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1369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西安灞桥区五星村遭拆迁25亿多元安置款哪里去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15日 转载)
    

    我们是西安市灞桥区红旗街道办事处五星村全体上访村民。投诉如下:
    
    西安市灞桥区政府是从2017年4月25日起,对我们五星村进行强行拆迁的,说为的是“治理东三环周边环境”。区政府单方面定的拆迁安置补偿条件是拆除村民的房屋,每人补偿65平方米住房,按每平方米5175元计算,发给村民自行购房,政府对此不给村民建安置房。这个补偿标准叫我们村民根本不足于购买65平方米住房。这一年多来西安市的商品住宅房售价暴涨,没有《房产证》的商品房已涨到每平方米七八千元,有《房产证》的商品房每平方米售价在一万二千元上下。政府给我们每平方米5175元的安置款,叫我们到哪儿能买到65平方米的住房?
    
    由于村民们不断提意见、上访,区政府又改为给每个村民补偿43万元。每人43万元我们也不能接受。我们村的耕地早就被政府征完咧,剩下给村民留下的一点种菜的地也被村干部“开发”咧,近十多年来,村民把原住房拆除,盖成楼房,除自家居住外,大部分房子出租,以收房租维生。政府拆迁后给我们补偿的钱买的房,比我们原有的住房可供出租的面积少了很多,我们的收入大为减少,生活遇到困难,我们怎么能接受?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我们后来了解到的情况,灞桥区政府在给西安市政府上报的我们村拆迁情况的材料,说给村民补偿的标准是每人85万元,比实际给村民每人补偿的金额多了42万元。也就是说区政府给村民每人补偿的金额差不多只有向市政府报告的一半。按区政府给市政府上报的拆迁补偿标准,全村6000多村民,共少支付25亿多元。这是我们村民遭受损失的一部分。这笔巨款哪里去了?
    
    西安市灞桥区政府对我们五星村强行拆迁的,说的理由是“治理东三环周边环境”。我们村民实在弄不明白 “治理东三环周边环境”为什么就要拆迁我们村?东三环路是东三环路,我们村是我们村,要说影响,倒是东三环路影响了我们村的环境,咋能说我们村影响了东三环路的环境?我们村怎么影响东三环路环境了?好端端的一个村,整体拆除,造成巨大的浪费和折腾,真正的原因,就是我们村紧靠大马路,紧靠灞桥街道,地价不断飙升,区政府把我们村民赶跑,村子拆了,腾出来的400多亩地皮可供政府官员倒卖或开发,既有暴利可图,又有政绩,只是苦了我们老百姓。区政府为了逼迁,昼夜不停地用高音喇叭广播,断水、断电、垃圾堵路,还雇佣几千流氓打手在村里游荡,在村民门口放鞭炮,殴打居民,在居民家纵火······
    
    我们村民不断上访,从区政府、市政府、省政府直到北京,我们不但反映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还遭拘留。灞桥公安分局先后至少五次将村民沙娟利、郭春平、梁院玲、郭春凤等七人拘留到三爻村看守所,每次拘留了5天,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
    
    2019年9月6日,有三百多村民再次到西安市信访接待中心上访。我们提出的要求是:灞桥区政府拆迁我们村,必须要按规定出示西安市政府的批文;给村民的住房安置款额必须按灞桥区政府上报的每人85万元执行。
    
    西安市灞桥区红旗街道办事处五星村全体上访村民
    2018年9月5日
    
    附 以前的有关文章
    
    五星村农民状告国务院“不作为”
    
    2006年4月,西安市灞桥区五星村的农民代表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状告国务院“不作为”,要求国务院赔偿该村农民因此进一步遭受的损失,并立即查处灞桥区政府违法征用该村土地的严重问题。
    
    村民们在起诉状中说:2001年4月,西安市灞桥区人民政府说是国家项目要征用五星村的570多亩农田,实际上是倒卖给紫薇集团进行房地产开发。区政府拿不出国家农田征用批文,每亩只给农民补偿8万元,每个村民平均一万多元。许多农民认为未经国家批准占用农田属违法,而且根据国家颁布的土地补偿标准,这个村的土地每亩应不低于33万元,8万元的占用补偿太不合理,因此拒绝在“卖”地协议上签字。7月17日,灞桥区人民法院拘留了带头反对违法占地的五组组长荀松庆,并把他在看守所里关了15天。两天后的7月19日,区政府雇佣了四五百身着武警服装的流氓打手,护拥着挖掘机推土机把五组的农田推平了。当晚数百名村民到省政府上访,省政府答复说“没有手续不能进地”。经过村民们的反复抗争 ,灞桥区政府的占地企图暂且搁置起来。
    
    2004年4月,灞桥区政府再一次要征用这570多亩田地搞房地产开发,每亩还是8万元,(当时这样的土地商品价已达每亩上百万元)其中有8%的村提留,并说“这次手续齐全”.村民们信以为真,每人领到1.4万到2.2万元不等的征地款,等着政府出示国家的耕地占用批文 。可是直到5月29日政府雇佣的推土机进了地,也没见政府拿出国家的批文来。村民们和聘请的律师先后三次到灞桥区土地局要求查阅土地档案,土地局的干部都说“查档要局长批,局长不在。”不让查。在到市政府、省政府反复上访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6月21日,村民们将上访材料寄发给国务院、监察部、国土资源部,至今未见有关部门和人员过问查处此事,570多亩地荒芜了两年多。
    
    2006年4月,村民代表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状告国务院“行政不作为”。法院立案室的工作人员说:“国务院不是诉讼主体,不能诉讼国务院。”代表们又到北京市第一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同样的诉讼,被以同样的理由拒绝立案。村民门求告无门,不知该怎么办?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五星村有土地5000多亩,人口1800多。1953年,国家建工厂征用4000多亩。到1996年国家普查土地,这个村还有780亩耕地,每人平均不到2分。当时种蔬菜,每亩每年收入可达一万元,村民还可温饱。2006年2月,西安市建三环路,征用五星村土地140多亩,乡政府说每亩8万元,可后来村干部说每亩3万元,至今没给村民兑现一分钱。五星村现在人口已有4000多,只剩100多亩耕地。就这100多亩菜地,村委会在今年5月中旬也决定要“收回招商”,土地附属物赔偿每亩1万元,土地补偿价未讲明,补偿金待招商后再付给。村民们没有看到这100多亩农田改变用途的国家批文。村委会不顾村民们的坚决反对,已开始砌墙圈占这快土地。
    
    村民们都说:有国家的默许和纵容,侵占倒卖土地的不法份子还怕啥呢?从区政府官员到村干部,强占村集体的土地,比处置他们自己家的事还随意。政府要占地,根本不出具国家的批文,要哪一块儿就是哪儿一块儿,要多少就是多少,定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街道办事处带着警车警员数十人进村,声称“是给国家项目征地”,强行丈量土地、登记农作物,强迫农民签字;就出卖土地的事,村委会从未召开过村民大会,也未公布过卖地的详情,只召集村干部指定的“村民代表”到外面的宾馆饭店“封闭式集训”,强迫这些代表签字,并规定村民不得集会、串联、上访等,村治安办肆意把“可疑”的村民叫去“问话”;村党支部召开党员会议,说“征地是为了发展经济”,要求党员“起模范带头作用”。
    
    农民们说:我们完全失去了土地,每人一万多元的补偿,显然不够作为我们转换行业、维持生计的资本。法制社会是否有法执法?我们该到哪里申诉说理?
    
     愚夫
     2006年6月27日
    
    西安五星村为什么频繁爆出鞭炮声?
    
    自从西安市灞桥区政府强拆我们五星村以来,我们村频繁地发出鞭炮的爆炸声,最多时每三五十分钟出现一次,搅扰得我们村民不得安宁。这些鞭炮是灞桥区政府拆迁办人员指使地痞流氓燃放的,是灞桥区政府为逼村民搬迁施出的一出恶招,也算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项创新,就是为了加剧村民的不安和恐惧,向政府的强盗恶行屈服。当然,政府在拆迁中惯用的手法也都用上了:雇佣两三千黑社会人员,每户村民家门口把守两三个人,不准村民随便出入;破坏或用垃圾封堵村中的道路;对村民断水、断电;大喇叭不分昼夜广播;拆除同意搬迁的村民的房屋,有意损坏没同意搬迁的村民的房屋,制造事端,等等。
    
    说到报警,哪里还轮得上我们村民报警?警察开着警车,就守在我们村里。警察根本不制止政府拆迁人员及雇佣的黑社会人员的违法野蛮行径,警察是保护政府拆迁人员及雇佣的黑社会人员的,一旦村民质问或谴责,警察就会出面威胁、干涉、打压村民。
    
    西安市灞桥区政府,是从2017年4月25日起,对我们五星村进行强行拆迁的,说为的是“治理东三环周边环境”。政府对我们村拆迁,完全是凭借政府权力,由政府单方面一口说了算,从拆迁理由、拆迁范围、安置补偿标准等等,我们六千多村民的知情权、意见反映权、私有财产决定权完全被剥夺。
    
    这次拆迁,根本没有召开过村民大会,没有公布政府所谓“治理东三环周边环境”的方案,没有经过村民讨论、发表意见、表决;
    
    村集体的巨额资产包括村土地没有核准和补偿方案,完全被政府侵占;
    
    拆除村民的房屋,补偿方案由政府单方面决定,每人补偿65平方米住房,按每平方米5175元计算,发给村民自行购房,政府对此不给村民建安置房。这一年来西安市的商品住宅房售价暴涨,没有《房产证》的商品房已涨到每平方米七八千元,有《房产证》的商品房每平方米售价在一万二千元上下。政府给我们每平方米5175元的安置款,叫我们到哪儿能买到65平方米的住房?
    
    我们村民赖以为生的耕地,早在十多年前就被政府连哄带吓掠夺完了,政府至今没有给村民办养老保险,年轻力壮的村民外出找活路都很困难,年老的村民怎么办?靠什么维生?
    
    政府拆除我们的住房,连个拆迁协议都不跟村民签,逼得村民同意后,把安置费交给村民,立马赶着村民搬出,不理会村民对安置标准有任何质疑;
    
    村民们不同意政府的强蛮做法,接受不了政府的安置标准,许多村民不同意搬迁,政府就用上述强盗黑社会的手段逼迫我们搬迁。
    
    我们被灞桥区政府的违法强行拆迁逼得到西安市政府、陕西省政府请愿。村民们派代表到西安市政府上访过三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过一次,没有起任何作用。2018年5月29日,近两百个村民再次到陕西省政府请愿,要求省政府制止这种违法强拆行径。最起码的,要给村民一条活路,给我们的住房安置费,要使我们能够购买到政府承诺的安置面积;要给村民办养老保险。
    
    西安市灞桥区红旗街道办事处五星村全体请愿村民
    2018年5月29日
    
    来源:维权网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507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西安灞桥区保洁员要求合理缴纳养老保险
·西安灞桥:300余亩果树青苗被强铲,村民法院维权遭劫持 (图)
·不罢免村长,我们还有啥活路?/西安灞桥区十里铺街道办事处长乐坡村民
·谁来监管“三农”合法经营权益/西安灞桥区赵宏财
·西安灞桥区3层高楼房火警两人死亡 (图)
·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约50名世纪神教教徒拉横幅抗议
·西安灞桥法院袒护村委会主任毁约侵权、毁坏耕地拒不宣判 (图)
·八位村民在西安灞桥区法院内绝食请愿 (图)
·西安市灞桥官员真霸 七千亩良田拔枪强征
·西安市灞桥区如此蛮横征地
·西安灞桥区政府是有营业执照掠夺“三农”土地财政的土匪
·西安灞桥区官商匪相互勾结掠夺土地迫害护地农民
·西安灞桥农民控诉灞桥分局国保无耻恶行
·西安市公安局灞桥分局局长涉黑不是坏事
·灞桥区贪腐强权保护下的农村换届选举乱象
·西安市灞桥区 赵宏财 魏碧侠:控告举报材料
·西安市灞桥区失地农民所要赔偿被打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天堂的失落
  •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 李芳敏14400021惡人必被惡害死;憎恨義人的,必被定罪。
  • 金光鸿武力改变不了人心
  • 谢选骏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 台湾小小妮支持香港抗爭到底
  • 胡志伟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 陈泱潮《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附
  • 张杰博闻将有大事发生香港人在为中共挖一个大坑
  • 谢选骏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 张成觉八十感懷(修訂版)
  • 吴倩你们的耶稣:天主不会再传授其他教义,因祂的圣言早已给了
  • 谢选骏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在巴西发狠话,暴露出它失去了权力
  • 谢选骏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我执
    论坛最新文章:
  • 鼠疫惊传内蒙源地今夏已经鼠患成灾
  • 美国欲彻查中国千人计划渗透 FBI后悔未防堵
  • 落马贪官可组亿元俱乐部 19大后大老虎减少
  • 猪肉荒压 第一块人造肉在南京问世
  • 日众院批准日美贸易协定 并指禁止国家要求企业公开密码
  • 香港真假信息战 仇恨恐惧与不解
  • 扎克伯格遇麻烦夹在美国会人权批评与中国雇员爱国怒火中
  • 理大遭封锁 纽时指抗议者父母上前呼"不要杀我的孩子"
  • 中国呈第二强经济体 获援助贷款利息亦涨
  • 联合国人权机构关注香港理工大局势望和平解决
  • 法国彩票私有化民众购股热情高于政府预期
  • 香港建制派学招发动群众清路障 未见轰轰烈烈
  • 显北京仍挺香港 阿里巴巴持9988吉号港股二次上市
  • 进入理大只为拯救中共高干亲戚?曾钰成抵死不认
  • 津巴布韦忽略中国巨额援助惹怒北京
  • 郑文杰秘寻庇护 该案引动中英外交抗议
  • 法官称国际新闻已很多香港报道遂禁止黄之锋赴欧演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