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秘密印钞机:中共绝症晚期最后的输液器/亚笛多星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亚笛多星更多文章请看亚笛多星专栏
     2009年以投资、技术为理由申请赴美国、加拿大移民定居的中国户主激增,同他们一起远渡重洋的还有他们夫人和孩子、财产、崭新的梦和对他们这个问题祖国滿肚子爱恨交加的情愫。
     太平洋上,人们看见:因宇宙星球吸引力法则造成方向各异、颜色不一的洋流交错现象,使得我们不能不想到1949年和1949年这二个令许许多多人命运颠簸交错的动荡年份。 (博讯 boxun.com)

    
    1949年5月前,远东最大最繁华的上海,工潮学潮乃频,通胀不停,央币崩溃……上海出现了建埠以来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潮。
    同上一次1937年7月7日日本人正式攻打中国大上海逃难潮,流向中国西南而不同的是:悲壮逃亡的主流方向确是台湾,也不是战后冷战期的欧美。绝对不是北方的红苏联。
    相反的是,1949年及1949年后,另一种热爱“红色光明”中国的海外华人确带着他们的家眷和知识,舍弃民主国家,投奔专制营垒“扑灯的飞蛾”般地逆流而归。
    没过多久的事实证明:别离者逃亡的对了。不逃的、归来的,大错特错了。
    
    1949印象使得大批香港精英家庭,几十万社会精英家庭人员选择英属护照,。几千亿港币资产在解放军装甲车进入前,逃离香港怕被瓮中捉鳖。红色中国正式泒兵接管香港的1997年前,也发生数额不小,标的欧洲、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移民潮。
    在全世界各地的许多精英华人家庭,因脱离了中国大陆反反复复的专制洗脑环境,人类无所不有的共产主义丑闻,遂使得他们胆颤心惊地认为:祖国再好,只要有共产党极权制度,她只是一只花彩CHINA的外表亮丽,内里纯净与龌龊缠绞在一起的“瓮”。
    
    据悉:2010年1月起决定及时体面“逃离”专制资本中国而申请移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家庭大大超过2009年的申请移民数字。
    
    好奇的人们会问:“同文同种同语的盛世祖国不呆,偏偏大老远去洋国异域生活,为什么?”
    不用问。这不是一个难以解开的秘密。即:共产党体制内的王、候、公、爵一班红色可汗们同天下精英家庭户主,比一般早已没有了灵魂信仰的普罗大众更清楚地看到:这个缺了国家信仰灵魂;缺了核心智慧产业驱动;缺了社会稳定的配套系统;严重缺了正义文化内核;唯资本利欲是图,危险指数日益升高的中国,是全世界自二战以后最易出现毁灭性内政动乱的一个策源地。
    
    曾庆红等许多共产党前辈的子孙括许多不是共产党前辈人物的大员子孙,带着他们红色老子权力提炼的巨额“脏产”喷泉式般地飞向共产党理论上的敌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移民置业并与祖国铁幕划清界线。说明他们的精明,他们的前卫。
    
    1979年邓小平决定重启1949年被共产党推翻的资本制度---改革开放之初,红色可汗元老们的革命儿女,党的子孙没有资本象今天那样,在西方开创一个亿万两黄金井冈山。
    最初之所以不能如愿实现金银之梦的是:当时中国公有制度的水太清晰太透明了。那些是铜墙铁壁的国有财产?那几样又是集体资产?那几个又是人民可怜巴巴的一点储蓄,真是泾渭分明。
    还有一点,就是天下任何盗贼在翻墙偷盗前,都会全面侦察、盘算下手的时机。
    这一点,会逮国有资产金老鼠的老猫邓小平,自然十分清楚的:经无产阶级革命教育及阶级斗争整肃运动多次洗礼的猫头鹰般机敏的人民,守护国家财产的眼睛是雪亮的。1979这个时候直接下令他们的子女,越过人民法规进国家金库搬砖。显然不可以行。
    以规则破规则及制造混乱,浑水摸鱼,从来都是共产党的传家宝。只有把私有制这只老虎,引入公有制社会,造成浑水现象,方可摸鱼且摸的是大条大条的“金鱼”。
    老猫同他身边的犬儒知道:鱼水世界,各链其食。
    体制外的人民,唯靠动物肌肉运动、智慧技术、血汗时间积累获得有限私有财产。
    体制内的人靠手中的权力捞一堆浮财。
    体制内高层的人可在神不知,但鬼可知的过程里捞得金滿银滿。
    邓小平遂下令改革开放。让“咱家的虎子”,大员们贪婪的老虎,只能捕捞小虾小鱼的民众小猫咪们一齐出笼。
    1979年一次以没有硝烟;没有竞争规则;没有舆论监督的重新瓜分社会公有财富竞争主题为社会颠覆,就这样开始了。
    很快1%的中国人占有中国65%以上的私有财富。巨大不公正的贫富差距使得社会创口越来越大、越来越深。
    由中共太子家属官僚子弟为主体的中国红色移民潮和以富豪、中产人士、智慧技术人才为主体的中国白色移民潮,就是不早不晚地踩着这个风口浪尖的拍子,翩翩起舞,八仙过海。
    孩子们能走的走吧!从内脏到骨髓到大脑早已患了晚期肿瘤的共产党巨人,气数已到。如果没有国家印钞机群日夜加班开着?如果越来越贪婪的国家政权,没有印钞机这样的输液器吊着,他早己呜呼。
    走吧!孩子们!西方好!有很多钱去西方更好。让我们这些老骨头撑着,至少可用红色暴力的机器封住人民的五官。流逝的时间,会使一切仇恨腐败的目光,渐渐远离你们。
    
    回到现实,我们看见:国家之舟依旧处在巨浪的颠簸之中,血汗工厂、出口创汇、汇率讹诈、中央印钞、地方买地、官商勾结财权交易、无度地透支未来这七样救生工具…依然不能使红船驶出风高浪猛的激流礁域。
    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胡锦涛危机执政的七样救生卫具打掉六样,只剩一样完整:印钞、印钞、再印钞。
    1、 中央重拳打压房地产旨在控制地方政府用土地当印钞机。
    2、 80后90后的一代无产阶级劳工青年,不再象上二代人那样认同血汗工厂象没有灵魂的动物一样活着。毋尊严不如死。
    3、 世界早已察觉北京用不阳光的汇率为武器,损害世界人民和中国穷人的利益。并用强有力信号告诉北京:该收手了!
    4、 没了土地要素;没了房地产带动经济的增长;没有了丰富的交易筹码?官商交易的管道日益收缩。
    5、 透支未来的钱,不就是向银行借钱,政府用发行股票债券为采血机,向未来子孙借款吗?问题是:普遍人民口袋钱最后只剩下一点点孩子结婚、老人看病养老的钱。枯槁之民何以有血可抽?普国之地医疗、教育、资源收费站比比皆是。此术不灵。
    6、 世界己捂住口袋,工潮频起、资源能源价格上升使得原有通过出口创汇充数GDP的可能越来越小。
    
    北京知道:中国的经济连同他们的政制有效统治,己经走进绝谷。如果没有了印钞机、洗脑机、机关枪,他们早己象20世纪90年代共产党苏联东欧那样,解体崩塌。
     这是个以资本说话、走路、思维、交换的时代,没有了可维系这支近6000万党、政、军、技人马运作的资金,受损的忠诚度使他们要么加剧盘剥人民,要么倒向人民一起易帜。其二、中国年实际GDP如低于8%就意味着四个危险的火箭弹1、中国军队、中央、地方就失去近十万的综合收入。2、资本的缺乏,影响中央和地方为带动就业的基础建设投资。3、将直接影响每年近二千万刚走出校门、城门、家门、营门的青年就业。
    办法还是那一个:开足印钞机。
    
    冷战时及冷战后,西方许多研究共产党专制国家智囊及情报部门一直把长焦镜锁定在对象的政治、军事、外交方面。予对象经济的研究,通常使用广角镜头。
    当然西方各国一直有机关在追究研究共产党国家强大的货币部队---印钞机,开关机的频率;印钞机群开机时间的长度;印钞的当量;投放社会的节奏和速度;社会反应的张缩力和一国人民的承受情绪的反应。
    事实证明:红色印钞机这个秘密堡垒,一直是所有共产党国家严防把守不亚于国家战略情报中心、军事布署、核所、党的内部枢秘最高核心机密。
    西方可以通过卫星、电讯拦截监听破译、外交工具、商务旅行手段基本精准地记录对象国军事基地、机舰动态、陆基战略部队调动与布防、国防生产的布局、军事将领的升迁调动等。但想窥视共产党中国的神秘印钞机群的即时情报,难如登月。
     北京当然知道:恋财的人民只要迷信人民币,就会紧密依赖共产党的统治。道理很简单:人民的储蓄中的动产,股票、证券、债券的记帐符号,都在共产党牢牢统治的“瓮”中之库里。
    中国人民很少跟踪、研究中共央行,究竟以牛奶稀释的盗窃手段赶印了多少“编号”的新钞票及中共央行源源不断秘密投向市场新货币左下角的“代码”?要破译这个秘密“编号”“代码”流量数据,非一个民间智囊中心甚至一个省级的研究院能担当的。只有国家专项资本投入的一国庞大的“国际货币研究中心”才能开展跟踪、研究、破译的任务。
    有位学者曾经告诉我:一旦人民即时知道共产党用疯狂印刷人民币手段,不断盗窃人民动产财富时,掌握其在社会实有财金总额之外,不停顿地开足马力赶印刷真版“假钞”稀释社会真钞的规律、节奏、强度、政治动机时,那将是一种令人民产生火山情绪的事。
    沮丧的人民知道:他们一家几口每天每月每年,起早摸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根本追不上人民币贬值的速度。
    意味着:有一百万银行存款的北京回先生一家三口,每年通过勤奋劳动赚得的十万元,除去柒万支付刚性开支,余下三万元存入一百万元存折,变成103万元,其实老回103万元货币真正的含金量,一年缩水不低于30%.
    北京老回先生100万存款,在2005年在首都五环地段可买150平米的商品房。到了2009年100万元人民币在五环地段只能买30平方米的一间房子。
    高明又无耻的中央政府贼喊捉贼地把房价陡然上升,人民币急骤贬值的责任一古脑儿地归咎于地方政府、房地产开发商。
    央府又无胆向人民、向世界、向地方政府公布其每年通过只有中央政府才有的印钞权行权情报和每月每月非法偷偷印花的“问题人民币”是五万亿?八万亿?十万亿?
    拥有地方党政官员任免权、监察权、纪检权、调查权、双规逮捕权的北京比任何部门、任何人,都清楚知道地方政府官员的根根贪腐的软肋。
    没有一个金皮红心的地方官员敢斗胆质询:每年那么多的货币从哪里来的?拥有无限印钞权的中央政府,在节节隆升的泡沫货币里是一个什么角色?
    北京知道:全世界的金融情报机构尤其是美、英、法、日、荷、德、瑞、俄、印、巴西十金融强国的部门,一直在跟踪破译人民币疯狂“膨胀奥秘”。
    专门搜寻中国的货币动向的国外的金融灵犬,过去最常用的方式:1、通过每年春节前,中国所有银行喷泉式流出的“崭新货币”左下角中的神秘“编号”“代码”。(这是中央政府万亿“问题货币”假借中国农历春节最陶醉、大意、忙碌之际,偷偷进入市场的一个高峰期,也是一个每年一度的最好时机。)2、收集、下载、搜索中国财政部、央行、中国各省市财政年鉴、报告、统计…中国中央及地方政府每年三月二会公布的国民经济报告书。3、中国官方媒体披露有关中国产业和进出口数据。4、中国的证券债券市场等。
    北京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因为人民一旦醒来,意味印钞得透明守法。人民一旦耳聪目睹,中央政府不断将印钞机当作盘剥人民的抽血机日子行将告终。
    北京每时都在提心吊胆,他万分担忧世界各国的金融警犬随时可能破解中国中央政府的印钞秘密。为屏蔽国际视线,北京采用电子雾、超级谎言、航空金箔干扰雷达波搜索的伎俩,适时抛出许多障人耳目颠倒数据的财政年鉴和经济报告书。
    尽管这样:西方己初步识破了北京为拯救已经严重倾斜的中国专制红船,不得己才使用人类深痛恶绝的下三滥作法。
    私有财产,体现人类用有限生命创造生存价值、装甲尊严的一种很私有的东西。人民把钱存放在国家银行里,理论上储户是把个人的货币借给了国家银行,银行得以用此钱,借贷给社会上需要用钱的债人。银行由此坐收红利。国家银行有不可虚化的捍卫人民债权人--储户的金本利益即:既不能让储户的存款数字变小、受损、流失,也不能将储户存借给银行的钱,用疯狂印钞手段,不断地吃一块、切一段、挖一口。否则,国家银行中必有一个只有胡锦涛一干政治局大员及中共中央财经办公室的枢秘人员才知道的“特别货币秘密盗窃处”。
    据中国权威机构报道:2000年全国人民在银行中的总储蓄数不足十万亿人民币。
    2005年中国财长在一次公场合透露:人民币总存款18万亿到了2009年人民币总存款接近50万亿。其每年快速增长是中国年GDP二倍以上。
    2009年北京房价较2005年房价保守对比增长6倍。从北京、西安、上海、成都、深圳五地印钞机群不断下线叠起的红毛大币,象一个个巨型千斤顶一样,撑起云霄中的房价。
    2000年中国沪深股市总市值不足十万亿。九年后的2009年中国沪深股市总市值接近五十万亿。2010年因中国所有产业和萎缩严重影响财政。为填堵溃口不断加大的中央财政,中共启动了另一型号的印钞机群:推出创业板、增发中小板、极速抛出主板新股,一个个代码不同的货币7砂袋,通过中国股市这架龌龊透顶的皮带输送机,投进了中央财政溃而未崩急湍的决口中。2010年新股上市速度同比超过2009年2008年二年总和。
    这还不包括最近几年中国城乡居民为买房付出的几十万亿人民币。
    中国出现了二个人类奇迹:1、人民与国家的钱不是越用越少,而是越用越多。2、中国的经济增长代价、发展成本越来越大,失业及根本不想劳动的人,越来越多,制造业日益萎缩,资本绩效越来越少。奇迹的是:货币财富数目字在朝膨胀、递增日日火箭升天的方向发展。
    用我的话说:世界经济学家也许都该患胫椎综合症了。因为,不用整日低头研读中国资讯,只管经常保持一个仰首的姿势,盯着中国的货币飞弹上升的尾烟就够了。
    每年新的宽松货币喷泉式投放、股票债券总市值的疯狂膨胀、人民为保值财产而购房屋付出的天文数货币、滚滚逃亡海外的真金白银,中国人民在中国各家银行里竟然还有近五十万亿的储蓄总额。凡此种种从2000年起至2009年,每年井喷上升广义和狭义上的货币总额,在绝对数量和质量上十几倍超于GDP中国每年10%至14%增长.可见,飞速运转的秘密印钞机群支撑着胡锦涛盛世中华的幻影假象。
    2010年5月中国官方人民网、央行网、江西网报道:由西方进口,投资13亿元,亚洲最大最先进的印钞厂将在江西扩建。服务华南,滿足华南地区经济快速增长的货币供应。他显然不会是一个省灯节油的道具。
    中国的人民币同1944年的德国马克、1948年的金圆券、1992年的金卢布、2006年的津巴布韦币、2010年的朝鲜币一样,己经失去金融灵魂真正的内核属性:国家主权诚信。
    针对这个即严重损害中国人民基本利益,又严重破坏公正的国际金融秩序的人民币大问题,世界20G己一致强烈要求人民币尽快升值并制定了人民币升值的限时表。说明:导致人民币的政治化的源头性人物,不是20G,而是总喜欢秘密行事,从不喜欢使用国际透明规则办事的政治中国领导人胡锦涛。
    因并不想中国崩溃的西方给足了中国政府改错向善的机会和面子。这是西方的拳术对付胡锦涛的拖赖太极。
    西方之所以没有一针见血地指控中国印钞机,不但是国内抽血机,也这国际抽血机。急迫的问题是:金融海啸己使原本丰血的西方变成了临时贫血的区域。她经不起人民币印钞机的轰鸣声。
    联合团结的西方迫使人民币升值、解决人民币汇率问题的另一种译语:“尊敬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智慧、亲爱的胡锦涛先生:请您下令你的内阁大臣总理和财长,尽快停止印刷投放“问题货币”。历史证明:一切用违背宇宙理性,国际正义法则,采取以恶制恶的不负责任手段的国家,最终将自食其果。从您和您政党的角度看:唯疯狂印钞才能为中国共产党这条贫血红龙输液。您可继续坐骑在龙头上。但在正义宇宙天眼里,您这样做其实是在给你的金字塔形0.618处的统治中心位置上安装了一个威力无比的计时炸弹。您还这样做的结果是把起爆器的按钮,交给了您真正的主人—中国人民。……”
    是的,我们万分焦虑中的元首,胡锦涛先生,您眼前的钟,同西方那口钟都在“咔咔”走动。
    屈服西方的要求,立即关停、拆卸中国的问题印钞机,那么必然导致财政严重危机,捉襟见肘的中央和地方财政最多只够供养6000多万体制人员的一半即:3000万人。胡锦涛只有提前进行民主政改。
    如果胡锦涛被迫率全党进行民主政改,中国的太子党、上海帮、俄泒军人就会令胡锦涛成为赵紫阳第二。中国也会更加大乱,除非他完全控制军队和内卫系统。
    胡锦涛会象花岗岩石硬顶,世界联盟式的贸易金融制裁会使得危机中的中国雪上加霜。
    这是中国多年积累的万丈雪峰前一粒可怕的雪球。有足够可能会引发社会大分裂大解体。
    流量流速加大的中国人出境移民潮;风起云涌的访潮、工潮、农潮、被拆迁私房的民怨,层出不穷的警民冲突、民族地区动荡加剧等同中国秘密印钞机群极速疯狂的运转有不可割裂的逻辑关系。
    中共秘密的印钞机群会停下来吗?肯定停不下来。他不仅仅太爱、大眷恋、太迷信这些口吐金子的印钞机。而是:印钞机群己经成为患晚期专制绝症中共心脏里的一个起搏器,一套输液器。
    OFF?就“光荣壮烈”了!
    
    本文收笔时,欣悉北京刚作出的决定: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
    奥巴马总统先生闪电般作出:欢迎中国政府这一务实进步的决定。
    国际金融大鳄们又一次嗅觉到:21世纪金融大围猎的号角、猎犬、猎物、猎机、猎场的剧情真的来了。
    我不怀疑:如果国际金融超级猎户们一致看到,未来以面额更小的人民币较之过去的汇率,换取面额较大美元货币。首先境外热钱会极速流入中国,待人民币升值后再撤离中国回师大本营。中国境内的美元也会跟着加速外流。中国民间可能会出现人民币大挤兑、大兑换、大转移的现象。人民储存在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及所有国家为控股的地方银行里的本币和外币,会快速提出存入外资银行或换成外币以多种渠道或以蚂蚁搬家式的手段存入境外银行。
    如果此类情况真的出现,悔青了断肠的胡锦涛红色王朝,就得为中共在过去九年里超级疯狂地抢印几十万亿“问题货币”而埋单。
    中共总有一天会知道:秘密印钞机,不仅是王朝衰竭心脏的“起搏器”“盐水吊针”,也是一把双刃剑。
    抓紧印吧!北京,印钞,就是磨剑,继续磨吧?
    铸剑者死于自己的剑下,捕蛇人到头毙命于蛇口……这类历史典故之光,己照耀走进政治宿命管道的北京。
     亚笛多星
    2010.6.2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红歌》重震 红潮又起象征什么?/亚笛多星
  • 降服伊朗、围猎朝鲜:看美中核心价值的巨大差异/亚笛多星
  • 跃动在上海世博会上的“行为艺术”/亚笛多星
  • 中国外交:凌乱的红帆与航舵相悖的哀叹/亚笛多星
  • 九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百年留学:日俄美在三次改变中国大潮中的影响/亚笛多星
  • 七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二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六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四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一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 2009春节晚会有关大陆与台湾的政治相声/亚笛多星
  • 大陆有关台湾的十个政治笑话/亚笛多星
  • 大陆有关台湾的十个政治笑话/亚笛多星
  • 震荡的台湾 民主的伤寒/亚笛多星
  • 由天安门广场的金条评:季羡林的“红卫兵秘书”/亚笛多星
  • 中央允许各省举债能阻止地方财政的破产吗?/亚笛多星
  • 余杰打雷:莫将罪犯当英雄,杨佳可比希特勒 ?/亚笛多星
  • 读曾节明《评陈云一文》有感增补:陈云勤读 邓小平腐化/亚笛多星
  • 三评中美2010链式对抗的得与失/亚笛多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