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富汗“被连任”的总统/司马南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6日 转载)
    
    我曾写道:阿富汗民主“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避免民主选举中的舞弊现象,以阿富汗社会现有的政治经济文化状况来看,这才是真正长期的挑战。”。可是如今,阿富汗总统选举不存在挑战了。
     (博讯 boxun.com)

    据报道,由于卡尔扎伊的唯一对手阿卜杜拉宣布退出原定于11月7日进行的总统选举,卡尔扎伊成为唯一的总统候选人。阿富汗独立选举委员会11月2日取消原定于7日举行的第二轮总统选举,宣布现任总统哈米尔卡尔扎伊赢得阿富汗总统选举。
    
    卡尔扎伊,一位被联合国调查委员会宣布因为贿选而取消当选结果的总统候选人,在国际尤其是美国的压力下不得不同意重开大选,却因为没有对手而成为符合宪法的“被连任”总统。这不能不说是阿富汗总统选举的戏剧性结果。
    
    阿卜杜拉的退出,缘由依然是贿选问题,此前阿卜杜拉提出三项参选条件:一是撤换阿独立选举委员会主席卢丁,以确保选举组织者保持中立;二是要求阿内政部长、教育部长、部落部长停职,以确保他们不会组织地方官员、学生和部落首领舞弊;三是向阿财政部和宗教事务部派驻观察员,确保阿国库资金不被用于选举舞弊以及政府不会向各地清真寺施加影响。这些条件遭到卡尔扎伊拒绝。阿卜杜拉认为即将到来的大选不可避免“不透明”而宣布退出。并且宣布不会参加卡尔扎伊的政府。
    
    阿富汗目前存在许多制度缺陷,例如独立选举委员会委员完全由总统全权任命,这就不可避免地带上任人唯亲和党派色彩。例如由于总统和立法机构的矛盾不断加深,总统滥用否决权,立法机构呈弱势状态,无法启动有关选举法律的修订进程。再如司法独立也十分有限,以致无法对选举中的舞弊及其他现像进行司法仲裁,本来是内政的大选要由国际社会来判定是否合法。加上整个社会对民主进程缺少共识的情况,因此八月份在阿富汗举行的大选的贿选现象,不会是偶然的现象。这个戏剧性的结果,也是有着必然的因素在内的。
    
    柳暗花明的卡尔扎伊,这位在前总统布什的协助下当上总统并维持密切关系的阿富汗总统,却不是奥巴马政府心仪之人。这位被认为是欠缺领导能力,领导的弱势政府贪污腐败,远远不符合美国及其西方盟友所希望的强势的,有能力的合作伙伴的标准。但是美国人现在别无选择,只能和这位“被连任”的总统合作。阿富汗政局是否因此动荡,还有待观察。但这不会是最坏的结果,毕竟,卡尔扎伊仍然可以被美国掌控着。
    
    阿富汗大选戏剧性的结果,说明阿富汗由于社会、经济、文化的缘故,由外而内产生的民主机制的脆弱,这是美国不得不接受的现实。国会参议员伯利曼呼吁奥巴马总统:现在是增兵的时候了,也是停止攻击卡尔扎伊总统,促进双方关系的时候了,卡尔扎伊不是敌人,基地组织才是。伯利曼的呼吁也是美国必须面对的现实。《纽约时报》发表署名文章说,奥巴马开始缩小美国人在阿富汗的抱负。在国防部长盖茨的建议下,奥巴马放弃了布什时代关于把阿富汗变成西方式民主(Western-style democracy)体制的讲话观点,也小心翼翼地避免使用布什曾经经常使用的“胜利”这样的字眼。一位政府官员强调,美国的目标,主要是在阿富汗确保基地组织不会重建根据地。美国已经在阿富汗花费近25万亿美元,之后还将投入多少目前还不得而知。这个目标能否能够实现目前也是个未知数。
    
    当然,美国人在阿富汗的战略目标不会仅止于此。现在,就等着奥巴马总统进一步明确对阿富汗的战略,宣布对阿富汗增兵计划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钱学森晚年研究特异功能/司马南
  • 把中石油中石化卖给煤老板如何/司马南
  • 独立人大代表司马南选择改变自己
  • 批判司马南/应学俊
  • 司马南借民主绝对化来否定普世价值观/鲁国平
  • “民主杀手”司马南再次挥刀砍向民主/李悔之
  • 李悔之/凤凰网拍案惊奇——连评论司马南文章的帖子也要审查才能显示
  • 新浪网,连与司马南论理的文章也不能登?天理何在?
  • 黔驴伎穷司马南--驳司马南《居心叵测的闲言》/冼岩
  • 司马南的悬赏骗局/冼岩
  • 司马南惧怕同类,方舟子开始“发财”/冼岩
  • 冼岩:司马南、何祚庥的双簧,方舟子的乖巧
  • 陈宽: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互扇对方耳光
  • 胡僵化 习端架 刘云山照本宣科/司马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