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德旺访谈解读(上):春江水暖鸭先知 秋江水冷鸭也先知/单少杰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单少杰
    
    上 篇:春江水暖鸭先知 秋江水冷鸭也先知
    下 篇:“死亡税率”与制度成本
    
    笔者按:因考虑到拙文篇幅较长,故将其上下篇分别发表。
    
上 篇

    
春江水暖鸭先知 秋江水冷鸭也先知

    
(一)

    
    2016年12月中旬,网上相继以视频与文字的方式刊出《第一财经》的一则采访报道,披露了曹德旺“计划投资10亿美金”在美国建厂的消息,同时还披露了他本人就这一决策所作的解释。【1】
    曹德旺告诉采访者,他之所以要到美国投资建厂,一是因为“美国人再三要求我在那边办个工厂”;二是因为“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可以说“全球最高的就在这里”。他还告诉采访者,除了人力,美国各项生产成本都比中国便宜,土地基本不要钱,电价只有中国的二分之一,天然气价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运输成本也很低,一公里还不到一块人民币。他还告诉采访者,综合起来算,在美国做汽车玻璃比在中国做汽车玻璃,“会多赚百分之十几”。
    这则采访报道一经刊出,便“引爆”网络,引发出种种议论,其中不乏有质疑声,甚至有惊呼声:“不要让曹德旺跑了!”这显然是将曹德旺此举与李嘉诚此前抛售内地资产事相提并论起来,也就是将这两位大企业家都看作是那种赚了内地人钱就要跑路的“负心老板”。这无疑刺痛了曹老板,逼得他不得不迅即出面,再次接受媒体采访,以作自我辩白。
    数日后,网上又刊出《公司秘闻》的一则“连线专访”,报道了“远在欧洲的曹德旺”对于网上有关他的种种议论,特别是其中的那些质疑声,做出了他的回应。【2】
    在此专访中,曹德旺对网上传言他要“逃跑”的说法显得“颇为不平”,宣称“曹德旺没有‘跑’,也不会跑,我的事业重心一定是在中国,因为我是中国人”。他还抱怨说,“我实事求是指出客观存在的问题,他们就要批判我,说我对中国经济太悲观”;并反问道,“难道我一定要把形势说得一派大好,大家才开心?”
    
    由于是对第一次访谈遭受诸多质疑的回应,曹德旺在第二次访谈中所说的许多话都带有很强的针对性:一是针对上次访谈中的一些点到即止的话题作了进一步补充,以使其持之有故;二是针对上次访谈中的一些欲言又止的想法作了进一步阐释,以使其言之成理。
    例如,在第一次访谈中,曹德旺只是很简略地提到,说中国有增值税而美国无此税。在第二次访谈中,他则很具体地谈到,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负之所以比美国高出35%,“问题主要就出在增值税上”,并将此税看作是企业“最大的负担”,把企业“一半的营业利润”都收走了,使得“制造业利润非常微薄”。他还特别指出,增值税致使小微企业“更艰难了”,“长期无法发展壮大”,甚至“会把很多小微企业扼死在摇篮里”。他还为此提出解决办法:一方面,“像美国一样,把增值税取消,改成所得税,同时把所得税提高,赚钱了交税,没有赚钱就不用交税”;另一方面,则要对那些骗税者从严打击,“就让他倾家荡产又有什么关系呢?”
    又如,在第一次访谈中,曹德旺只是很简略地提到,在劳动力成本方面,美国的“蓝领是中国的8倍,白领是中国的2倍多,它白领便宜,蓝领贵”;并提到一句,中国制造业人工工资近些年来涨得很快。在第二次访谈中,他则很具体且很尖锐地谈到,“中国劳动力已经没有突出优势了”,“现在也只是比美国便宜,跟周边国家比,一点竞争力都没有”。他还进一步揭示了中国劳动力优势之所以发生衰减的诸多原因:比如,“国内基建速度太快,房地产发展过热”,吸纳了大量民工,并因此抬高了劳动力价格;比如,由于公务员工作和金融单位工作广受毕业生追捧,致使“高素质的工人越来越少”。
    再如,在第一次访谈中,曹德旺主要谈他为何要到美国投资建厂,并附带说了一句:建设、发展和保卫中国,是每一位中国精英的责任。在第二次访谈中,他除了继续谈他为何要到美国投资建厂外,还郑重声明他的“事业重心在中国”,以回应国人对他“要跑了”的担忧。他强调他的公司总部在中国,他的主要资产也在中国,每年都有两位数增长。他还坦承他个人在中国有一定政治地位,是全国政协委员,获奖无数,并因慈善捐款80亿元,而赢得大多数国人的尊重。另外,他还颇有些无奈地谈到:“我自己儿子又不接班,我去美国,今年70岁了,不会讲话不会开车,进不了主流社会,我去干嘛?”
    
    另外,无论在第一次访谈中,还是在第二次访谈中,曹德旺都试图表明一点,即表明自己不仅仅是一个很看重经济核算的企业家,还是一个拥有大局观(眼界)和价值观(情怀)的企业家,既能超越单一企业的视角来看问题,又能超越个人利益的视角来看问题。
    他在为自己辩白时特别强调:“我之所以公开讲,中国税负太高、成本太高,这不是我在抱怨,也不是我要跑。我只是为了提醒政府,也提醒企业家,提醒大家危机感,告诉大家要小心”。
    事实上,他不只是“提醒政府”,还批评政府,当然是不点名地批评政府。例如,他不点名地批评政府没有能够遏制那种“同质化的重复建设,不仅仅是房地产过剩,三产过剩,酒店过剩,制造业这边,钢铁、玻璃、水泥全部过剩”。他还不点名地批评政府竟能够搞出一些很短视的救市举措,“我们宁可继续做那些不靠谱的事情,从来没有想过你救了今年,明年怎么办?救了明年,后年怎么办?”还“整天讲明年会好,明天会好。谁不想明天好。不切实际地去做,明天会好吗?”
    另外,他还通过比较的方式来不点名地批评政府,即通过比较他国政府之作为来反衬自家政府之不足:“美国人真的是——他们恢复制造业大国的决心比我们中国人大,从总统到各个政府部门的一把手都出面为发展制造业‘站台’”。
    最重要的是,他道出了中国制造业的“危机感”,即中国制造业环境正在趋于恶化,正在失去吸引投资和留住投资的优势:“现在很多好的企业搬到欧美去了,中小企业呢,有的搬到越南,有的搬到柬埔寨。以纺织业企业为例,在越南、柬埔寨,棉花一吨比国内便宜40%,电价、水价、气价比国内便宜四五十,工人工资又比国内低”。
    除了谈中国制造业的现实境况外,曹德旺还谈中国企业家的应有情怀:要“自律”,要“懂得大义”,要自觉地认识到“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生活在这片“国土上的每一个企业家都应该以国家为重,树立一种报国为民的心态”。
    他还以自身为例:“就好比金融、IT、房地产,这些赚钱快,赚钱也多,我为什么不做?因为我觉得做这些事除了自己赚两个钱,对国家一点好处都没有,多少人找我搞私募基金,我从来不答应做,我宁可捐给慈善机构,我也不愿意做这些”。
    不过,曹德旺在倾诉着他的那种企业家情怀时,也流露出他的一些行业歧见,比如他说:“现在你看看,最赚钱的就是IT,IT实际上本身没有赚钱,他就是忽悠,就是从资本化利用民间钱拿来做这个事情”。他的这种说法虽不能说是毫无道理,但可以说是以偏概全。
    
(二)

    
    接下来的问题是,上述曹德旺访谈为什么会引发“网爆”,为什么会引发异常强烈的社会反响?在笔者看来,其主要原因在于谈话者本人就是一个很敏感的人物,一个因作为当代中国企业家突出代表而很敏感的人物;并在其谈话中涉及一个很敏感的话题,一个因有关现时中国资金大量外流而很敏感的话题。
    曹德旺可以说是当代中国企业家的一个标杆式人物,而其治下公司产品则可以说是“中国制造”的一种代表性产品。他于1976年开始在福清市高山镇异型玻璃厂当采购员,后于1983年承包这家年年亏损的乡镇小厂,并于1985年将该厂主业产品转向汽车玻璃;经过数十年不断改制和不断打拼,硬是将一个“小微企业”发展成一个大型跨国公司,一个能够为宾利、奔驰、宝马、路虎、奥迪等世界名车提供车用玻璃的大型跨国公司,并跻身为中国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二的汽车玻璃供应商。
    他亲身经历了中国经济实行改革以来的所有过程,并直接参与了“中国制造”走向世界以来的所有过程,既拥有着一种较为切实的历史眼光,即可通过回顾过往历程来认知现实状况及其未来前景,又拥有着一种较为开阔的国际眼光,即可通过纵览世界时势来认知中国境况及其发展机遇。他也因此对中国市场经济运行的实际情况比较有发言权,比较能中肯地谈出其间的起起伏伏、冷冷暖暖。
    无庸讳言,最了解中国市场经济实情的人,并不是中南海里的那些正襟危坐的政治家们,那些动辄就要给全国人民上大课、画大饼、催眠做美梦的政治家们,而是中南海外的那些打拼在第一线的企业家们,那些一直都在兢兢业业地做产品、创品牌、耕耘市场的企业家们,比如曹德旺们。
    
    曹德旺先后拿出10亿美金到美国投资建厂,很容易被人们看作是现时中国资金大量外流的一个很突出的例证,毋宁说是一个很敏感的例证,一个只要提及就会引起人们强烈关注的例证。至于现时中国资金大量外流为什么会很敏感,则可以从资金本性和现时中国经济境况这两个方面来看。
    资金就其本性来看是有其欲望的,一是试图更多地获得增值,二是试图更多地获得安全。因此,当资金开始从一个地方大量外流时,也就意味着资金开始对这个地方颇感失望,或是因很难更多地获得增值而颇感失望,或是因很难更多地获得安全而颇感失望;故而不得不大量外流,或是大量外流到那些能更多地获得增值的地方,或是大量外流到那些能更多地获得安全的地方。
    例如,曹德旺本人在接受上述访谈时就坦承,他之所以要到美国投资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他在美国办厂比在国内办厂能大幅减少企业税负和生产成本,因而能更多地赚取利润,即能“多赚百分之十几”的利润。
    又如,近些年来许多中国富人将其财富转移到海外的一个主要理由,并非是为了获得增值,而只是为了获得安全,或只是为了将其财富存放在一个比国内更安全的地方,或只是为了将其财富存放在多个不同的地方,如同把鸡蛋存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因此可以说,对于许多拥有大量资产的中国企业家和中国富人来说,现时中国已不再是其资产的最佳配置地了,或不再是其资产在获得增值方面的最佳配置地了,或不再是其资产在获得安全方面的最佳配置地了。
    
    现时中国经济正处在一个关键性的转折期,即由超高速增长期到中高速增长期的转折期,或说是正处在一条抛物线的转折处,即由其上行段到其下行段的转折处。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的数据,中国经济增速近些年来已呈逐年递减之势:2011年为9.5%,2012年为7.7%,2013年为7.7%,2014年为7.3%,2015年为6.9%,2016年预计为6.5%(中国官方宣布为6.7%)。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现时中国经济已进入持续下行的通道,或将可能以较缓慢的方式进入持续下行的通道,或将可能以较快速的方式进入持续下行的通道。【3】
    现时中国经济已进入持续下行通道的一个标志性现象,就是国内资金大量外流。因为,经济持续下行不仅会影响资金对于能否获得增值的预期,还会影响资金对于能否获得安全的考虑,从而使得资金不得不另寻他处,即流向海外。
    据中国官方提供的数据【4】:国家外汇储备在2014年末为38430亿美元,到2015年末为33303亿美元,一年间减少5127亿美元;到2016年末则为30105亿美元,一年间又减少3198亿美元;两年累计减少8325亿美元,平均每天减少11.4亿美元,即已超过曹德旺对美投资总额10亿美元。
    与国内资金大量外流相伴随,国内企业也在大量外流,或说是“中国制造”的生产能力也在大量外流。曹德旺在接受访谈时就已明确指出:由于企业税负过重和生产成本过高,“现在很多好的企业搬到欧美去了”,如他自己的福耀公司的一部分新厂房就已建到美国去了;而“中小企业呢,有的搬到越南,有的搬到柬埔寨”。显然,这是企业家在用自己的脚投票,即投票给那些有着更好的赢利环境的地区,比如上述欧美地区和东南亚地区。
    资金大量外流又会进一步加重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因为,资金大量外流的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导致投资不足,比如导致固定资产投资不足,进而导致经济增长后续乏力。
    据中国官方提供的数据【5】:这个国家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在2014年还高达15.3%,到2015年则降为9.8%,到2016年则又降为7.9%,故已呈现逐年下降之势;而其中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在2014年还高达18.1%,到2015年则降为10.1%,到2016年则又降为3.2%,故已呈现逐年大幅下降之势。
    这些数据可以说切中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要穴,即固定资产投资和民营经济,前者曾作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后者已占有中国经济版图的大半江山,故能从这两者中把脉出中国经济发展的大致态势,即大致趋于下行的态势。
    为应对国内资金大量外流以及民营经济投资锐减这一日趋严峻的局面,2016年11月4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名发出文件,即《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该文件强调“有恒产者有恒心,经济主体财产权的有效保障和实现是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因而要“依法有效保障各种所有制经济组织和公民财产权,增强人民群众财产财富安全感”。该文件还特别强调“健全以公平为核心原则的产权保护制度”,“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因而要“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各种形式的不合理规定”,要“加大对非公有财产的刑法保护力度”。【6】
    显然,这一文件是要安抚那些拥有“非公有财产”却惴惴不安的国内民众,尤其是要安抚那些拥有“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却不积极作进一步投资的国内企业家,希望他们能够安心地将其私人财产留在国内,并用作进一步投资,以便能维持“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进而能缓解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
    可见,无论从资金本性还是从现时中国经济境遇来看,国内资金大量外流这一话题都是很敏感的,即能够很敏感地反映出许多国内民众特别是许多国内民营企业家所怀有的某种心态,某种不太看好未来中国经济前景特别是未来中国制造业前景的心态。
    如今,这个很敏感的话题又遭遇了一个很敏感的人物,被他莽莽撞撞地捅出来且又大大咧咧地说开来,其结果自是要招致层层叠叠的围观和叽叽喳喳的议论。
    
(三)

    
    古诗有云:“春江水暖鸭先知”;拙文则在此作些延伸:“秋江水冷鸭也先知”(似有狗尾续貂之嫌);并借此作些比喻:一是将变暖变冷之江中水,比作有起有伏之中国经济;二是将知暖知冷之江中鸭,比作能感知中国经济是如何有起有伏之中国企业家(其间包括一些长期在中国从事经营活动的外籍企业家)。
    就像江中水那样既经历一个逐渐变暖期又经历一个逐渐变冷期,中国经济也是既经历一个持续上升期又经历一个持续下行期(宛如运行在一条抛物线上)。其持续上升期主要指中共十八大会议召开前的那一段时间,即由此会上溯至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时,长达三十余年。其持续下行期则主要指中共十八大召开后的这一段时间,即由此会下延至某个时点,其下延区间或有可能较长或有可能较短(也就是中国经济或有可能实现“软着陆”或有可能遭致“硬着陆”)。
    在其持续上升期,中国经济好比是由春入夏时的江水,不断地累积水中的热能,进而不断地增加水中可以作为食材的各种生物体,于是吸引了许多不同类型的鸭子,既吸引了许多产自本土的鸭子,也吸引了许多来自外地的鸭子。在许多产自本土的鸭子中,既有从个体户蜕变来的鸭子,也有从集体企业(乡镇企业)蜕变来的鸭子,还有从国有企业蜕变来的鸭子。在许多来自外地的鸭子中,既有从港台地区飞过来的鸭子,也有从日韩两国飞过来的鸭子,还有从欧美各国飞过来的鸭子。
    在其持续下行期,中国经济又好比是由夏入秋时的江水,不断地散失水中的热能,进而不断地减少水中可以作为食材的各种生物体,于是又使得满大江的各类鸭子局促不安起来了。在这些局促不安的鸭子中,有许多心眼较活的鸭子开始萌生去意了,开始想要飞离这一江秋水了,如许多中国老板开始筹划其移民事宜了。而在这许多心眼较活的鸭子中,又有一些翅膀较硬的鸭子开始付诸行动了,开始真的飞离这一江秋水了,如前世界华人首富李嘉诚就已开始实施其撤资计划了,就已开始将其大量资产撤出中国大陆了。
    
    就像江中鸭那样既先知春江水暖又先知秋江水冷,中国企业家也是既先知昔日中国经济趋于变暖(即位于那条“抛物线”的上行段)又先知今日中国经济趋于变冷(即位于那条“抛物线”的下行段)。李嘉诚与曹德旺则可以看作是中国企业家中的佼佼者,属先知者中的先知者,即能够比其他中国企业家更早地感知到中国经济的冷暖变化,并因此而能够比其他中国企业家更早地捕捉到各自企业的进退机会,进可扩大其财路,退可规避其风险。
    李嘉诚可以说是最早参透了中国经济的春光秋色,并因此最早做出了自己的进退:先是最早进入刚刚显示其国家政策已有重大改革的中国大陆,并因此占了许多诸如“低买”的先机,比如低价买入一片片土地,盖起一幢幢楼房,开出一间间店面,于是很快就赚得了满盆满钵;继又最早退出刚刚显示其经济增速将会持续下行的中国大陆,并因此又占了许多诸如“高抛”的先机,比如高价卖出一处处物业,转让一间间店面,于是很快又卷走了满盆满钵。
    曹德旺也是比较早地感知到中国经济的冷暖变化,也因此比较早地做出了自己的进退:先是在中国经济的持续上升期,能够比较早地脱颖而出,不仅很快改革了所在企业的经营制度(1983年实行承包制),而且很快改变了所在企业的主营方向(1985年将主业产品转向汽车玻璃),结果很快就将一个偏居福建省福清市的乡镇小厂办成了一个位居全行业最前列的跨国集团;继又在刚刚开始的中国经济的持续下行期,就能够比较早地另辟蹊径,适时调整其企业资产配置,大幅增加其海外资产份额,比如携十亿美金到美国投资建厂,一来可以规避内地企业所要承受的日渐沉重的税务负担,二来可以规避内地经济因持续下行而可能出现的投资风险。
    李嘉诚与曹德旺都可看作是中国企业家群体中的代表人物,前者可看作是那些来自境外的中国企业家群体中的代表人物,后者则可看作是那些产自本土的中国企业家群体中的代表人物。他们都能以各自方式很早就判断出中国经济的真实走向,并都能以各自方式很早就施展出与之相应的进退举措。
    不过,这两位企业家的行事风格还是有些区别的,前者显得较为城府些,似乎是只做不说;后者显得较为直率些,似乎是既做又说。例如,前者从大陆撤资的事是被他人爆料出来的,后者到美国投资的事是由自己爆料出来的,也因此自己给自己招来诸多非议。
    必须承认,曹德旺自己给自己招致诸多非议的那些话大都是一些真话,大都是一些有关中国企业税负已高于美国企业税负的真话,一些有关中国制造业环境已不及美国制造业环境的真话;进而言之,大都是一些有关中国经济已渐入下行通道的真话,一些有关“秋江水冷鸭也先知”的真话。
    
    相关视频:
    
    
    
    
    注 释
    
    【1】引自第一财经:《制造业回流美国考谱吗?在美投资10亿美元的曹德旺这样说》,载第一财经官网(http:∥www.yicai.com):新闻>>第一财经·要闻 2016-12-19 16:48。
    
    【2】引自公司秘闻(ID:high3c):《曹德旺:难道我一定要把形势说得一派大好,大家才开心?》,载新浪微博(http:∥weibo.com):财经网官方微博 2016-12-20 23:38。
    
    【3】参见拙文:《V型、U型、L型或抛物线型——略谈中共十八大后的中国经济增长轨迹》,载《博讯》新闻网(Boxun.com):博讯主页>大众观点>2017年2月13日首发正文。
    
    【4】引自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官网(http://www.safe.gov.cn/):统计数据>>统计数据列表>>外汇储备数据>>国家外汇储备规模>>2014—2016年中国外汇储备数据。
    
    【5】引自中国国家统计局官网(http://www.stats.gov.cn/):首页>>统计数据>>统计公报>>年度统计公报>>2014—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6】引自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新闻中心>新华社北京2016年11月27日电: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2016年11月4日)。
    
    (编者按:本文作者和博讯无直接联系,博讯从别处获得此文)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022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华社在曹德旺事件中的不及格表现/汉评
·曹德旺弥天大谎起哄要挟中南海/汉评
·福耀曹德旺巨资逃离中国我们无处可逃/王振华
·曹德旺69亿投资美国 警告中国悬崖勒马
·曹德旺:房地产迟早崩盘 有房要尽早卖
·曹德旺跑了颜宁出走美国 中国真悬了? (图)
·曹德旺46岁儿子要接班?51岁高管或让位 (图)
·是谁逼走了“玻璃大王”曹德旺?
·曹德旺批李嘉诚内地撤资:你带了个坏头 (图)
·叹中国税负过重 玻璃大亨曹德旺美国建厂 (图)
·人民日报支持曹德旺到国外投资
·中国玻璃大王曹德旺10亿美金美国建厂,内幕惊人
·习近平给曹德旺等30位福建企业家回信:爱拼才会赢
·财阀曹德旺委员:按通胀比例算 个税应3万元起征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 【干擾袁紅冰演講場地的「外力」早已呼之欲出】
  •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 长痛歌(订正稿)第二十章头脑里往外蹦思想(下)
  •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 三个年轻女孩当高管
  • 特朗普总统关于加州野火的推特激怒了消防员和名人
  •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 袁紅冰教授谈「曹長青現象」
  •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 博客最新文章:
  • 魏紫丹长痛歌(订正稿)第廿一章这是改造机关 
  • 牧晨燕影箭踪
  • 谢选骏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 郭知熠郭知熠的歪诗:冬天
  • 陈泱潮17.5.不能把【聖子】與【人子】混爲一談,【人子】是婦人
  • 谢选骏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 高洪明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 谢选骏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 吴倩你们的耶稣:分分秒秒也不要相信撒旦的崇拜者会向你们显露
  • 中国战略分析王毅:为什么毛泽东依靠文革小组发动与推进文革(转载文章)
  • 陈泱潮17.4.聖經啓示錄明確預言的【永遠的福音】,不就是【恆約
  • 谢选骏毛泽东早就变节过了
  • 生命禅院请帮助我在地球上建一处天堂/雪峰
  • 陈泱潮17.3.豈能把“縂是要時刻警醒”變成一句自欺欺人的空話
  • 东方安澜说说李敖
  • 藏人主张專訪袁红冰教授逐字稿之〈一〉
  • 张杰博闻习近平外事活动照稿读透露出不寻常信息:中共高层决裂不可
    论坛最新文章:
  • 巴黎女市长未来打算市中心4个区“步行道化”
  • 博若莱新酒节来了:2018阳光充足年份特殊
  • 彭斯:特金会或明年举行 不会再让平壤撕毁承诺
  • 标普称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在一个百分点内
  • 习近平到访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
  • 西方和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承诺不具信心,期待也不高
  • 脱欧协议草案引爆英国政坛
  • 《费加罗报》:中国独生子女政策撕裂的亲情
  • 占中九子受审前夕多个人权组织呼吁香港当局撤销指控
  • 15国外交官致函中共新疆书记要求了解维吾尔族人权状况
  • 中国鸦片药物入侵美国日益严重
  • 勒梅尔称达成英国脱欧协议对法国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 英国与欧盟达成脱欧协议 多名阁僚愤而辞职
  • 北京大学加强内部控制 应对劳工、女权运动
  • 英内阁同意脱欧协议 巴尼耶总体支持
  • 抗议油价不断上涨 尼斯民众拉起人链诉降至1欧/升
  • 马克龙出访摩洛哥为TGV高铁揭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