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说金/焦国标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06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 焦国标
     (博讯 boxun.com)

    ●北韩金家政权最大的罪恶就是反人性。金正日死,他的大儿子都不能参加吊丧,反人性啊!不过,像金正日这种无人性的东西,遭遇长子无法抚棺送别父亲的憾事,也是应得的报应。金家三代世袭,是对全人类的侮辱!金家不亡,天理何在?
    
    世界六十亿人,恐怕五十九点九九九九亿人希望金正日早日死掉,好让朝鲜人民尽早丢掉这个重轭,可是人叫人死天不肯,天叫人死活不成,某日一打开电视机,说金正日死了,国际政治天空中一朵令人恶心的乌云,就这么随着电视机按钮嘎嘣一声,隔梁翻跟头上那一间去了,多轻松啊,实在简单极了,你不能不发自内心赞美上帝伟大。耶稣说,只要上帝不允许,哪怕一根头发,都不会掉下来;世界至巨至微,无不在上帝掌控之下,包括金正日和卡扎菲的生死,所以根本无须为任何邪恶政权犯愁犯堵。
    
    金正日是欧美民主世界的心病,必须除之而后快,可是人手除之谈何易,无辜者的血流成河而暴君独夫还未必能除掉。然而在人不行,在神无所不行,上帝只动一动小手指头,这个国际政治恶棍就完蛋了,而且找不到任何报复、怨恨的对象。
    
    专制国家只能依靠领导人生命本身的自然淘汰律,老一代死了,人民才可能看到国家变化之机,实在是可惜。死人按理应该表示哀悼,可是对于萨达姆、卡扎菲、希特勒、金正日、卡斯特罗之流之死,我们只好不那么讲人情,祝贺一番了。是独裁者自己先把自己混成让人恨其早死的恶棍,不是我辈不讲人情。商朝老百姓就曾咒诅纣王说:“你这个日头什么时候死啊,让我与你一起死我也愿意!”
    
    对于金正日死亡,韩国政府只向北韩民众表示哀悼,而不向北韩官方和金家表示哀悼,真是莫名其妙。不向北韩官方和金家表示哀悼,做得对;向北韩民众表示哀悼,实在匪夷所思。北韩人民的大害虫死了,本是人民弹冠相庆的时候,你哀悼什么?逻辑不通,匪夷所思。
    
    极权最大的罪恶是反人性,金正日死,他的大儿子都不能参加吊丧,反人性啊!不过,像金正日这种无人性的东西,遭遇长子无法抚棺送别父亲的憾事,也是应得的报应。
    
    金家三代世袭,是对全人类的侮辱!
    
    北京吊唁金正日称:“金正日同志是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伟大领导者,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朝鲜人民建设朝鲜式社会主义强盛国家的伟大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勋。”“金正日同志虽已溘然长逝,但他将永远活在朝鲜人民心中。”看到CCTV里这样唁文,我恨得想撞墙!这样措辞,极大地伤害了我这个中国人民的感情!不是我一人有此感,一博友这样说:“看来它真是不能代表中国人民了——它太反人民了。”唁电还说,金正日同志是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他以极大热情继承和发展了由两国老一辈革命家亲自缔造和培育的中朝传统友谊,同中国领导人结下了深厚友谊,有力地推动了中朝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不断前发展,中国党、政府和中国人民对金正日同志的逝世深感悲痛,中国人民将永远怀念他。学者吴祚来就此“郑重申明,金不是我的好朋友,他残害朝鲜百姓,是我的敌人。”我也必须声明,金也是我的敌人。
    
    抱热狗屎取暖,只会把自己弄臭。
    
    有人说中国对朝鲜的残害远超俄国对波兰的残害,初看这句话,我极受震撼!作为中国人群体的一员,那一刻,我突然感到自己竟被中国统治者搞得罪孽深重。我愿意历史风水轮流转,让朝鲜有朝一日也残害中国,就像今天中国残害朝鲜一样。
    
    中国有个认识误区:朝鲜民主了对中国不利。实际上相反,朝鲜民主了更有利于中国。试想,如果朝鲜像韩国一样民主富裕,何害于中国?中国并不需要朝鲜这个防震垫。中国若与美国为邻,绝对比与金家的朝鲜为邻更安全,最起码不用担心朝中之间爆发移民潮。金家的朝鲜就是中国的一个皮外肿瘤,害了双方,也丑了双方。
    
    有人说如果找伴娘你肯定会找个比你丑的,中国需要朝鲜衬托,这样起码能保持倒数第二的位置而不至于垫底。有道理。但是岂不闻李笠翁言“真色何曾嫉色,真才始解怜才”吗?拉这样的陪衬就说明中国不是真色真才。
    
    世界上的民族分两种,一种是瓜蔓民族,一种是乔木民族。所谓瓜蔓民族,民族心理和文明状态像瓜秧,只会在地上爬,直不起来,艰难匍匐在自然力和政治力之下。乔木民族相反,用科学挣脱自然力,用民主挣脱政治力,下扎厚土,上指蓝天。区分瓜蔓民族与乔木民族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哭丧。金正日死,毛泽东死,全民哭得在地上打崴崴,不哭的该死,就是标准的瓜蔓民族特征。博友王玄烈先生据此跟帖云:“瓜蔓民族瓜蔓抄,匍匐种类匍匐活。”
    
    网上一个贴子,说朝鲜有一位二十六岁的女舞蹈家,得过人民功勋奖章,趁到中国演出的机会逃脱,跟辽宁一个农民结婚生子。儿子不到一岁时被发现,朝鲜要求遣返,中国警方送人到边境。朝方人手里拿着一根铁丝,一把榔头,人在界桥上一交接完,就当着中方的面用铁丝穿过她的脸,用榔头敲碎她两个膝盖,拖走了。金家不亡,天理何在?一个为中国人生了孩子的朝鲜女人,能把中国的地压塌吗?多一个她能把中国人的生存空间塞死吗?中方为什么一定要把她交给魔鬼?
    
    2011民主增量大盘点:这一年,独裁者杀了一个(利比亚卡扎菲),死了一个(朝鲜金正日),判了一个(突尼斯本阿里),滚了一个(也门萨利赫),审着一个(埃及穆巴拉克),乱着一个(叙利亚阿萨德),疯着一个(伊朗内贾德),癌着一个(委内瑞拉查韦斯),衰着一个(古巴卡斯特罗),吓着一个(您自己填)。越明年,独裁者将在这个星球所剩无几。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1939423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焦国标:高压之下的精神贵族 (图)
·焦国标:树殇——《黑五类忆旧》第16期卷首文
·阮次山的源头活水/焦国标
·感念曹天弟弟/焦国标
·雷洁琼是不是百岁巨骗?/焦国标
·钉穿毛泽东头像/焦国标
·焦国标:抗议孔子和平奖
·焦国标:贫乏的苏联一党独裁
·焦国标:中国媒体的一厘米主权
·焦国标:看奥巴马怨王沪宁
·焦国标:司法局是专骟律师的吗?
·焦国标:中國人的非正常活着
·焦国标:中国何时能开办耶稣学院?
·给党内民主开十剂药/焦国标(图)
·焦国标给北大独裁者吴志攀的公开信
·焦国标:写着杂文进北大
·杨佳可能死不见尸、灰/焦国标
·焦国标:“在头脑中挖洞”
·焦国标:“在头脑中挖洞”
·焦国标的《讨伐中宣部》解禁
·焦国标寻人启事
·焦国标书法精品拍卖告白(书法4幅) (图)
·六十年文学文献一片空白/焦国标
·焦国标编辑的半月刊《黑五类忆旧》第二期目录
·焦国标:大连王春艳控诉拆迁吏
·遵義驻京办副主任上访12年無果說明了什麼?/焦国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