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9995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7月11日 来稿)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上海,这个地方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似乎样样都名列前茅,尤其是关爱老人。
   
   但是,最近有个朋友告诉笔者一个案子:浦东新区有个老人叫景宝英,现年69岁,丈夫任炳辉于2014年因病去世,留下位于浦东新区上浦路165弄38号403室一套房产(51平方米),被前妻张丽民及张女儿任璘在浦东新区法院的支持下,经过了一场不公平的诉讼,最终把遗产变为夫妻共同财产“瓜分”了,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只得流落街头。景宝英老人告诉笔者:我们夫妻十九载,相互陪伴,共同关爱,这套房屋是丈夫留下的遗产是明明白白的,法院徇私枉法,我就是死也要去告他们!
   
   细细读了该案的判决书,景宝英老人确实太冤枉了,上海的“老人法”家喻户晓却保护不了老人,其蹊跷的案情供好心人分享:
   
   景宝英丈夫任炳辉去世后,前妻张丽民不知从哪里找到了该房10万元的交款发票,以夫妻共同财产为由起诉景宝英,要求分隔该房并在浦东新区法院立案即(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18891号案。
   
   景宝英向笔者提供该案以下证据证明该房屋是她的遗产:1、买房发票时间是:1995年9月1日由任炳辉购买的,价值为人民币10万余元;2、张丽民与任炳辉离婚时间是:口头离婚(任同意支付小孩抚养费)是1995年7月10日,书面协议为1995年10月2日;3、该房产权证生效时间:1995年12月24日。4、景宝英与任炳辉结婚时间是:1998年9月7日;5、任炳辉去世时间是:2014年2月13日。在该案审理过程中,主审法官树雄对以上事实未作充分查证与辩论,特别是景辩称当时发票的标的只有10万元,张丽民离婚后房屋增值与其无关不予采纳,即作出了枉法判决:将该房判给前妻张丽民50%;女儿任璘20%;景照顾丈夫整整十九年仅得30%,这是极其不公正的判决。
   
   到底景宝英冤在哪里?笔者认为,所争房产其房产证核准时间为1995年12月24日,根据《物权法》第十六条“不动产登记簿是物权归属与内容的根据”之规定,也就是说该房屋此时才属于任炳辉的。张丽民手上买房发票时间是1995年9月1日,而张与任炳辉口头离婚是同年7月10日,并且在补签的《离婚协议》上写得很清楚“无财产问题”,所以景宝英丈夫任炳辉的房产与前妻张丽民在法律上已经毫无关系,实属景的遗产。这个冤案对景宝英老人而言,犹如飞来横祸,日夜不得安宁,已经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
   
   前妻张丽民由于得到法院的支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继续联合女儿任璘还是通过浦东法院以“共有物分割纠纷”要求变买该房屋如愿以偿:浦东法院(2015)浦民一(民)初字第8790号判决,原先景宝英占该房屋30%以人民币426,450元买给张丽民、任璘。判决生效后(其实此款景不予认可),房屋交易中心以判决书为凭将该房屋产权变更给张丽民、任璘各50%,景宝英就此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终于旧上海旧社会的情景又呈现在笔者眼前。
   
   你,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权大无边,可以把一个老人赶出家门,而老百姓最多喊喊“冤”,如封建社会冤民敲敲锣一样!笔者抱不平的是,不仅仅是景宝英无家可归,更离奇的是,法院在与法律唱对台戏谁来管?上述涉案房屋是景宝英的唯一住房,即便将产权变更给张丽民等,她是可以继续居住的,《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第十七条规定讲得非常清楚,“子女或者其他亲属出资购买老年人原来承租或者居住的唯一住房,应当保证老年人继续居住权利”,法院却眼开眼闭!
   
   你法院要帮忙也好,要应付“关系户”也好,但老人“继续居住权利”不能剥夺啊!景宝英老人的遭遇,又一次告诉大家:司法不公就是颠覆国家,“上海老人法”如同白纸一张!
   
   上海“民告官”志愿者:宋嘉鸿
   2019年7月10日。
   联系手机:+86- 177 1708 5149。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六):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枉判遗产案致使景宝英老人无家可归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802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五):上海公安向访民李春芳喷催泪瓦斯出现新动向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四):致中央打黑除恶第16督导组吴玉良组长的公开信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三):上海邵铄兰被剥夺办理《港澳通行证》权利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二):黄菊市长下令后我家门口“妖魔”怪象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一):淘宝网售仿冒德国保险柜法院判消费者败诉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十):上海多伦路拆迁无许可证权利人逼死女儿逼疯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九):致公安部长“两会前”颜芬兰被关精神病院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八):上海政府“维稳”黑监牢之一“联楠宾馆”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七):上海闵行区政府“拆迁听证会”挂羊头卖狗肉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六):上海陆美春进入国家信访局被抓被拘被精神病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五):上海警察打人成“大亨”55人作证竟徒劳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四):法院徇私枉法造假案领导查后说“误笔”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三):老百姓“民告官”欺骗性在哪里?/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二):黑帮私闯民宅警察眼开眼闭 /宋嘉鸿 (图)
·中国一党体制与流氓环境(一):法院内档案被盗院长置若罔闻 /宋嘉鸿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阴柔的邪恶
  • 国家主权的逻辑
  •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 少数民族是块宝
  •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博客最新文章:
  • 人生拾遗小杂谈——火山🌋爆发,可怜了游客
  • 陈泱潮11.9.中國傳統文化非常缺乏民主憲政的人文基礎
  • 台湾小小妮沒人選死共匪就是萬惡的舊社會!!!
  • 曾节明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谢选骏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吴倩你们的耶稣:“巨兽”上台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
  • 谢选骏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胡志伟“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谢选骏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生命禅院仙性解析/雪峰
  • 谢选骏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徐永海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疑难问题
  • 谢选骏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的妄想太多,没有一个能实现
  • 曾节明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高洪明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论坛最新文章:
  • 新一轮冬季雾霾来了 55城市陷霾
  • 冀碰瓷敲诈团伙寻保护伞 向公安人大代表输少女曝光
  • 德议会如约听证与台建交联署案 官说一中立场是支柱
  • 反退休示威不减斗志 法国半瘫民众缄默
  • 选总统网军成灾 民进党黑锅重 韩营涉自导自演色情照
  • 中港足球疑成政治大战 反送中压力谁都要赢
  • 中国猪肉涨价 推动CPI同比涨幅创近八年新高
  • 任正非与美国官司 可和解不可认罪
  • 禁蒙面法立即失效了 港高院拒延长
  • 北京: 释放孟晚舟是纠错 催放康明凯是说三道四
  • 陆斥美超级谎言制造者 美大使批中国未遵守人权
  • 港中学范围发现两土制炸弹 附铁钉加强杀伤力
  • 港警发近三万弹药 三分一射向理大 被指如军事行动
  • 港运动半年:警拘6022人 四成是学生 特首拒特赦
  • 反退休改革大罢工持续 法国政府面临严峻挑战
  • 缅被指涉嫌种族灭绝罪 昂山素季海牙国际法庭出庭
  • 北京传推惩美严厉措施 官方机构卸除外国设备与软件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