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牟传珩:中国异见人士首告国家部委的一次尝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0月04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涉及千人集团诉讼北京难产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依据中共建制初期的[59]内人事福第740号过时复函,即“受过开除处分或者刑事处分的,应当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工作年限”意见,在全国范围内非法剥夺劳动者的“视同缴费工龄”与退休权益。这种未经授权,没有法律依据的恶政,拒绝给付劳动者由工作年限积蓄在国库里的养老储备金及其医保待遇,致使众多为国家毕生贡献的劳动者,晚年退休时被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特别是剥夺异见人士“视同缴费工龄”,致其晚年因“工龄归零”而被政治与经济双重绞杀,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绝境。在当今文明世界中,谁都无法想象,一个政府部门竟可以借助如此非法滥权的旧时代文件,在长达半个多世纪以来,制度性的制造出一个中国特色的“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异见人士首次集团状告国家部委尝试
    
    近些年来,“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愤慨决绝,铿锵不屈,挽臂共鸣,不断发出各种声音,其维权投诉的脚步,已经深入了全国人大、国务院、信访局、法制办、人社部及各级以人民命名的法院,但所有闪亮国徽下的大门,能给出的都是无情地一脚。在此背景下,以国内异见人士为主体,涉及海内外上千人联名,已于去年12月6日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提交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其公开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的法律依据,但人社部却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理由断然拒绝答复。
    
    面对如此现实,国内异见人士首次组成涉及千人的公民起诉团,正式依法走向维权前线。依据法律规定,5人以上的集团诉讼,最多只能委派五名代表。2018年2月21日,本作者与姜福祯、张霄旭、刘景明等山东朋友,在戊戌春节后第一个工作日,趁夜悄然进京,与北京民主墙老战士、异见人士何德普,5人共同代表海内外《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签名人,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起诉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此次公民集团诉讼,是当代中国异见人士首次联合状告国家部委的一次尝试。
    
    北京二中院违法拖延不给裁判文书
    
    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接受诉状后,长达三个月始终没有给出是否立案的书面通知与裁定。对此,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的要求,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一条 规定,“人民法院在接到起诉状时对符合本法规定的起诉条件的,应当登记立案。对当场不能判定是否符合本法规定的起诉条件的,应当接收起诉状,出具注明收到日期的书面凭证,并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不符合起诉条件的,作出不予立案的裁定。裁定书应当载明不予立案的理由。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由此可见,只要原告的起诉符合立案的形式要件,就必须先于立案。如此简单的程序问题,“要等待”三个月的“合议”尚无结果,这不仅违法且有悖常理。北京二中院之所以对如此必须立案审理的案件不予答复,就是在明知不予立案违法的情况下,试图以不了了之的方式,来规避当事人上诉。由此验证了他们一开始就站在被告的立场,对“民告官”案件设置障碍。基于北京第二中级法院不给是否立案文书,严重违反立案时限规定,我们不得不向北京高级法院诉讼热线12368反复投诉,但均无结果。
    
    “千人公民起诉团”发出《五一抗议书》和《追责函》
    
    2018年5月1日,以国内异见人为主体的“千人公民起诉团”,发出《北京第二中级法院违法至今不立案——五一抗议书》指出:北京第二中级法院对原告符合立案全部形式要件起诉一拖再拖,现已超过了法律规定立案时限的十倍,却至今不予立案,属于执法非法,严重侵害了“千人公民起诉团”诉权。为此,我们这些劳动者依据国际劳工组织社会保障最低标准公约 (第102号)、国际劳工大会关于国家社会保护底线的建议书 (第202号)等相关规定与精神,以及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盖·莱德在“中国-国际劳工组织-东盟社会保障高层论坛”上对与会代表发出的“缺乏社会保护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这种情况必须改变,而且可以改变”的宣示,在国际劳动节之际,被迫对北京中院至今违法不立案行径,提出强烈抗议!
    
    接着,2018年5月15日,“千人公民起诉团”又发出《致最高法、最高检控告追责函》指出:所谓北京诉讼热线12368投诉得到的回答“耐心等待回复”全是忽悠。本案至今没有任何结果,不决定、不立案,属于严重执法违法;北京高级法院诉讼热线一再受理投诉,却不督办、不追究,更系严重的司法不作为。中国首都北京代表全国执法最高水准,其两级法院都视法律为儿戏,玩忽职守,严重侵害“千人公民起诉团”诉权,力证了当今中国的法治现状之恶劣的事实。由于我们这些“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的知情权与诉权被实质性剥夺而不能上诉,且向受诉法院和其上级法院投诉也都毫无结果情况下,不得不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公民控告,请求你们履行法律监督责任,责成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立即纠正违法不立案,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依法依纪追究北京第二中级法院、北京高级法院玩忽职守,违法不作为相关人员的责任。“千人公民起诉团”,借助“一人一信”方式,打印这封控告追责函,分别邮政挂号向最高法、最高检寄去。
    
    对北京二中院被迫做出“ 不予立案”裁定上诉
    
    本案被非法搁置三个月之久后,在“千人公民起诉团”代表多次投诉,特别是公开发出的《五一抗议书》和《追责函>》的强大舆论压力下,2018年5月23日,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才被迫紧急做出(2018)京02行初字200号行政裁定。该裁定以“要求行政机关为其制作、搜集政府信息,或者对若干政府信息进行汇总、分析、加工,行政机关予以拒绝的事项”理由,做出“ 不予立案”的荒唐结论。尽管如此,我们终于得到原审法律文书,可以进入上诉程序。这便意味着为我们走向北京高级法院,甚至最高法院架设了程序天梯,以验证习近平新时代“依法治国”真相的顶层揭幕。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806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牟传珩:“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被人社部门文件讹诈
·浙江省城爆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集体维权
·在“依法治国”的招牌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4)
·机构“改革”导致职能瘫痪——“‘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3)
·牟传珩虎:“工龄归零”涉及千人诉讼知会函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向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投诉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海外工作简报与致千人联署知会书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吁请质询政府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权人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四原告上诉状
·鲁青讯: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
·关于废除“工龄归零”政策的公民建议书
·工龄归零,老无所养:"千人公民起诉团”五一抗议书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维权调研报告56 (图)
·在“依法治国”的招牌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4
·鲁青: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讼终获立案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诉讼维权模式开启
·工龄归零:公民连署建议新名单
·牟传珩:“工龄归零”涉及千人诉讼知会函
·关于“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全球华人联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说明
·高洪明:工龄归零政策是恶意非法剥夺劳动者的恶政!
·牟传珩: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牟传珩:谴责非法、野蛮的“工龄归零”政策
·王红旗:职工养老保险“工龄归零”的不公平法规该废除了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报告:中国军队2035年或可抗衡美国
  • 白宫顾问证实美中重启对话 不仅限于贸易
  • 调查显示中国电子行业职工自杀率高
  • 中国大举开发飞弹 北约主张约束
  • 俄反对派领袖纳瓦尼最终获准赴欧洲法院辩诉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 美中重启贸易会谈 休兵或指日可待
  • 十字架报:中国可是世界大变局的最大受益者?
  • 欧盟与意大利政府在预算案上的两大分歧
  • 美国中期选举后 日本担心什么?
  • 北京雾霾来袭 司机看不到红绿灯
  • 路透社:德国官员警惕中企进入参与5G建设
  • 美国报告吁抗衡北京向世界输出专制模式
  • 台行政法院裁定政府对公投意见不应印入选举公报
  • 日美提供印太基建700亿美元抗衡“一带一路”
  • 马凯事件显“一国两制”走样 西方或调整对港政策
  • 中英两朝皆受宠的钟士元病逝享寿101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