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分封制的过早消失,是中国历史上两度亡于蛮族之手的要因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26日 来稿)
    
    分封制的过早消失,是中国历史上两度亡于蛮族之手的要因
    
     由于中共一贯吹捧秦始皇的中央集权制,以为自己高度的中央集权专制正名,因此中国大陆无论官民,都普遍一边倒地以大一统中央集权制为先进、为正确,而以分封制为落后、为错误,而全然忘记了中国有句古训“尺有所长,寸有所短”。
    
     中央集权制和分封制,其实各有其优势和弊端:
    
     中央集权制有利于君主的权力,有利于一国之内政令的统一,有助于避免君主和诸侯封国之间的权争内乱;这些恰恰是分封制的短板;
    
     但是中央集权制不利于抵御外敌,也不利于镇压农民起义;这些恰恰是分封制的优势。
    
     在中央集权制下,地方缺乏自主权,许多政策和措施都需上报中央批准,才能实施;因此应对突发危机就比较迟钝;而且,在专制的中央集权制下,地方官由中央任命,优先对中央负责,制度性地对地方缺乏责任感,因此他们对地方的责任心就不可能有分封制下的诸侯那么强。
    
     所以,一旦地方爆发了农民起义,或者遭到外敌入侵,中央集权制下地方官的反应速度和卖力程度,就必然不如分封制下的诸侯。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国的体制,就是中央集权制的一种极端典型,在此次新冠状病毒瘟疫中,湖北和武汉地方当局的缺乏自主权,层层请示,应对迟钝,不负责任,而中共中央当局的不顾地方死活。.种种集权制的短板,淋漓尽致地暴露无遗。)
    
     而一旦农民起义的规模巨大,或入侵的外敌强大,中央集权制下地方官就更容易叛变、投敌,因为他们司职的地方,不是自己的,而是皇帝的,甚至他们自己往往都不是当地人,他们只是一个当差的;既然是当差的,那么事急了大不了换一个主人——转投农民军或者入侵的鞑子,反正照样有官做。
    
     所以刘邦、李自成所到之处,秦朝和明朝的地方官会降者如云;所以满清八旗军的凌厉进攻,明朝的官、将会争先恐后地叛国。
    
     而分封制下的地方诸侯就不同了,一旦失去了自己的领地,他们就什么也不是,沦为丧家之犬,而投敌往往是找死——因为造反的农民或入侵的蛮族为了“合法地”占有土地,往往把领有土地的旧贵族处死,人为造成土地无主。
    
     所以分封制下的地方诸侯,面临外族入侵时,往往会殊死抵抗,迸发出强大的抵抗力;分封制,就是周朝八百多年中,虎视华夏的北方蛮族,没有一次能够入主中原的原因。
     与此相似的是,和中国面积差不多大的欧洲,历史上从来没被西来的游牧蛮族彻底征服过,匈奴人、柔然人、蒙古人、突厥人在欧洲封建主的剧烈抵抗下,只能征服东、南部分欧洲;而中国却先后遭蒙古人和满洲人彻底征服。
    
     所以,分封制度下的农民,在各地领主、贵族的防范和镇压下,很难造反;周朝八百多年,并没有发生农民起义;欧洲中世纪的一千年当中,只有英、法和俄罗斯各发生了一次农民起义,而秦以后中国多如牛毛的农民起义有多少?
     彻底取消分封制,这也是高度的中央集权的秦朝,在大规模农民起义的打击下,迅速灭亡的重要的原因。
    
     中央集权制不利于抵御外敌和维稳,早在秦统一之初,有识之士就看到了这一点:
    
     秦始皇统一之初,丞相王绾就提议在离京都咸阳较远的地区保留分封制,建议将始皇帝的儿子封为王,让他们分赴各自的封国,以加强对那里的管治,王绾担忧:燕、齐、荆地远,“黔首未集附”,旧贵族残馀势力伺机作乱复辟,而地方政权缺少核心和权威,武备松弛,缺乏强大的社会控制力,而朝廷强悍的军队又远在咸阳和长城一线,一旦东、南腹地有变,鞭长莫及。
    
     但一边倒迷信法家、醉心中央集权的秦始皇,听不进王绾的意见,驳斥说“复立国,是树兵也”。秦始皇死后,王绾的担忧很快变成了现实。
    
     淳于越是另一个先见智者,公元213年,秦始皇在咸阳宫置生日宴,博士千人贺寿,齐人淳于越进谏说:“臣闻殷周之王千馀岁,封子弟功臣,自为枝辅。今陛下有海内,而子弟为匹夫,卒有田常、六卿之臣,无辅拂,何以相救哉?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今青臣又面谀以重陛下之过,非忠臣。”
    
     淳于越的意思是:殷商和周朝的君王能够统治一千多年,靠的是分封子、弟作为枝干,重用大臣作为辅佐。如今皇上拥有海内,而陛下的子、弟却像一般平民那样没有势力。今后一旦出现像齐国田常、六卿那样的叛乱,陛下的弟子们没有自己的地盘和势力,如何能互相救助呢?不师从古人的制度,而能使国家长治久安,我还没有听说过。.
    
     但秦始皇片面宠信法家派李斯,对淳于越的进谏拒而不纳;其后秦始皇的子女果然被赵高一锅端,而随着项羽、刘邦的进军,秦朝的地方官纷纷叛降。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秦始皇听从了王绾和淳于越的意见,采取了一定程度的分封制,那么秦朝会长久得多,决不会“二世而亡”。
    
     中国的分封制,随着秦的统一而过早消失。秦朝灭亡后,后世的中国统治者对中央集权制的短板、对分封制的优点,不能说没有明察,刘邦、司马炎、朱元璋就一定程度地恢复了分封制,但由于分封制容易对君主权力构成挑战的缺点,导致君主越来越追求中央集权,宋朝的“强干弱枝”国策就是典型:宋朝不仅绝不分封皇室,还破天荒地实行“重文抑武”的国策,结果逐渐丧失了抵御外敌的能力,中国在宋朝的手上,第一次被蛮族彻底征服。
    
     随着分封制下挑战中央皇权的七国之乱、八王之乱和“靖难”的一再发生,帝王的专权私心,逐渐压倒了对国家的忧患意识,赵匡胤作出了宁可亡于外,也要防止武将造反的集权选择,明朝在朱元璋之后,也逐步剥夺了朱家藩王的统治权,明朝各地的藩王沦为有名无实的寄生类,中国的分封制彻底消亡了。
    
    曾节明 2020.3.25 雪融春暖下午于上州
    
    (友请广大网友光临在下油管寒舍,不才虽口拙,但保证你能听到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只有逻辑推理,寒舍既有逻辑推理,又有玄学古今。。。)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I_cojzxlufGCp-CLzWrKA
    
    中国社民党
    www.csdparty.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410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 对中共索赔的可行性,特疯子为何比建制派强?
  •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 特疯子不失为遏制中共的最佳人选
  •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 博客最新文章:
  • 少不丁武汉瘟疫评论回顾之一
  • 徐永海行善的属乎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20-4-3圣
  • 李芳敏1440005我的仇敵用惡毒的話中傷我,說:他甚麼時候死呢?他的名字甚
  • 清比圣春天和你我一个都不想错过76天凤凰涅槃我终于等到你
  • 胡志伟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 东方安澜说说陶渊明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自然之道
  • 胡志伟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 曾节明疫情下美国种族歧视如何?为什么会有歧视?如何避免受歧视
  • 胡志伟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 谢选骏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 胡志伟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 谢选骏主权国家的办事人员都是趁疫打劫的盗匪
  • 苏明张健评论共匪想要让更多的人为它的灭亡殉葬
  • 谢选骏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29.要賺內地的錢
  • 胡志伟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论坛最新文章:
  • 《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谈疫情给世界带来变化 3个例子
  • 南非矿业在疫情中艰难生存
  • 武汉疾控中心《自然》子刊发文:1月初就出现新冠“人传人
  • 巴黎警察路检追获上万只口罩 2名中国在法侨团负责人遭拘后
  • 论坛中被问中国疫情数字是否可靠 张文宏:问题太敏感
  • 安倍晋三转发蔡英文推文:感谢鼓励支持 日本台湾一起加油
  • 封城76日后武汉终“解封” 广交会将首次以网络形式举办
  • 世卫组织前官员:萨斯教训被遗忘
  • 武汉解封 肺炎“卷土重来”的阴影却挥之不去
  • 疫情影响法国生蚝供应香港老饕大减口福
  • 日本一些城市从4月8日起进入紧急状态
  • 武汉解封滞汉台胞注记不予解除无法自行搭机返台包机亦无下
  • 日本防治新冠的模式能否成功?
  • 冠状病毒诡异难测 学会共存等待疫苗问世
  • 法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病例“破万”政府收紧“禁足令”
  • 康复者血浆治疗新冠 韩国两年长病患康复 法国开始临床实
  • 甩不掉的锅:友邦也怀疑北京隐瞒疫情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