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节明:胡主席的崇祯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转载)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曾节明:胡主席的崇祯缘 (博讯 boxun.com)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7/11/2009
    
    有人将胡锦涛比作清末摄政王载沣,现在看来是过誉:载沣好歹成立了各省咨议局(省议会雏形)、搞出了“皇族内阁”、给出了君主立宪“七年预备立宪”的时间表;而小里小气的胡锦涛,连比君主立宪倒退一百倍的“党主立宪”时间表都不愿给。胡锦涛与载沣确有缘分,都是末代摄政的命;其实,比起与载沣的缘分,胡锦涛与明末崇祯帝更有缘分,而且越来越有缘分。
    
    崇祯帝朱由检,琴棋书画俱精、饱读经书理学,却食古不化、顽冥不灵;总书记胡锦涛,能歌善舞会剪花、饱读卓娅苏拉,硬不学无术、颟顸顽愚。
    崇祯帝上台之初,大杀阉党、抓纲治国,颇有太祖元璋“以猛治国”的气势,结果却不懂政治平衡之道,向着东林党人一边倒,袖手空谈挑毛病告状的风气满朝纲,敢于任事的能人被驱尽杀光。
    胡锦涛上台之初,“保先”反腐、“两个务必”、高举延安精神,颇有太祖泽东重上井冈山、“继续革命”的气势,结果却结果却不懂政治平衡之道,向着团派贪官酷吏一边倒,假大空左风气满朝纲,懂经济、愿改革的人打入冷宫、住进秦城。
    
    崇祯帝宁可亡国,决不失面子,死要面子活受罪,死要面子不妥协,在大饥荒大瘟疫国家元气大伤的情况下,同时对闯、献和后金(满清)三线作战,最后满盘皆输、全面崩溃。
    胡主席宁可亡国,也要保党,死保专制活受罪,死保专制不妥协,在中共国危机如山、人心丧尽的情况下,六年来同时对民运、维权和法轮功三线作战,随着经济、民族、社会危机的日趋深化,党国红朝,正快步走向满盘皆输、全面崩溃境地。
    
    崇祯帝死要面子,决不议和,尽管议和可以救亡,尽管闯、清都有议和的诚意;没有议和只有连年征战,为保军费,崇祯帝不得不一再加税派饷,结果恶性循环,继续逼反农民万千,大明帝国彻底覆亡,自己落得“重征皇帝”恶名。
    胡主席死保专制,决不妥协,尽管妥协可以保党,尽管中国反对派多年来都有为和平演变而妥协的诚意,以求减少转型的代价;没有妥协只有“防微杜渐”,为保专制机器镇压截防禁书封笔封网的费用,胡主席不得不一再加税派饷,结果恶性循环,经济更趋恶化,继续逼反访民万千,中共红朝行将覆灭,自己注定落个“中国齐奥塞斯库”的恶名。
    为了面子,崇祯帝惨杀袁崇焕,自毁长城,锯断了撑持大明帝国的最后栋梁;为保专制,胡主席绑架高智晟、抓捕刘晓波,自绝于人类文明,堵死了和平演变的最后缝隙。
    
    面对累卵危局,崇祯帝与胡锦涛,一个咬牙不动摇,一个高唱“不折腾”:面对大顺军的兵临城下,朱崇祯孤注一掷地甩出最后一张玩命牌,在没有结束对清战争的情况下,把吴三桂的四万关宁军调往关内,关外屏蔽尽除,丝毫不顾中华锦绣江山沦于异族的危险;面对骤然上升的维权抗暴风潮,和越来越强烈的政治变革诉求,胡主席同样孤注一掷,跑到沈阳军区训示中共的辽军,时刻准备着重演“六四”屠杀、拉萨平暴;颟顸顽愚的胡锦涛,无视自己不比邓小平的现实,无视军人坐大、军阀上台、自己饮弹赴黄泉的危险,硬是准备甩出那张怂恿军人专政的玩命牌。
    
    可见,崇祯帝的“不动摇”不过是吊死煤山不动摇;胡主席的不折腾就是不惜代价抱残守缺,不惜代价抱残守缺必然瞎折腾,因此,不折腾就是瞎折腾,就是死不悔改,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最后必然带着花岗岩脑袋跨进地狱之门。
    综上可见,朱由检、胡锦涛两人确是奇缘巧合的一对,如同形影不离的孪生兄弟,这种缘分说明什么?我不是佛家高僧,固然无从得知,我只知道:
    至今还在狂喊“决不走改旗易帜邪路”的胡主席,正走在一条通往当年煤山(今北京景山)的邪路上,当年吊死崇祯帝的那棵昏惨惨老树,正惨笑着向他招手。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九年一月六日星期二中午于曼谷家中,同年七月十一日作了修改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节明:杰克逊和“小沈阳”
  • 曾节明: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 末路专制的力不从心(二)——“绿坝门”事件的启示/曾节明
  • 末路专制的力不从心(一)——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曾节明
  • 曾节明:“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 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曾节明、刘因全、陈泱潮
  • 任何社会演进都绕不开政权的关口——驳刘荻的“新演进”说/曾节明
  • 曾节明: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兼驳“科学发展观”
  •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曾节明
  •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曾节明
  • 曾节明先生请联系
  • 朱学渊:知联合国难民署拒绝面谈曾节明有感
  • 驳曾节明先生“泰国动乱的启示”一文/宋友谅
  • 读曾节明《评陈云一文》有感增补:陈云勤读 邓小平腐化/亚笛多星
  • 曾节明: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 曾节明: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 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曾节明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曾节明
  •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隐晦的暴力共产制度/曾节明
  • 曾节明泰国申请避难 谴责联合国难民署拒绝面谈
  • 郭国汀介绍博讯专栏作家曾节明政治避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