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3724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上海名媛送5 成功躲过家族覆灭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11日 转载)
    上海名媛送5 成功躲过家族覆灭


    
    当年上海滩的京剧名角周信芳与上海名媛袭丽琳,成就了一个流传甚广的爱情传奇,两人共同生活45年,育有6个孩子,除长子留在身边继承衣钵,其余5个子女在少年时即被送至海外,让他们成功逃过一场家族覆灭。
    1965年,时任上海担任京剧院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的周信芳,因在上海京剧院党总支会议上批评江青,造成剧团停止演出,单打一地排〝样板戏〞,耗资人民币几十万,指责这是〝劳民伤财〞、〝耽误演员的青春〞。
    
    不久,上海《文汇报》开始连篇累牍批判周信芳上演的《海瑞上疏》,上纲上线为〝反党、反社会主义〞。
    
    中共文革爆发后,周信芳与大儿子周少麟被扣押在京剧院交待问题,红卫兵则直冲周宅,用砖头石块砸家养的警犬,用军用的皮带抽打其大儿媳敏祯,揪住其孙女玫玫给她剪牛鬼头示众。敏祯被打昏了,玫玫也被吓疯了。
    
    据《周信芳传》记载,1967年初,周信芳被押在高架电线修理车上游街示众。他被反剪双臂挂牌示众,〝鼻孔里,嘴角上,都流着血,头发被紧紧揪住,脸青一块紫一块的。〞
    
    曾经是上海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的周夫人裘丽琳,则被造反派抓去打得皮开肉绽,最终卧床不起。
    
    1968年,张春桥亲自批捕了周信芳。接着,又抄周家并拘捕了周少麟。1969年周氏父子获释,但周夫人已被迫害致死,夫妻、母子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1970年,周少麟因说了江青就是电影演员蓝苹这样一句话,就被判5年徒刑,押往安徽劳改营服刑。1974年,周信芳被正式戴上〝反革命〞帽子交群众监督。1975年3月8日,周信芳含冤去世,终年80岁。
    
    周信芳当年是上海滩大名鼎鼎的京剧名角,与梅兰芳齐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麒派创始人。
    
    周信芳当年与上海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袭丽琳,从私订终身,到生死相随,成就了一个流传甚广的爱情传奇。
    
    袭丽琳用她的智慧与强干,扶持着周信芳走上京剧大师的地位,两人共育有6个孩子,分别是:长女采藻、次女采蕴、三女采芹、长子傲菊(后更名为:少麟)、次子英华和小女儿采茨。
    
    每个人的名字都由周信芳,从《诗经》中取词,用字都极为考究,意蕴深长,饱含着一位父亲深沉的爱。
    
    但在周信芳百般爱护的6位子女中,除大儿子少麟留在身边继承衣钵,其余5个孩子,在很小的年纪就被一个个〝赶〞了出去,直至生死相隔都未再相见,却让他们成功地避开了那场灾难。
    
    这一切都要从周信芳的夫人裘丽琳的故事说起······
    
    千金小姐私奔轰动全上海
    
    在那个纷繁复杂的时代浪潮中,这位上海滩奇女子,就如同一颗暗藏的纽扣,将周家家族命运的大衣得体地装戴和收拢。
    
    裘丽琳是上海滩大名鼎鼎的裘天宝银楼的三小姐,外祖父是苏格兰裔海关官员,父亲裘仰山同时拥有谦和茶庄与致和钱庄两家产业,从小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富贵。
    
    美丽大方的裘丽琳,还有四分之一的苏格兰血统,她穿着时髦,烫着最流行的发型,跟随自己的哥哥出入各种名流场所,吸引着富家子弟如狂蜂浪蝶一般的疯狂追求。
    
    裘丽琳女儿周采芹回忆:〝我对妈妈记忆最深的就是她的美。我懂事起,每当妈妈牵着我的手,走在路上的时候,还是会经常吸引不少行人的目光。〞
    
    不仅如此,裘丽琳在上海一家教会学校读书,学校的课程以英文为主,中文和法文则是第二和第三语言。
    
    周采芹说,爸爸与妈妈的恋情,当年曾轰动一时,后来还有人以此为蓝本拍了电视剧。
    
    就是这样一位知书达礼的〝上海滩首席名媛〞,在一次看戏过程中,对正在舞台上唱戏的周信芳一见倾心。
    
    一个是上海滩名媛,一个却是〝地位低下〞的戏子,两人的恋情立即遭到了裘家的反对,裘家把这个最宠爱的小女儿软禁在家。
    
    一天夜里她穿着睡衣、穿着拖鞋就溜出了家门和周信芳私奔,途中还带上了两名丫鬟。这两位上海滩备受瞩目的人物一路逃到苏州,一时轰动全上海。
    
    两人共同生活45年,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裘丽琳不仅是周信芳的一生挚爱,更是他的贤内助和经纪人。
    
    在裘丽琳的精心理财下,不仅帮周信芳还清了外债,还购置了长乐路上的花园洋房,送子女进最好的学校接受教育。
    
    裘丽琳陆续送子女出国
    
    出生在富贵人家的裘丽琳经逢乱世战祸,这位聪慧通透的女子对时局异常敏感,浩劫前一波一波的政治运动,让她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1947年,裘丽琳的娘家人裘氏家族准备离开上海移居香港,家人便邀她一同离开。但无论什么艰难凶险,裘丽琳都坚定地陪在丈夫身边。
    
    在裘丽琳的小儿子周英华的记忆里,〝母亲对我很宠溺,我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孩子〞,在乱世之中,裘丽琳担心自己无法保护6个孩子的安危,她舍不得让心爱的儿女们冒险。
    
    于是,裘丽琳开始绸缪一切。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期开始,周家的孩子陆陆续续被裘丽琳送去国外念书。
    
    大女儿采藻是家里第一个走的孩子,1947年裘丽琳将她送到美国读书,这位大姐随后一直定居在美国东部的马里兰州。
    
    1953年,裘丽琳将年仅16岁的周采芹和13岁的周英华送去英国读书,他们甚至来不及带上一点家中信物,就匆匆上路;1959年,裘丽琳将女儿周采茨送上了去香港的火车。
    
    为纾解思念儿女之苦,她频繁往返上海、香港之间,甚至远赴英伦去看望他们,并时常写信关心子女的学习生活状况,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美国、英国、香港······到上世纪50年代末,几个子女慢慢走光了。
    
    多年后,那个在出行前一周,才知道离开消息的周采茨,回忆起家中兄妹6人的境遇,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想起妈妈当时最爱念叨的一句话:〝迟早有个大的搁头。〞这是上海话,也就是迟早有个过不了的坎的意思。
    
    她说,妈妈总觉得会一个大风波来,把我们全淹掉。
    
    裘丽琳的直觉是对的,很快那场十年浩劫就来了。在这个多灾多难的年代,裘丽琳和周信芳这对引人注目的夫妻在上海太过耀眼,命运也被迫与整个时代绑在一起。
    
    文革期间,对政治风暴毫无预感的周采茨,曾从香港回过一次家,那是1966年一天,周采茨心血来潮地想要回来看看7年未见的父亲。
    
    但当她踏入家门,迎接她的却是沉默的父亲、古怪的母亲,以及难以捉摸的诡异紧张气氛,最后她〝像一只惊恐不安的小鸟,在大暴雨来临之前慌忙飞走。〞
    
    虽然不明白家中的变故,但周采茨清楚地记得,母亲在自己临行前叮嘱:〝以后但凡收到我给你写的信,无论我写了什么,都不要去做。〞
    
    自周采茨走后,一家之长的周信芳很快被隔离、抄家、遭受批斗,还被押上高架轨线修理车,胸前挂着牌子游街示众。
    
    当红卫兵押着裘丽琳游街时,有好心人劝裘丽琳避一避,裘丽琳说:〝我不能避,避开了,他们会用这种方法对付周先生的。〞
    
    很快斗争升级了。1968年3月,周信芳被抓了起来,裘丽琳被毒打得肾脏破裂,痛苦万分,唯一在家的大儿媳忙将她送至医院,却不被允许救治,弥留之际,裘丽琳对儿媳说:〝别哭了,以后,你们的爸爸······〞
    
    托儿女照顾丈夫的话还未说完,就此离开了人世。
    
    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裘丽琳的生命短暂地绽放,随后在历史的洪流中哀伤地落幕,但因为她早年未雨绸缪的明智之举,周家那些漂泊在海外的儿女们,他们传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离开中国后,当年裘丽琳飘散各地的6个子女,在西方上流社交圈里,成为了一抹耀眼的东方色彩:
    
    周少麟成为了京剧大师,麟派京剧传人。
    
    周采茨成为香港娱乐圈大名鼎鼎的〝茨姑〞,一手捧红了张国荣与张学友。
    
    周采蕴成为早年圣约翰大学的校花,作家,旧金山有名的美女商人。
    
    周采芹是英国皇家喜剧学院首位华裔女院士,英国知名女星,首位007邦女郎。
    
    周英华成为华裔餐饮业钜子,有〝华裔厨神〞之谓,顶级收藏家。
    
    大姐采藻一直定居美国马里兰州,比起名扬海外的5个弟弟妹妹们,这位长姐比较低调,只能在弟弟妹妹的自传回忆录知晓一点她的事迹,连公开的照片都很少。 (博讯 boxun.com)
35620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建议中高层领导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学习毛新宇回答子女出国留学问题 (图)
·学毛新宇如何回答 子女出国留学问题 (图)
·中国8成富豪 急着送子女出国念书
·胡润报告称8成中国富豪拟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国高级白领1026万 超7成欲送子女出国
·中国两会被称亿万富翁俱乐部 毛泽东后人要送子女出国留学
·胡润发布白皮书称中国九成亿万富豪拟送子女出国
·委员宗立成:干部送子女出国是公民权利
·宗立成:干部送子女出国是公民权利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陈维健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报告:中国军队2035年或可抗衡美国
  • 白宫顾问证实美中重启对话 不仅限于贸易
  • 调查显示中国电子行业职工自杀率高
  • 中国大举开发飞弹 北约主张约束
  • 俄反对派领袖纳瓦尼最终获准赴欧洲法院辩诉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 美中重启贸易会谈 休兵或指日可待
  • 十字架报:中国可是世界大变局的最大受益者?
  • 欧盟与意大利政府在预算案上的两大分歧
  • 美国中期选举后 日本担心什么?
  • 北京雾霾来袭 司机看不到红绿灯
  • 路透社:德国官员警惕中企进入参与5G建设
  • 美国报告吁抗衡北京向世界输出专制模式
  • 台行政法院裁定政府对公投意见不应印入选举公报
  • 日美提供印太基建700亿美元抗衡“一带一路”
  • 马凯事件显“一国两制”走样 西方或调整对港政策
  • 中英两朝皆受宠的钟士元病逝享寿101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