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六四”的恶果已“癌变”成绝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3日 转载)
     ——写于“六.四”21周年
    
     作者:严家伟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六四”夜开枪镇压爱国学生与手无寸铁的民众,不仅是对人民极大的犯罪,而且撕裂了中国社会,使中国专制体制下的各种弊端迅速恶化、癌变,终成病入膏肓的不治绝症。二十一年过去了,当时呱呱坠地的婴儿如今已将大学毕业,当年的莘莘学子如今也已人过中年。然而官方至今仍不敢面对“六.四”被血腥镇压一事,向民众做出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虽然已不敢再气壮如牛的将其称为什么“反革命暴乱”,而代之以语焉不详羞答答的“政治风波”。企图以其“瞒和骗”的老“战术”让民众逐渐淡忘。但“六.四”屠杀的枪声,是任何“太平盛世”的颂歌也无法将其淹没;“六.四”血染的风采,是任何墨写的谎言也无法掩盖。从当年袁木之流的巧舌如簧,到而今御用文人的妙笔生花,均无济于事。屠杀爱国学生就是民族的千古罪人,镇压民主运动就是十足的犯罪行动!推不脱,也赖不掉,用什么“中国经济上的崛起已是不争的事实,世界上很少有哪个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日新月异”,用什么中国已“全面开放,人民享有很大自由,国际地位稳固上升……”—类的假、大、空的文过饰非之词,也掩盖不了那场滔天的罪恶。
    
    恰恰相反,“六.四”一开枪,不但使当局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把邓小平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不但使中国刚刚开始的民主进程被扼杀在“萌芽状态”中,也使贪官污吏,奸商恶富一齐雀跃欢呼,弹冠相庆。本来1989年爱国学生最基本的诉求就是反对当时以“官批、官倒”为主的腐败现象,根本不是某些御用文人所歪曲的什么“挑战党的领导”。然而这时以—批高干及其家族为代表的“太子”、“公主”们,已经构成了一个特殊利益集困。“官批、官倒”就是这一帮子人正在进行的狂欢的盛宴。因而爱国学生的诉求,当然“伤害”了这—帮子人的“感情”,当然“冲撞”了他们的“核心利益”。所以一开始,官方的态度就是十足的僵化与强硬,全无丝毫妥协和解之意,惟有镇压屠杀之心。1989年《人民日报》的“四.二六”社论便已经为后来的血腥镇压定下了基本的调子,该社论将爱国学生“定性”为:“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然后又称其为“制造种种谣言,蛊惑人心”,就这样血口喷人,还犹嫌不够,更进一步上纲上线地称为“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就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
    
    这完全用的是“反右”、“文革”中对“阶级敌人”、“反革命份子”使用的诛语。由此可见当时党内一批铁了心要抛弃政治改革、走独裁专制道路的当权派,趁赵紫阳访北韩不在国内的时机,便已下定决心要对党内外—切妨碍他们既得利益的“异已份子”痛下杀手,彻底清除。所以不管学生“妥协不妥协”镇压已是人家的“硬道理”,也是人家必须执行的“既定方针”。当然更不是当局所谓的什么“催泪弹、橡皮子弹数量不够”才“只好”用了杀人的真枪实弹,这类滑尽天下之大稽的拙劣辩解。
    
    “六.四”开枪镇压,不仅当权者用“左手”关上了中国政治民主改革的大门,同时也用他们的“右手”为—切贪官污吏,奸商恶富打开了全线放行的绿灯。给贪腐奸恶注射了一针高效的强心剂。实际上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们,谁敢来反什么“官批官倒”,反贪腐、反官商勾结,“迎接”他们的就是坦克和冲锋枪。现在有枪杆子为你们保驾护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们还不大展宏图更待何时?于是随着“六.四”镇压的“胜利”,贪官污吏,奸商恶富一齐摩拳擦掌,粉墨登场,官贪商奸,假冒伪劣,坑蒙拐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明目张胆掏国库、明火执杖刮民脂、“流失”国有资产、强夺民宅民地。合法与非法并举;巧取与豪夺齐施。大刀阔斧驱工人“下岗”,如狼似虎占土地折房。教书育人的学校成了暴利地,救死扶伤的医院成了生意场。正如坊间顺口溜所云:”“房改把你的腰包掏空,教改把你二老逼疯(交不起孩子的学费),医改给你老兄提前送终”;“贪官奸商大发财,掀起了吃、喝、嫖、赌的新高潮”;“辛辛苦苦几十年,一觉醒来成解放前”。其实本人就曾在“解放前”生活过,哪敢如此胡来?国民党执政时,许多大学都是免费的。当时的公立医院都是收费低廉、非盈利的单位,更不敢因病人无钱便见死不救。哪个国民党当官的敢去强占农民的土地,强折老百姓的房子?蒋介石在奉化祖坟旁想买一块农民的地与住房,那位农民就是“不顾大局”,就是不卖,蒋介石最后只好向这位“钉子户”让步不买了。
    
    可是随着“六.四”镇压的枪声,才刚现端倪的如“官批官倒”之类的权力贪腐,社会分配不公,贫富两极分化等一下子就像决了堤的洪水,失了控的瘟疫一样,堂而皇之地“崛起”,一发而不可收拾。所以“六.四”开枪不仅造成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大倒退局面,更揭开了中国的贪污腐败,社会不公,贫富两极分化的“大跃进”篇章。如此的“日新月异”真是“不争的事实”,世界上也没有哪个国家敢与之相比。故今日社会的诸多弊端,虽自毛掌权就已开始,但泛滥成灾,极端恶化则是“六.四”后急剧形成的。所以重新评价1989年爱国学生的民主运动,彻底否定“六.四”镇压之罪错,是解决中国当前政治体制改革和社会分配不公,两极分化等问题的关键中的关键。当局如不更弦易辙,不突破这个“瓶颈”,—切无从谈起。对89爱国民主运动的态度,也是检验每个人是站在极权专制一边,还是民主自由方面的分水岭和试金石。
    
    虽然二十—年过去了,全世界的华人和支持中国民主事业的外国朋友,每当“六.四”来临都会有各种规模的悼念活动或烛光晚会。不仅寄托人们无尽的哀思,也表达出人民对民主、自由、人权的认同。其中尤以香港和台湾以及在美国、加拿大等国的华人,其规模更令人感动。每当我看到这些动人的场景,似乎又听到了当年那罪恶的枪声,那“恸哭连千户,随风憾古城”的悲壮,以及后来在全国各地掀起的“追查”活动的恐怖。但人民是杀不完、也是吓不倒的。
    
    “历史没有终结,记忆还在燃烧”。行文至此,仅以如下诗句作为“六.四”二十一周年的留念:
    
    英烈热血染京城,“六四”光辉照汗青。
    国人忍死唤民主,几处今宵垂泪痕?
    
    2010年“六.四”二十一周年前夕完稿
     首发<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国莉:愿六四民主的英烈与中国访民同在!
  • 中国国民都应该站出来要求平反“六四”/张翠平
  • 老秦人:感怀“六四青年节”21周年
  •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陈维健
  • 六四是一次暴力催眠/草蝦(图)
  • 六四镇压与当代维权抗争/郭保胜(图)
  • 二十一年的六四奇迹/刘诗之
  • 纪念六四,论坛头像创作大赛/鸟博(图)
  • 我们不能忘却的1989——纪念《六四》/张子霖
  • 六四临近,致中国民政部公开信/武文建
  • 吴高兴: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 让“六四”重新进入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秦孟和
  • 戒严部队六四屠杀的动力/纽约新闻评论员
  • 共产党跳楼富士康才不跳楼---兼谈八九六四大屠杀若发生在1926年/赖宇鑫
  • “六四”和九一八是华人哀悼的日子/赵景洲
  •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侯文豹
  • 被六四枪杀腰斩的三十年改革
  • 雷火丰:“六四”二十一周年,让我们再出发
  • “六四”——我们不会忘记/任君平
  • 六四!武汉市发改委网站多个栏目开天窗(图)
  • 新书《北京的鬼》震撼的一章:锅盖头——六四死者口述(图)
  • 强烈抗议贵阳警方为阻止纪念“六四”所采取的打压行为(图)
  • “六四”前夕,北大未名BBS版主以辞职向校方抗议(图)
  • 六四前夕,400上海访民齐聚老北京南站
  • 深圳卫视因播出“六四要平反”画面遭处分(图)
  • 王丹:关于六四推特网聚
  • 六四监控风声紧 内地警察破门暴殴女访民(图)
  • 余杰:是从“六一”到“六四”,还是从“六四”到“六一”?—— “六四”屠杀二十一周年祭
  • 临近“六四”,重庆多名异议人士被监控
  • 《零八宪章》论坛:六四21周年公告
  • “六四”临近 刘贤斌被“上岗”
  • 四川遂宁异议人士聚会纪念“六四”(图)
  • 国内民主党人张贴标语要求平反六四(图)
  • 天安门母亲祭文悼念六四亡灵(图)
  • 南方都市报巧妙画出六四坦克人/郑存柱(图)
  •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访民集聚区戒严
  • 天安门母亲:献给“六四”大屠杀的死难亡灵
  • 民主人士在西安举行悼念“六四”烈士仪式(图)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谁这么敏感——我所经历的09六四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