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长沙富能案律师突然被集体解除事件后 家属发出严正声明 又遭威胁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20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0年3月19日,本网获悉:长沙富能案所有律师突然被集体解除事件后,家属们发出严正声明,今天程渊妻子施明磊又遭威胁。
    
    程渊妻子施明磊通报说:“到底是长沙国安要换还是当事人自己要换?从3月16号到17号,律师们打了两天长沙国安林圣新警官的电话,一直不接。昨天3月18日长沙国安说是电话故障,昨天通知家属和律师时电话就畅通了。我今天继续打电话给长沙国安对接律师和家属的负责人林圣新警官,等待他的回复。
    
    我这还没有收到长沙国安对接家属的林圣新警官的电话,深圳国安沈青就来找我了,要见我。以下是我的回复,如果我有不测,请联系深圳国安沈青:+86 13670242476
    
    

    
    

    
    长沙国安不解决我们律师会见的问题,不解决家属要求会见的问题,反倒要来解决掉家属!”
    
    对于长沙富能案律师突然被集体解除事件后续发展,本网将持续关注。
    
    附:关于长沙富能案律师突然被集体解除的家属声明
    
    湖南长沙从事防艾滋病传染、残障人士权益保护工作的三义士程渊、刘大志、吴葛健雄自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刑事羁押,8月26日被长沙市人命检察院刑事逮捕。后经长沙国家安全局数次违法延长侦查期限,至2020年3月25日,为最近一次延长侦查期限即将到期。
    
    家属得知三义士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刑事拘留的消息后,在第一时间,根据当事人本人的要求,为三人聘请了辩护律师,各辩护律师也在第一时间将办案的委托手续交给办案机关即长沙市国家安全局。
    
    但是,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在长达8个月的时间内,假借《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律师会见当事人需经办案机关批准的规定,将会见“需要经办案机关批准”变成了“一律不允许会见”,而且非法剥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所规定的,律师可以和自己当事人通信、电话的权利,致使三当事人的六位律师,在接受委托后,始终不能履行辩护职责。
    
    2020年3月16日,在长沙的各辩护律师突然接到长沙市司法局的约谈,声称三当事人已经解除与所有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的委托,另行委托律师。对此,我们全体家属深感惊诧!我们一致认为:三当事人所谓的解除家属所委托的律师,并不是三当事人自己的意思表示,而是办案机关肆意剥夺三当事人受辩护权的恶行。理由如下:
    
    1、三当事人的辩护律师,家属都是依据办案人员传达的当事人自己的要求或事前谈话明确的意思表达进行聘请的,在律师一直没有正式能够开展辩护工作之前,三当事人又突然一致解除原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如果不是办案单位假传当事人的意思的话,显然是因为他们遭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威胁或者逼迫。
    2、所有的辩护律师完全没有机会开展辩护工作,连最基本的会见也从未能完成,三位当事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由,来作出对辩护律师工作能力的判别,从而重新作出委托辩护律师的决定。
    3、纵然当事人认为需要解除原家属委托的辩护律师,也完全可以通过办案人员向当事人的家属传达,或直接向受委托的辩护律师传达,并出具当事人自己签署的解除委托说明,而非通过律师的律政主管部门即长沙市司法局以对辩护律师进行约谈甚至威胁的方式,要求原辩护律师不得再履行其与家属签订的辩护合同中所约定的义务。
    4、三位当事人在湖南省国家安全局看守所,是分别单独羁押的,完全不可能有机会会面,更无可能会一起商谈约定。但是,他们三人却都不约而同地在同一个时间解除自己要求家属所委托的辩护律师,这显然是三人在同一个时间段里都受到了同样的威胁和逼迫。
    
    鉴于以上理由,我们声明如下:
    
    1、我们绝不接受任何官方指派的辩护律师,即使当事人自己真的意愿需要变更辩护律师,也必须由我们家属自己来委托,而不需要任何官方的指派。
    
    2、我们也绝不接受任何所谓的法律援助律师,因为我们认为,我们并非无法支付辩护律师的律师费,根本不需要任何官方的“法律援助”。
    
    3、任何非经我们家属认可,只是根据官方的指派而参与三人案件辩护的任何律师,即使持有所谓三当事人自己签署的“委托书”,我们也只视为该委托是在被严重威胁和逼迫情形下签署的,而非当事人自己的意思表示。
    
    4、鉴于此,任何未经与家属沟通而秘密参与此案辩护的律师,我们全体家属将不惜以一切手段,暴露他们丑陋的恶行并使他们得到应有的惩处!
    
    特此声明!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118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请北京市政府紧急启动保护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
·伍雷律师呼吁:全国每一名律师连续三天转发安徽蒙冤律师吕先三案件 (图)
·深圳律师胡正军维权却遭官方说客威胁 (图)
·王扣玛无罪——杨绍刚律师二审辩护词
·覃永沛律师妻子:是人还是魔鬼?株连亲友复兴文革 (图)
·深圳律师胡正军:维权无门也将持续抗争 (图)
·蒋永继律师:因关注武汉新冠疫情遭警方谈话实录
·深圳律师揭中共体制内幕下的民不聊生 (图)
·普通百姓面对政府岂能敲诈勒索?洪桂连案已到法院无律师介入 (图)
·深圳律师控诉警察侮辱、虐待自述材料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声明
·律师陈秋实武汉直播疫情遭失踪 现已经失联超过20小时 (图)
·程海律师控告武汉市公安局滥用职权的公开信 (图)
·文东海律师妻子:我带着两个孩子逃亡 却不知道逃往哪里? (图)
·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2年整记 (图)
·12.26跨省抓捕案丁家喜律师遭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图)
·中国律师大抓捕,“709”事件重演? (图)
·一位人权律师妻子的近三个月经历
·人权律师丁家喜维权人士戴振亚李英俊张忠顺被1213专案组带走
·维权律师丁家喜、维权人士戴振亚等人突遭公安跨省抓捕 (图)
·劳工权益工作者危志立遭抓捕整整1年 律师无法会见 家人遭骚扰逼迫 (图)
·广西人权律师陈家鸿案情通报:代理律师卢思位遭解聘 (图)
·关于长沙富能案律师突然被集体解除的家属声明
·NGO长沙富能案程渊等3人今同时解除6位律师的代理委托 (图)
·余文生“煽颠案”司法延宕 其妻上书京官要求律师探访权 (图)
·谢燕益律师:良心艺术家追魂案情况通报
·许艳:请北京市政府紧急启动保护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
·因关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人权律师卢廷阁3天遭2次传唤 (图)
·因关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 河北人权律师卢廷阁今遭警方传唤 (图)
·浙江赵志强律师起诉武汉市人民政府
·中国律师勇为新冠疫情受害者争取索赔 (图)
·新冠数千逝者中国成立律师团帮助索赔 官方未应 (图)
·中国律师成立武肺索赔顾问团 为逝者家庭提供免费法律谘询 (图)
·中国律师呼吁立法,为疫情下受损公众寻求国家赔偿 (图)
·人权律师覃永沛案通报:案件侦查结束 现移交检察院 (图)
·律师覃永沛妻子邓晓云呼吁海内外关心覃永沛律师的朋友们给其丈夫寄张明信片 (图)
·被捕人权律师覃永沛两女儿遭株连 被传唤做笔录 (图)
·前检察官女律师杨斌疑关注李文亮事件一家三口被捕 (图)
·人权律师刘晓原的微信号遭腾讯封杀 (图)
·著名人权律师刘晓原的微信号遭腾讯封杀 (图)
·民国第一美女杀手:集博士律师法官一身 (图)
·程骞:民国律师与社会变革 (图)
·揭秘:1920年著名律师刘崇佑为周恩来辩护始末 (图)
·揭秘毛远新辩护律师:文革时被其害得家破人亡 (图)
·中国第一位博士学位女律师为何被胡适批评不要脸
·有关毛远新的辩护律师张海妮的一封信/苏铁山
·卢廷阁律师:感谢国内外朋友的关心与关注 (图)
·刘正清: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长处赖文的那张脸
·张博树 : 维权律师与公共理性
·病毒攻克监狱,在押维权律师家属焦虑惊恐问询无门 (图)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 第七份维权清单 (图)
·徐光:三个大律师在自己的祖国逃亡!
·自我涂脂抹粉的中共“世界律师大会”
·高洪明: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中国豁免美大豆和猪肉关税 中国蹊跷召开世界律师大会
·同道为余文生律师庆祝生日
·维权律师陈光诚获奖 谴责中共损害艺术自由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余文生案的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唐荆陵被失踪事件的声明
·中共当局系统性常态化清洗律师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律师辩护词网上刷屏 (图)
·滕彪:709大抓捕对维权律师是一个“清洗” (图)
·人权律师谢阳妻子陈桂秋:感谢709大抓捕中遇到的朋友们
·高洪明:不忘709案:中国律师们为法治中国奋斗吧
·就北京市司法局用阴招注销刘晓原律师执业证张建平有话说
·维权评论:遭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的刘晓原律师有话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