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梦想的力量----我的自白书》/秦伟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3日 来稿)
    昨日的晚霞,分外绚烂。走在下班的路上,湛蓝的天空中漂浮着像棉花糖一样族拥着的朵朵白云,迎面吹来一阵清新的凉风,好不惬意!也许,这样的场景对于一个美国人来说,再普通不过了,但对于一个刚从大陆过来的80后年轻人来说,却是倍感珍惜和感恩。要知道此刻的中国正是高温酷暑,而每天必需的洁净无污染的空气对于民众来说,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奢侈品。
    
     三个月前,我和家人还在刚入住不久的大房子里讨论着未来发展的种种可能性,今天,我已在美国纽约开始一段新的人生征程。作为一个有梦想的年轻人,我一直在努力。很感恩以身作则的父母给予无私的爱,以及从小严格的教育,让我人生的每一步都脚踏实地。

    
    按照当局的教育方针来说,我一直是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青年,热爱国家,从小立志有朝一日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为祖国的繁荣富强贡献一份力量。父亲常说的一句话是,人穷志不穷。父亲希望我勤奋念书能够改变命运,在我出生的小镇,人杰地灵,历朝历代出过不少有影响的名人,远有佛教禅宗四祖司马道信及南宋抗金英雄兵部尚书余阶,近有民国元勋司法部长居正及中共新华社社长郭超人等,父亲从小就和我讲述这些家乡名人的故事,激励我努力上进,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人,光宗耀祖。中小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特别是在全镇考过两次第一名,让父母深感欣慰,仿佛我是这个家庭的希望。然而,从小热爱文学的我对于社会和生活的观察似乎比同龄人更细致,一生勤劳的父母每日早出晚归,也只能维持我们全家基本的生活,而种地农民的种种艰难,各种手工业者的辛苦,个体经营户经常遭受的工商税务部门的责难等等,给我的童年和少年留下深刻印象,包括地方官员贪腐和城管粗暴嚣张等社会不公,也一直是看在眼里,并深深印刻在心中。基于一个很朴素的善恶是非观念,我从小立志要努力读书,未来改变家庭命运及生活,保护我们普通人的权益,不能被公权力任意欺负!
    
    十八岁那年,我带着父母的殷切期望只身前往广州念书。广州的开放和包容极大的开拓了我的视野,而广东的务实和拼搏也让我一直深受影响。学校距离著名的黄埔军校很近,我与朋友们时常过去探访。追忆那段历史岁月,想象着黄冈老乡林彪当年也是十八岁来广州念书,带着浓厚的乡音,听不懂广东同学的白话,苦练军事本领,为国为民奋斗。孙文先生和蒋中正先生呕心沥血为国家培养大量军政人才,国共内战,国民党战败退居台湾,共产党执政大陆数十年。一个黄埔军校几乎左右了中国半个世纪的历史,令人慨叹万千。一次在图书馆,偶然看到一个关于国际论文检索SCI的数据,讲到世界各高校发表的论文数量对比,深受震撼,当即写了一篇评论《源自SCI的忧虑》,后来发表在《大学生》杂志和学校校报,现在看来,那是一个年轻大学生对于国家未来竞争力的责问与思考。大二那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炸,我作为学生领袖参与广州数万大学生游行抗议活动,那算是我平生第一次参与政治活动,虽然活动是教育部门及学校统一组织的,但依然能够感受到自由呐喊与青春激情。只是有点讽刺的是,当年高喊抗议美国及北约的学生领袖,今天却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求学和生活,中共当局的洗脑教育不知残害多少年轻人。
    
    毕业那年,我没有选择去广州海关,虽然那个公务员职位也是两百多人同时报考竞争得来的,似乎当年的公务员考试没有今日如此热闹。那时虽然年轻气盛,但深知按我的个性很难在那个体制内有非常好的发展。要么被排斥,要么被同化,而我虽然有为公众服务的意愿,但决不希望被那个体制所改变。后来有个机会去深圳某杂志社成为了一名媒体记者,做自己喜欢的文字工作。那时的我甚至很认真的研究各种媒体运作的各个流程,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在中国建立像我的偶像默多克先生新闻集团一样的传媒王国。事实上很快就知道,这个梦想,在中共一党执政的前提下,永远不可能实现。中共对于媒体的管控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年轻反叛的我们更开始追求背后的真相,希望更多了解我们生活的这个真实世界。《南方周末》和凤凰网很多年来一直受到我和朋友们的欢迎,虽然近年也因为各种原因已经远不复当年犀利。记得也曾通过翻墙软件看外媒报道,还有经常登录一个名叫自由中国的论坛,相信这些与官方宣传完全迥异的资讯,对于一个年轻人的思想冲击和民主启蒙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政治上无法施展抱负,我希望在商业上有所作为。二十五岁那年,我辞去了年薪二十万的企业高管工作,挑战自我,在上海开始了艰苦创业的人生历程。和每一个没有背景的创业者一样,我们几乎数年如一日的在拼搏,用我们专业的产品和服务去赢得市场,天道酬勤,我们辛勤的付出还是取得了回报,我和家人的生活开始有了明显改善,按照朋友的说法,我年轻有为,已经早已步入有房有车的中产阶级行列。事实上,多年的中小企业主的亲身经历让我知道,作为一个纳税人,一个企业管理者,我们其实都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卑微的活着,真心不想面对工商税务等政府部门那一张张傲慢的臭脸。勤奋工作之余,我从未停止独立思考。曾经天真的以为,奋斗十年我的公司能够上市,可以做到一个新的高度,事实上,企业运营到一定阶段,你就会发现你会遇到很多困难,受到诸多发展限制,在中国,没有政府背景或者主动与公权力结盟,一个正规运作的企业很难有很好的发展。商业名流的传记里一定有很多故事不会记述,所谓勤劳致富在中国社会,几乎找不到一个成功的案例。
    
    零八年汶川地震举世震惊,曾任媒体记者的我当即决定放下一切工作,前往受灾现场观察记录真实的历史,虽然当时也有较大余震的危险,但觉得一个真正关注未来中国变革的年轻人,我应该出现在第一现场。我和朋友不光带去了一些帐篷食品和现金,更是看到了当地政府的救灾不力和各种组织的灾区作秀,还有当时灾区所处的一种类似于无政府状态,那种场景与小说《黄祸》里描述的某些片断很相似,希望未来中国不要出现这样一种场面。数千名学生因为校舍建筑质量差而在地震中失去宝贵的生命,而这些无辜非正常死亡学生的名字和人数至今仍然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作家谭作人先生和艺术家艾未未先生事后均有启动公民调查,但都遭到当局残酷的打压,谭作人先生至今因被判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监狱受难!这次灾区之行,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从此改变。
    
    曾经我以为,只要好好把企业做好,多纳税,多为社会提供就业机会,这就是一个公民的责任。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当我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发现越来越艰难,有很多未知的困惑,遇到发展的瓶颈,为提升自我综合素质及能力,我选择去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念EMBA课程,不但认识了许多良师益友,还对于中国的经济政治大格局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和了解。没有司法独立,没有自由竞争,不可能有完全的市场经济,一党执政的政府总有一双无形的手在干涉市场,钱权交易的气氛弥漫在整个社会,我的企业只不过是中国千万个正举步维艰的中小企业的一个缩影。后来,一个同班同学,中国民营500强企业家,因为涉嫌莫须有的罪名被抓进监狱,现在虽然人身获得自由,但是企业却基本上被相关公权力整垮了,而且至今没有得到独立公正的审判及赔偿。我曾经的理想是实业报国,但现实却是此路不通,即使我的企业侥幸能做得很好很大,在没有司法独立的今天,企业或个人资产可以随时被以任何理由没收或者瓜分,类似于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政府动作不只是重庆才有,最近内地首富宗庆后先生更是公开表态,财富其实都是国家的,缺乏安全感几乎是所有各阶层中国公民共同的感受。
    
    《零八宪章》的发布,当时让我深受震撼!建立宪政民主国家,是所有追求自由和正义的公民的真正的中国梦!当年,我曾以笔名参与联署签名表示支持。但时至今日,宪章主要起草人之一的著名作家刘晓波先生至今仍然被关押在监狱,哪怕他已经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哪怕来自全世界各国及媒体从未停止的关注和抗议。中共当局我心我素,非但没有任何政治改革的意愿,而且更加严厉的控制网络言论,限制媒体及公民自由,中东北非的茉莉花颜色革命鼓舞了很多热爱自由的人们,我们看到一个又一个独裁政权寿终正寝。坚持非暴力抗议的我们也参与了襁褓中的中国茉莉花革命散步抗议活动,然而却遭到中共当局密切监视和残酷打压。包括环境危机食品安全危机经济危机在内的多种危机交织,公民意识的加速度觉醒以及越来越多公民对于独裁政权的绝望,我开始期盼中国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出现像台湾地区一样的民主转型,那可能是整个中国社会和公民付出代价最小的一种社会转型解决方案。
    
    王立军夜闯美领馆以及薄熙来的倒台,让担忧中国向文革式左转的我们的内心稍微平静,我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刚开始对于新上任的习近平李克强也有些许期待。然而,经济环境和生态环境的恶化不但令我们难以接受,意思形态领域的否定宪政更是让我们彻底死心。加强舆论控制,限制网络自由,让我们对这个独裁的政权不能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我在搜狐开具博客,在新浪和网易开具微博,希望记录自己的生活和思考,数年下来已经累计发表近500篇博客,近9000篇微博,近32万关注者,即使我一直非常小心注意自己的言论尺度,但事实上很多涉及政治的敏感文章和微博不但可以被当局随意删除,我本人更是因为参与公民活动及网络言论被当局约谈,并遭遇严重警告。
    
    有人说,一个真正热爱国家的人,会逐渐走上一条犯罪的道路。因为在中共当局看来,你要求结社组党是犯罪,你上街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示是犯罪,你自荐参选人大代表是犯罪,你要求调查诸多真相是犯罪,你语言或者文字评论批评政府是犯罪……总之,只要对社会不公和政府腐败视而不见,闭嘴就是顺民,反之就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刁民,可以随时动用警察力量来抓你,可以随时调动司法机关判你入刑。这是一个赤裸裸的警察国家,一直依靠暴力和欺骗来统治着十三亿中国人。从八九六四天安门屠杀市民和学生的那一刻开始,这个独裁政权的合法性已经彻底丧失!
    
    有觉醒,更要有行动!如果和平非暴力的理性抗议行为得不到当局的积极友善回应,那么民主一定会以另外的方式敲开中共这扇紧闭的门!诚如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母亲一样,我们无法选择我们出生的国家,但是我们可以选择上街呐喊,我们可以选择为自由抗争,我们可以选择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选择的正确的人生道路。宪政民主是当代世界文明的主流,独裁暴政一定会被历史淘汰。人类文明总是在前行,在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内心深处,都会有一个简单而朴素的梦想,我们梦想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在自己热爱的土地上,我们热爱这个国家,我们热爱这个民族,我们热爱这片土地!我们期待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一定会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宪政国家!
    
    因为梦想,我们坚守内心纯净,因为梦想,我们拥有无尽的力量。因为梦想,我们更自信也更受人尊重,因为梦想,我们更团结也更有勇气。因为梦想,我们跌倒后会再次站起,因为梦想,我们永远不会放弃。因为梦想,我们舍弃所有从零开始,因为梦想,我们选择远航流亡海外。因为梦想,我们相聚同心协力,因为梦想,我们抗议撕声呐喊。因为梦想,我们拼搏不计荣辱,因为梦想,我们享受爱和自由。
    
    梦想会赐予我们荣耀之光,梦想会赐予我们无穷力量。无论前路多么坎坷,未来一定属于我们所有拥有梦想的人。坚守梦想,让梦想的力量带领我们一起启动未来!
    
    [作者为秦伟平,笔名秦邦,独立经济学者,现旅居美国纽约,本文写于2013年8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2286407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孙丰
·新年吟——百年思 /曹思源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女律师的2014新年宣言
·未来中国——我们的信仰——2014年新年献词
·博讯公民记者:新年致读者
·張英:致前方書 祝新年好
·新年雾霾锁北京 歌声质问习近平/视频
·朝鲜核爆,庆祝农历新年/何岸泉
·大赦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坚决支持新一届政法委的新年新作为
·新年开门红/魏京生
·“新年献词”何以成为公共事件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胡锦涛的最后一次新年致辞/晴朗
·独立思想,铸就中华灵魂——2013新年献词
·新年问候刘霞和为民主自由而失去自由的勇士们 (图)
·新年的期许 (图)
·央视主播郎永淳新年感慨:妻子面对5年生死关卡 (图)
·一场大戏 习近平的新年包子已经臭了
·任志强新年炮轰:天下没有比央视更蠢的猪 (图)
·周老虎,新年见?
·贺卫方告别微博 新年舆论继续收紧 (图)
·南方周末再发新年献词语调无力无奈
·最高层初步决定 将在农历新年前处理周永康案
·习近平新年讲话和过去不一样:简单而温暖 (图)
·央视卖萌?新年第一期新闻联播竟这样结尾
·伊力哈木向维吾尔良心犯送去新年祝福 (图)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发表二○一四年新年贺词
·新年伊始,全国各地访民打出条幅,表达心愿 (图)
·习近平新年贺词直白未提意识形态 (图)
·胡德平自行“解禁”,新年献词再提宪政
·BBC:习近平新年贺词朴实直白 未提意识形态 (图)
·新疆主席新年致辞:坚持主动出击打击暴恐犯罪
·数千人在万里长城倒计时迎新年 (图)
·习近平发表新年贺词 书架摆放与家人合影 (图)
·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2014年新年贺词
·新年感言---营救亲人王炳章
·《中国控诉》新年昭世文 (图)
·上海电视台新年首条横幅是签名挺巩进军无罪 (图)
·访民张进福来北京打竹板、拜新年 (图)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冤民大同盟参加纽约新年游行 (图)
·在京访民新年寄语/金惠玲 (图)
·温州市新年第一强拆,鹿城区副区长林世南真牛与中央对抗 (图)
·新年伊始天津维权访民给习总书记发去控告书 (图)
·《南方周末》读者和关注者针对“2013新年献词事件”的公开连署信
·辞旧岁 迎新年 送给天津纪检监察部门的检举控告书 (图)
·丁华联合国上访维权记—新年新气象(2012/01/24) (图)
·夏恩燕澳洲維權抗議行動—驚!夜半槍聲,悉尼中領館獲新年禮物! (图)
·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方丽娟在新年里被“狗”看管(图)
·新年到来上海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向“市长”韩正讨生存、讨公道!
·强盗政府使我们过无家可归的新年/上海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悼世纪浩劫港府取消除夕新年烟火表演
·新年,我们都叫“不锈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