民到北京去,江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事,还有点紧张。他是坐专机到北京的,“六四”时很紧张嘛。他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当时,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派小B到机场接他,江泽民看到是小B接他,就放心了。到了北京他才知道,他要当第一把手了。
    
    局长后来对江泽民说,要给他安排一个好司机。江泽民说:不用再安排了,我就要小B。因为他知道,如果是局长安排的司机,一定跟局长关系很好,不可靠,等于是局长的线人。小B当时是机动的,还没有完全是局长的人,还可以靠过来。
    
    问:江泽民挺鬼的。
    
    赖:江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么。这样小B就跟他了。上一次要换届的时候,有一次他问小B:“你想不想走?”小B说:“你是不是不想用我了?”江说:“不是,我是怕耽误了你的前途。如果你想走,我就安排一个副市级的干部位子给你。”小B说:“只要你愿意用我一天,我就愿意跟你。”江泽民就说:“那好吧,就这样。”当时江泽民的老婆王冶坪的妈妈,也就是江的丈母娘,九十几岁了,这才死了两、三年么,一直都是小B照顾。家里不管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交给小B去管的,包括私事,出去买东西什么的。
    
    一九九六年,有件事,当时是在台湾选举前,两边情况挺紧张的。台湾那边也是一直在说江泽民什么什么的。我当时生意做得很好,许甘露(原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局长)给我出了一个点子,叫我给军委捐点钱。他是出于好心,我自己想不到。我就跟小B说跟他说了半个多小时。我说,我出个两百万,这是我的一点好心。小B就回去和江泽民讲,江泽民跟小B说:不用了。他叫我留着钱好好做生意,还说谢谢我。他本来也知道我是小B的好朋友。我想,他知道有我这个人就行了。
    
    问:后来和小B的交往怎么样?
    
    赖:后来几年我经常去他家的。
    
    问:经常去小B家吗?
    
    赖:就是江泽民家,我就经常去江泽民家了。他的家在中南海里,是一个大房子,很大。他住一边,警卫和秘书什么的住另一边。一般他都在中南海住。有一段时间,他家里在装修,就在钓鱼台住了一段时间。好像九七、九八都在钓鱼台住。他不在的时候,小B在,我随时都可以进去。他在我也可以进,但不是直接进。
    
     赖:林幼芳不是我公司的董事,什么也不是。我跟她三分钱的关系也没有,哪有什么三千万?当时我都是靠自己的,我跟她根本不熟。
    
    问:“远华案”出来后,中央为了替她洗清和“远华”的关系,还特别安排了有背景的“凤凰卫视”给她做采访,她说,她根本不知道厦门有个远华公司,人们都觉得她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赖:“凤凰卫视”的节目我知道,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说。
    
    朱熔基为朱小华报一箭之仇
    
    朱熔基上台伊始,培养了四大智囊加实干型人才,他们是:原光大集团董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小华;中国原证券会副主席、现任体改办副主任李剑阁;原贵州省副省长、现任财政部副部长娄继伟;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现任中国证券会主席周小川。然而,朱熔基最为器重的头号大将朱小华,却被江泽民亲自批示逮捕。朱小华被捕到现在已经两年了,并没有查出什么严重的事情来,但是朱小华却已经家破人亡。朱小华的太太于二000年的圣诞节在美国上吊自杀;女儿在北京得了神经病。
    
    有人说,朱熔基咽不下这口怨气,因此疯狂报复。v据说,朱小华出事是因为他在出任光大集团董事长之后盲目扩张,仗着背后有朱熔基这个总理大人撑腰,一上任就大刀阔斧地蛮干,他也不管是什么样的公司的股份,只要有朋友推荐都入股,结果是买了一大堆不良资产,给中国造成二、三十个亿的经济损失。其次,朱小华在就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之前,任职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的时候,从中协调,贷了两笔款给福建一个叫刘锡永的商人,总金额达一点二亿美元。有人怀疑他个人收了好处。后来,朱小华的光大集团又借给刘锡永八亿元人民币,结果这笔钱刘锡永无法偿还。
    
    据说,朱熔基整顿腐败、打击走私,触痛了不少贪官污吏,于是许多人怀恨在心,恨不得未熔基早点死了。而朱小华的事,就是痛恨朱熔基的人绕过中纪委,瞒着朱熔基,通过李鹏的内线,将材料直接送交了江泽民。江泽民看完了材料后批示道:“这八个亿到底是不是国有资产,如果是,我认为此人应该抓起来”。并在批示后边注明:请通知熔基同志。朱熔基拿到批示一看,三分钟没讲话,最后说:看来小华可能是有问题,但是,他是不是真有问题要搞清楚,我没意见。
    
    外界知道,朱小华是朱熔基的一个重点培养对象,朱熔基与他情同父子。当年是朱熔基把他直接从上海市人民银行的一个处级干部,派到香港新华社任经济部的副部长。然后又调回来任上海人民银行的副行长,接着直接调到中国外汇管理局当局长,接下来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副行长,后来又接手了光大集团,任董事长。九九年的七月份被“双规”(即被要求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他从香港坐飞机回北京,一下飞机就被武警带走了,直到现在。然而,专案组对朱小华的审查,一直没有查出什么真正的问题。但是,中央不会承认自己在朱小华的问题上错了。所以有人说,朱小华没事也要找出些事情来,因为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朱熔基。
    
    朱小华的太太和女儿在他被“双规”前几天去了美国。朱小华的太太在丈夫被“双规”一年多以后,也就是在二000年的圣诞节在美国自杀了。女儿回到北京,但已经神经失常。有人说,其实朱小华是朱熔基的牺牲品,朱熔基也曾在一些公开场合为朱小华抱不平。在处理朱小华的事件上,朱熔基憋了一口怨气,始终没有机会发出来。“远华案”扯出了贾庆林是个太好的机会,这样终于有机会让江泽民尝一尝这种滋味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赖昌星、周金伙、郑海雄在央视漫谈录
  • 加拿大为何不让赖昌星“饿死街头”(图)
  • 赵静芝:为赖昌星的“自食其力”支招
  • 胡锦涛、胡扬的罪行远比贾庆林、赖昌星要严重得多
  • 怀念人民英雄赖昌星/草民
  • 郑筱萸:最佩服福建老乡赖昌星,最后悔自己腿脚太慢
  • 陈永苗:对赖昌星,不能用当局的眼光看
  • 陈永苗:以一个史诗般的理由崇拜赖昌星
  • 影响中国50名人榜:胡锦涛第一、赖昌星第三十
  • 不判赖昌星死刑:荒唐的承诺/子曰
  • 就赖昌星一案再答网友“看不顺眼”
  • 就赖昌星一案答网友“看不顺眼”:当局的杀心已收
  • 大鸟王:赖昌星真有什么料没有爆
  • 霍英东与赖昌星
  • 赖昌星以惊人之语影射与胡锦涛的关系?/王光明
  • 赖昌星:我送贾庆林“好礼物”/宋义达
  • 应该立即无条件地给予赖昌星及其家人以人道保护居留签证
  • 盛雪:赖昌星案涉中国最高权力斗争 显经济运作在大陆无保障(图)
  • 赖昌星不可大意,防止在遣返前杀人灭口!
  • 赖昌星在加拿大已经找到工作了(图)
  • 原浙江省委书记王芳警卫员成瑞中走私比赖昌星还要厉害
  • 赖昌星自曝加拿大的“惬意生活” 住宅被曝光(图)
  • 全方位揭秘:赖昌星在加国的真实生活(图)
  • 网友表愤怒作视频恶搞赖昌星:你滚回来(图)
  • 赖昌星获加拿大工作准证 欲从事房地产
  • 赖昌星放言习近平一执政我就回国度晚年
  • 赖昌星手下遭情妇追杀丧命 恶女子被处决
  • 张晶千里追杀赖昌星的得力干将 昨日被处决(图)
  • 深圳报业血汗直递出了个“赖昌星”
  • 现在才知道,赖昌星落马根本就是因为太小气(图)
  • 三次失败抓捕——首次披露抓捕赖昌星同党
  • 最高法:赖昌星不判死刑不会成为追逃惯例
  • 赖昌星为何能密会“二奶”?(图)
  • 赖昌星在加拿大好不逍遥:无证驾驶8年,根本无人过问
  • 移民部提交上诉 重估赖昌星遣返前风险
  • 赖昌星为何信心爆棚 轻松“走遍加拿大”?
  • 赖昌星宵禁令解禁后称会到全加拿大旅行
  • 加拿大证实针对赖昌星的宵禁令已经取消(图)
  • 与赖昌星侄儿签了3年婚约 "某歌星"为何不涉案?
  • master2001T:就赖昌星案件问盛雪女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