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李奇观:揭发政治SARS 消灭国家瘟疫

【博讯2003年7月01日消息】     

    尊敬的网友: (博讯boxun.com)

    您好!

    我叫李奇观,现住美国洛杉矶,呈上这份控诉材料请您过目,并希望能够得到您的帮助。这份材料是关于我亲身经历的一桩惨绝人寰的世纪冤案,一桩被中国情报、公安部门诬陷的世界特大间谍案,如同50年代震惊全国的特大特务案“徐秋影案件”一样,但惨烈的程度是徐案所无法比拟的,因为这是一起由掌控中国最高专政机关-中国政法系统中的一帮法西斯份子亲自主导的冤案,他们动用了中国整个政法系统中常规的和高科技的力量,侦查了十余年,查遍了国内外的所有线索,毒死了许多和我有关的亲友,直至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社的社长许中田,推出了下至我家乡上海市(县)陈行乡派出所所长,上至中国民航总局局长刘剑峰来作替罪羔羊,以便使这个法西斯集团的骨干蒙混过关。自2000年以来,我已经连续千百次地向中国政府申诉:

    一。2000年8月15日,我辞掉了美国的工作,准备去中国人民最高检察院控告他们,他们就在8月31日,用民脂民膏,高价收买了5个打手,手持铁棍,几乎把我唯一的弟弟打死。事后我多次申诉,要求惩办凶手,但他们仅把我家乡-上海市(县)陈行乡派出所所长撤职来草草了事,而且也没有说明撤职的原因,更没有惩办凶手。

    二。2000年9月9日,我仍然按既定的日程,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和美国西北航空公司联运的5984航班,去北京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他们的罪行。在飞机上我几乎被他们毒死。事发后,我连续不断地向中国国航,美国西北航空,中国民航总局,中国公安部,中国安全部,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国国家主席投诉,要求惩办凶手,但都没有回音。2002年5月13日,我最终向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总理朱熔基联名申诉,要求中国政府查办,但除了见到中国民航局长刘剑峰在5月22日被突然解职外(也没有说明解职的原因),还是没有惩办凶手。

    三。从2002年6月18日起,我给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世界日报、美南新闻写文章,把这伙法西斯份子比作陷害岳飞、荼毒百姓的秦侩,呼吁人们象民族英雄文天祥那样用太史简、董狐笔揭露这伙法西斯集团的丑恶面目。他们就卑鄙地把岳飞文天祥那种正气浩然、精忠报国的壮举当作兄弟阋墙的窝里斗,把中国人民敬仰了千百年的民族英雄贬成市侩小人,在海内外华人中引起了公愤。他们之所以要颠倒黑白,篡改历史,因为他们也是陷害忠良、鱼肉人民的侩子手,秦侩命运的好坏,预兆着他们的凶吉。

    四。2002年10月14日,我把这个法西斯集团的罪行传真给中国的喉舌人民日报,希望报社领导能秉持正义,把我的控诉向全国人们披露,至少要把他们的罪行,给中央各部委和全国各省市领导发“内参”。但“内参”还没写成,立即传出许中田社长突然死亡的消息。这个法西斯集团,专以暗杀、下毒、造伪证、铲除政敌为能事,为了防止他们的罪行被曝露,毒死了许中田。

    五。正道走不通,我也学着走后门。2002年10月20日晚,我给曾经帮助我实施改革理念的上海电视台高级记者王国荣打电话,直接向他请求(之前已写信请求),请他帮我向媒体公开这伙高级法西斯份子的罪行,但遭到他的婉拒。

    我意识到,他们掌控着中国的专政机器,会千方百计封锁消息,要揭露他们,只能靠自己。于是我开始收集中国报纸的传真号码,向青年报、云南日报、文萃、环球时报、海南日报等报社传真他们的罪行,象苦行僧那样,向全国各地的报社挨家挨户的恳求,祈望报社能秉持正义,在11月14日中共16大召开之前,公布这个反动集团的罪行,唤醒民众,用人民的力量,掀掉这帮侩子手头上的乌纱帽。但是万万没想到,2002年10月31日起,打中国的电话卡费率暴涨了十几倍。因为一般旅居海外的中国人同国内的联络都是靠电话卡,现在电话卡贵得让人无法承受,我被迫停止了向中国发传真。

    打中国的电话卡费率象发疯一样的飞涨,严重的打击了全世界的电话卡行业,引发了全球电讯界的一片谴责声,香港的政界要人和各国的社会团体联名向中国政府抗议,震惊了国务院总理朱熔基,为此朱熔基还专门责成副总理吴邦国调查和处理这一严重败坏国家信誉、伤害民生的事件。这个法西斯集团为了阻止人们用电话传真揭露他们的罪行,居然象疯子一样地操纵电话费狂飙,干出如此伤天害理、祸国殃民的事来。

    我千百次地向中国政府申诉,如同以卵击石般的无效,在2002年11月14日召开的中国十六大上,这帮法西斯份子不但继续操纵着政法大权,还加官进爵,弹冠相庆。我内心充满了痛苦和绝望,天哪,你为什么不惩罚他们一下呢?难道真的没有天理了吗?难道真的是正义斗不过邪恶吗?难道真的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吗?还有,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家训,难道都不验灵了吗?

    六。这几年,我停掉了工作,四出求告,孤苦一身地和这帮有源源不断的国家资源支持的法西斯份子苦斗,自己已经搞得身心憔悴,家破人亡,为了申冤,卖掉了房子和车子,蜷缩在租借的小屋里,为的是要为冤死的亲友讨回一个公道,但竟然是如此地求救无门。我自己要生活,还有年幼的孩子要负担,于是我开始找工作,当时中国著名的企业家李晓华在美国创建了赛智集团,正在招聘人才。我知道这位中国首富的辉煌过去,他拥有中国第一辆法拉里名牌轿车,代表中国参加APEC会议,和世界上50多个国家元首有交往等等,我去和李晓华面谈以后,感到他口才和智慧都很优秀,决定为他工作。我在赛智集团兢兢业业的工作,很快赢得了公司上下的一致好评。我为集团设计的市场计划被认为是最完美的,并得到了实践的证明;我设计的广告被认为是最有创意的,收到了绝佳的广告效果,我常常无休无眠地替集团的执行总裁设计保健产品的医学标签,起草出口的英文文件,为集团总经理准备和国内外合作的合同,还直接参加和外商的合约谈判,他们称我是“人才中的人才”,“具有治国的智慧”,“可以代表国家和外国谈判”。我也常常帮助公司员工解决工作上的困难,被员工称为“最乐于助人,最搞得定”的人。我虽然化了大量时间帮助集团领导做事,但我个人的销售业绩总是最好的。为此董事长李晓华多次在集团员工大会上表扬我,说我是他“创业以来见到的最敬业、最优秀、最有智慧的人才”。我也感到很满足,准备好好为赛智集团做事。

    还是先哲说得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他们看到我做得好,就汇集了一切力量来打垮我,多次派人来挑我的毛病,甚至派在联合国工作的前中国国台办杨主任的儿子坐在我旁边,看我怎样工作,但小杨感到我的工作是无可挑剔的,他说,“公司没有我,是重大损失”。他们更多的是用下三烂的手法来陷害我,让我防不胜防,但我都避开了。这伙法西斯份子见我没有落入圈套,象垂死挣扎的亡命之徒一样,使出了最卑鄙的手段。他们居然指使一名壮硕的中年员工,曾经在中国沈阳做过保卫的李栋密切监视我;而且我每次为我的客户送货以后,他都会丝毫不差地再重复寄一份,然后观察我和我的客户的反应。有一天晚上,我去一家商店买东西,他居然晚上也来监视,而且一直紧盯到我离开,让我憋了一肚子气,第二天早晨我到公司楼梯下的小间复印资料,回头一看,他又静静地盯着我看。我再也忍不住了,就责备他,跟踪是违法的。他默认了,也不跟踪了,我也谅解了他,因为他也是受害者。但是自从李栋不听从他们的指挥以后,厄运就来了,没过几天,李栋就昏迷送医院,并猝死在医院里。这帮法西斯份子除了杀人灭口之外,还制造了不少假象来陷害我,恶毒到了极点。

    我离开赛智集团以后,虽然他们多次请我回去,要给我加薪,要让我做首席执行长,管理整个集团的运作,但我拒绝了。我深深认识到,“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不除掉这帮法西斯份子,国无宁日,我也不会有太平日子过。

    在家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依靠谁才能把这伙法西斯份子绳之以法?当然是人民。但首先要向人民广泛地揭露他们的罪行,因为只有把他们从阴暗角落里拉出来,在众目睽睽下,才能有效地防止他们在暗中继续犯罪;也只有把他们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人民才能鞭挞他们,最终消灭他们。如同去年11月在中国爆发的SARS一样,在中国政府严惩瞒天过海、谎报军情的昏官,祭出“唯瞒报缓报者是问”的令牌以后,才出现转变的契机,见到黎明的曙光。因为曝露疫情,人们可以迅速隔离,有效围剿;隐瞒疫情,无异于放虎出笼,既害国人也害世人。

    但这伙法西斯份子,要比自然界的SARS危险千百倍。因为他们操纵着政法系统这个国家机器,有着源源不断的国家资金,有着先进的武器,精准的监控设备,和高科技的生化毒物,每个人的命都悬在他们手里,要置人于死地,易如反掌。他们为了铲除政敌而制造冤案、假案;他们为了立功升迁而屠杀人民,伪造战功;他们为了生怕自己的罪孽曝露而杀人灭口;他们也利用手中的专政权力,侵吞国家财产,霸占最肥缺的部门,吮吸民脂民膏。有这种人掌控着国家机器,人民就会受苦受难,他们是国家的瘟疫-政治上的SARS。

    民本主义是立国之本,古今中外都一样,中国的亚圣早在2300年前就说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即使在最残酷的中国古代的宫廷斗争中,也只是株连九族(高祖、曾祖、祖、父、子、孙、曾孙、玄孙),而不杀平民。这种国家瘟疫之所以敢杀平民,因为他们奉行的是专制的招降纳叛的体系,不要法律,只要帮规,不要民意基础,只要巴结长官。得罪了主子,官位不保;丧失了民意,挪个地方,又成了一条好汉。所以在中国这个民主尚未发展成熟的社会,在立法、司法、执法尚未有效地制衡的时代,当官的才德是何等的重要。一个清官善于选贤举能,辛勤地耕耘他们的一方乐土,让他们的子民安居乐业;一个污吏会豢养一群恶狗,恶狗的本性是伤人、掠夺和看护他主子的不义之财。

    七。为了最终消灭这伙国家瘟疫(政治SARS),从现在起,我会连续不断地用电子邮件把这份控诉材料向人民发送,希望能够争取到一百万人民的声援,来向中国政府呼吁和请愿:

    1。呼吁中国政府交出这伙国家瘟疫(政治SARS),停掉他们的职务,把他们隔离起来,以防止他们继续在暗中伪造罪证和毁灭罪证,以利于调查和清算他们的罪行。为以后的公开审判作准备。

    2。呼吁中国政府调查活动经费和生化毒物的流向,有活动经费的地方就有犯罪,有生化毒物的地方就有血案。

    3。呼吁中国政府清查为这伙法西斯份子研制生化毒物的生化专家、科技人员、和医生,他们为虎作伥,同样要受到惩办。

    4。呼吁中国政府对于包庇、窝藏这伙国家瘟疫(政治SARS)的官员,按照“举报罪犯有功,窝藏罪犯同罪”的法规,和罪犯一并惩办。

    “国家兴旺,匹夫有责”,我希望广大网友能声援我,并希望通过您们的网络传送,帮我争取到更多的人民的声援。我尤其寄希望于网上的媒体,您们是社会的良心,人类的无冕之王,针砭时弊,指点江山,您们功不可没。如果通过您们丰沛的人脉关系和效力宏大的传媒载体,能够把这帮国家瘟疫(政治SARS)的罪行向社会广泛地揭露,我将铭感终身。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利国、利民、利世界的时代主流;中国的政治SARS是害国、害民、害世界的反动逆流。清除了他们,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将更宽广,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会更提高。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以上之请,多所麻烦,谨致歉意,并颂

    时祺!

     李奇观 谨上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美国洛杉矶居民李奇观被诬陷美国间谍,在回国航班上被下毒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