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亦武:把自由给刘霞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5月03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廖亦武更多文章请看廖亦武专栏
    
    今天是2018年4月30日,德国时间下午4点,我致电在中国北京家中的刘霞,她说:
    
    现在没什么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里。晓波已走了,这个世界再没什么可留恋,死比活容易,以死抗争对于我,最简单不过。
    
    我如遭电击,我说再等等。我知道,长期监管她的国保警察们,自去年7月晓波刚走,刘霞被强制挟持到云南大理期间,就开始许愿,一而再,再而三地许愿——保证让她出国治疗深度抑郁症。先是吩咐等到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后,接下来是吩咐等到今年3月的人大、政协两会闭幕之后。在4月1日她57岁生日前,德国大使还致电给她,转达了默克尔总理的特别问候,并相约不久后在柏林打羽毛球。据我所知,4月上旬,德国外交部已经作了具体安排,包括如何不惊动新闻界,如何将她从机场接到某一隐蔽地点,安排治病和调养等等。而我自己在通话中,也多次征求刘霞意见,又多次与好友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哈瑞・麦克(Harry Merkle)、卡罗琳(Carolin)、西尔维亚(Silvia),以及刘霞艺术摄影的全球代理人彼得・西冷(Peter Sillem)聚会和通信,事无巨细地沟通。由于赫塔的张罗,柏林文学之家愿意为她提供过渡期公寓,之后,卡罗琳和西尔维亚将为她申请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的艺术家入住项目,而彼得已替她联络好相关医院和专家。
    
    我们都在低调等待。
    
    低调等待一个特殊的病人。按照中国法律,她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中共外交部新闻发言人也宣称,她依法享有去任何地方的自由。
    
    我们低调是因为晓波走了,她深受刺激,多年的抑郁症再度加重,使之濒临崩溃,而她在国内,我们没法照顾她。刘霞曾告诉垂危的晓波,他俩在德国有我们这个特别救援小组(还包括82岁的沃尔夫・比尔曼(Wolf Biermann)夫妇,晓波的泪水夺眶而出。
    

    在今天(4月30日)的通话中,我说我不会再低调。我要采取行动,选择性说出一些隐忍的真相。我会将2018年4月8日晚间,她在大剂量药物也无法控制的抑郁的哭喊,和《Dona Dona》一块,公诸于世。她说好的。
    
    下面的文字根据录音(4月8日)整理。开始,我打通电话后,向刘霞吐露我的担忧,我怕她再次「失踪」,像去年那样,而中国官方还乘机宣称,是晓波和她不愿出国。幸好当时我手里保存有她的手迹,后来居然成了揭穿谎言的唯一凭证。我坚持让刘霞再写一份出国申请,刘霞先说不会的不会的,继而恐慌,继而摔了电话。过一会儿我再次打过去,她就哭喊道:
    
    刘:我的情况德国使馆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还要我一遍一遍弄这些那些东西干什么?
    
    廖:但是你面对的也特别啊······德国政府是一直在谈······
    
    刘:我没地方传递,又没手机,又没计算机。
    
    廖:那好吧,好吧。
    
    刘:知道我没这些,他妈的还老是要来要去······
    
    廖:我们这边······
    
    刘:那我明天就写,明天就交上去——你现在就录音下来——我他妈惹急了就死在这儿
    ······死了拉倒······明明知道我不具备所有的途径和条件······
    
    廖:那个外交部发言人是这么说的:你完全享有中国法律所赋予的······
    
    刘: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重复,我又不是脑残。
    
    廖:嗯,我给你说一下:我们把你接过来后,会找一个地方,叫「文学之家」,让你有个过渡,然后申请进入一个艺术家计划。目前看来,各方面反应积极,大家达成了共识,这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事······
    
    我说不下去了,因为她无休无止地哭。这次录音约16分30秒,我截取了前面7分钟。在约4分钟时,我开始放《DonaDona》的钢琴独奏。内心阵阵波涛汹涌。在关掉音乐时,我叫:「刘霞!」她的哭声降下来,她说:「德国大使打电话后,我就开始收拾东西,我一点也没耽误啊,尽逼我做那些我做不到的事······」
    
    《Dona Dona》是二次世界大战时的犹太歌曲,相传为美籍犹太作家泽德霖(Aaron Zeitlin)为意第绪语剧曲《Esterke》而作。歌词大意是:
    
    有头牛犊被带往屠宰场,有只燕子在它头上
    飞翔,牛犊心想,如果变成燕子插翅飞逃该多好啊。可惜牛犊不是燕子。
    
    刘霞和刘晓波一样,都酷爱与奥斯威辛大屠杀相关的作品。刘霞甚至说,她的前世或许是犹太人。
    
    《DonaDona》,种族灭绝的代名词:几百万犹太人曾像一批批牛犊,听天由命,被带往屠宰场。人们啊,请听听这首歌的现在进行版,请允许我以刘霞的哭泣为它重新填词······
    
    《DonaDona》,把自由给她。
    《DonaDona》,请为她高声呼吁。
    
    2018年4月30日深夜于柏林
    
    本篇文章和录音是作家廖亦武授权香港众新闻独家首发,转载请注明来源。
    
     来源:众新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11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晓波:给廖亦武的信——《证词》附录
·廖亦武:我的祖国是一粒苹果籽 (图)
·就刘晓波依然希望出国治疗的廖亦武今日信函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四)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二)
·廖亦武:这个人死了,越过山巅
·廖亦武:行为艺术家余志坚
·廖亦武:天安门大屠杀之后的地下记忆文化
·廖亦武:最后的聚会——追忆一位叛逃七次的诗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廖亦武:我的愤怒在一天天减少
·廖亦武:君特∙格拉斯——选自《出逃回忆录》
·廖亦武:活佛在虚构中死去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桥
·廖亦武:赫塔∙米勒——选自《出逃回忆录》
·廖亦武:上帝是红色的-上帝是恐惧的
·当今世界最有权威的政治难民/廖亦武 (图)
·刘晓波入狱后的刘霞生日聚会/廖亦武 (图)
·我知道要出事,只能等待/廖亦武
·劉曉波得諾獎——選自《出逃回憶錄》/廖亦武
·廖亦武曾与刘霞通电话称刘晓波要妻子必须离开中国 (图)
·廖亦武参加声援法雅德朗诵会 为李必丰刘晓波呼吁 (图)
·旅德异议作家廖亦武被脸书禁言 (图)
·绵阳李必丰被判12年疑与帮助廖亦武出国有关
·流亡作家廖亦武:莫言是御用文人
·廖亦武得德国和平奖又见中共政府恼羞成怒
·廖亦武:中国是满手沾血无人性的帝国
·廖亦武:一個藝術天才的成長簡史
·廖亦武:为小蚂蚁呼号 或能撼动国家命运
·廖亦武:起诉李必丰是政治谎言
·廖亦武:呼籲書 ——為地下詩人李必豐而作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转窄的桥(全文)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桥(中)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桥(上)
·廖亦武:街头勇士李红旗
·廖亦武:街头勇士王岩
·追忆大屠杀、坦克、人/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孙如勋/廖亦武
·廖亦武:流沙河说土改(图)
·土改受害者孙大川、陈秀英/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董存英一家(上) 廖亦武(四川)
·廖亦武:大陆建国后的部分民间食人记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