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怡:泛民应否按照民调取向投票?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07日 转载)
    
    政改「袋住先」的民意有逆转趋向,民建联二月的调查,显示有「六成市民支持在八三一框架之下的政改方案」,而「拒绝接受」的只有三成。尽管「成功受访」的群组,有63.4%属「五十岁以上」,但由港大和港台在几乎同时合办的民意调查,赞成「袋住先」的比率仍比反对的略多,是40%对36%。在一个讨论节目中,民主党的黄碧云被问到如果民意多数选择「袋住先」,泛民是不是会转軚投赞成票,黄先是否定民建联调查偏重老人,继而说民意是否支持「袋住先」是假设性问题,但她不肯承诺民主党自己作一次同样的民意调查。
    

    黄强调泛民会「企硬」,但倘若民意真的逆转,能否保证所有泛民都「企硬」?民意会不会成为原本有意转軚的某些泛民议员下台阶的理由?
    
    政改到了关键时刻,中共和港共倾力影响民意,试图以民意压迫泛民转軚。这时候应该讨论的问题是:泛民应否按照民调取向投票?
    
    也许我们可以回顾一下二○一二年特首选举。在梁振英刚提出参选的二○一一年,民调显示他的支持度是5.7%;但凭着他的花言巧语,逢请必到,不断批评政府,又主张复建居屋和提出种种承诺,其后爆出唐英年婚外情和僭建黑材料,就把梁的民望推高了,至二○一二年二月高达63.9%,远远抛离唐英年;尽管其后爆出他的西九丑闻,下跌至投票前的33.6%,但仍略高于唐英年和何俊仁,于是中共有大条理由下令选委投票给梁同志了。
    
    梁当选后发表谈话说:「日后,我会继续拿着一张凳,一本簿,一支笔,和我的管治团队走入群众,听取你们的意见,我,梁振英,希望做一个『亲民的特首』。」当选后他的表现如何?黄肿脚,不消提啦。
    
    这个不多久之前的经验,可以给香港人提供一些教训。
    
    首先,历次选举,民主派和建制派的得票率都是六比四左右,但为什么在特首选举民调中,何俊仁的支持率会远低于建制派的梁唐二人?原因是大多数市民都比较现实,他们明知道民主派无法在选委会胜出,支持也无用,实际一点还是在建制中选择一个好了。民调中的市民取向,反映的是他们现实的愿望而不是真正愿望。
    
    其次,绝大部份市民都忙于工作和生活,不大理会与自己不直接相关的政治,而且大都善良而轻信,于是普选可以选出希特勒,也会在上次特首选举的民调中,相信梁某的谎话连篇。
    
    真普选的好处,并不是保证可以选出好人能人,而是有机会让选民在下次选举中修正自己的错误。
    
    一九三七年,大学者陈寅恪指「中国之人,下愚而上诈」。大陆今天的情况应比八十年前更不堪。至于未经民主普选洗礼的香港,虽民智已开,但多数人未谙政治狡诈,仍然容易轻信巧言令色。「袋住先」日后可以再改善之类的谎话说多了,就会越来越多人相信。泛民议员应该拿揑的,是凭自己的认知而不是凭民调去投票。选民选你们出来是相信你们判断是非的道德力量,而不是每次按民意投票就了事。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在一九六三年把规模最庞大的民权法案送进国会,他私下说:「这真的会毁了我,让我失掉连任机会。」他的正义感战胜了对民意、对连任的考虑。这是一个政治人物应有的勇气。
    
    泛民就政改投票的是非取舍,不是民调,而是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守护法治。张德江昨天说,落实普选「任何对《基本法》的漠视和曲解都是对法治破坏」。此话没错。于是我们检视一下,《基本法》有哪一条规定人大常委有权可以对香港选举办法作出「如何修改」的决定的?人大常委固然有权在香港终审法院提出要求时释法,但没有权就香港自治范围的事务自作决定。
    
    二是普选的要义是必须尊重每一个选民的自由意志。八三一决定有尊重香港选民的意志吗?
    
    三是雨伞运动获香港绝大多数市民认同,也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同情和尊重。雨伞运动的主要诉求就是撤回八三一。立会投票若违背这诉求,就等于否定雨伞运动,甚至是对这运动背叛了。
    
    四是民调显示尽管支持「袋住先」的比率略高于反对,但在对三十九岁以下的市民调查中,反对的比率高达49%,而支持的只有27%。未来是属于老人的还是年轻人的?老一辈应该为年轻人主导未来吗?今天年轻人不愿意当奴隶,要掌握自己的政治权利做一个有独立人格有自由思想的人,有权作决定的议员们,应该作何取舍?你们要把自己的政治利益置于年轻人的前程之上吗?
    
    民调可以参考,但道德良知才是从政者的大义所在。
    
    来源: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109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怡:有关政改的简易答问
·李怡:被指「港独」只因为没有外国势力
·李怡:奥斯卡颁奖礼意外地成为香港之夜
·李怡:港大退联应引发所有民主政团思考
·李怡:门外谈香港发展创新科技的困局
·李怡:「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呼唤
·李怡: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李怡:为甚么香港人绝不能接受袋住先
·李怡:一齐搵少啲,重回美好的香港
·李怡:何须理会「以理杀人」的反智帽子
·李怡:年轻人保守等于敲响城市的丧钟
·李怡:香港人不应在言论上「被设禁区」
·李怡:从飞快变动的世界趋势看香港困境
·李怡:当一个人堕落到宣扬他不相信的东西
·李怡:以荒谬对抗荒谬的「白票守尾门」
·李怡:新年新希望:送走瘟神梁振英
·李怡:2014岁末漫笔:保持人性是值得的
·李怡:圣诞假期读到的两个中国故事
·李怡:新地案和香港的堕落趋向
·周永康案不在薄熙来案之下 /李怡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