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05日 转载)
    

    邵德廉摄于1989年学运期间的北京。(Muriel Southerland)
    
    邵德廉(Dan Southerland)在1989年学运期间是美国《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站站长。他不但亲眼见到了六四期间被军人击毙的北京普通市民,而且还赶赴成都了解到军人对普通市民的集体枪毙事件。
    
    记者:邵德廉先生,在1989年学运期间,您一直都在北京吗?
    
    邵德廉:我是驻在北京,但六四屠杀之后,我也去了外地,包括成都、上海等地。要知道,当时不止是在北京,实际在全国都有抗议,这很让人振奋。我想象不出当年有任何一个省会城市,没有这样的抗议活动。
    
    记者:您在北京的时候,您采访过的最高级别中共官员是谁?
    
    邵德廉:我实际没有采访到象总理一级的高级官员,但我有非常接近他们的信息渠道。所以,我提前就知道赵紫阳会被清算。
    
    记者:您是提前就知道了吗?
    
    邵德廉:是的,我提前就知道了。而且我能读懂中国的官媒。
    
    记者:6月3日晚至6月4日临晨,您在天安门广场吗?
    
    邵德廉:我没有在场,但我有几位中文能力很好的助手。我当时派了其中一个去了天安门广场,另外一个在广场附近的北京饭店的一个房间里,那里可以看见广场的情况。
    
    

    邵德廉摄于1989年学运期间的北京。(Muriel Southerland)
    
    记者:你们怎么保持联系呢?
    
    邵德廉:他们有两个电话。但当时发生了意外。我派到广场上那个会说中文的美国记者,很久都不打电话给我。后来我才知道,国安警察在广场边缘上把他打倒在地,扔进一辆车里,然后开到一家理发店,给他戴上蒙眼布,威胁说要枪决他。我想这是要恐吓他。然后,警察又把车开到10英里之外的一个村庄,把他扔在那里,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记者:当您把有关大屠杀的报道发回美国的时候,您听到美国人的反应是什么?
    
    邵德廉:人们对发生的这件事情很愤怒。在很多年中,美国人有一种感觉,认为中国越来越走向资本主义;人们也有一种假设,中国会逐渐走向民主。但现在这件事情证明这种假设是错误的。
    
    记者:您前面提到,在大屠杀发生后,您去了中国的其他地方,调查当地发生的情况,是吗?
    
    邵德廉:我必须说,大屠杀发生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去医院调查到底有多少人被杀死了。我还记得,当时我去了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一所医院,有位医生走了出来。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因为当时周围都是一些政府的人在阻止、吼叫,但他就对我说,快进来。他为了让我进去,不得不使劲把门推开,我跟着他进去。这件事后来成了我刊登在头条的报道。我报道的内容是我去医院调查死人。
    
    

    1989年学运期间的北京街头。(Muriel Southerland)
    
    记者:您在医院看到的尸体,您能辨别出身份吗?是学生,还是其他人?
    
    邵德廉:我看到的是,尸体一个堆一个,我看他们的脸,基本是三十岁左右,不像学生那么年轻。他们看起来是那些去支持学生的人。我必须要说,在整个事件中,死去的工人可能要比学生多,虽然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
    
    记者:您还记得那天您看到了多少具尸体吗?
    
    邵德廉:大约20-25具吧。我当时还和其他记者沟通过,我估计整个事件死亡人数有800人,但也有可能超过一千人。
    
    记者:在这天之后,您去了外地?
    
    邵德廉:我以最快的速度去了成都,因为我听说那里有很多抗争和杀戮。我在那里发现确实如此。
    
    记者:您在成都看到了什么?
    
    邵德廉:当地人告诉了我很多情况,包括警察和军队向民众开枪。
    
    记者:您去了成都的天府广场吗?
    
    邵德廉:是的。
    
    

    1989年学运期间的北京街头。(Muriel Southerland) Photo: RFA
    
    记者:您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邵德廉:我去晚了,并没有看到任何死尸。但那里有人告诉我当地发生的枪击,还有人跟我说,他的朋友在那里被枪杀了。而且还有人在美国领事馆附近被枪杀了。有人看到了。当时是有集体枪毙!
    
    记者:什么样的枪毙?
    
    邵德廉:就是把人排在一起,然后用枪击毙。
    
    记者:是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邵德廉:政府后来指控学生是被外国操控。但这显然不是事实,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中国政府对那些被指控的人最后都判决说是有美国、台湾的操控。
    
    我认为,真正让中国政府感到恐惧的是,工人也出来参加抗议活动。他们发现工人不像学生那样容易吓唬和攻击。
    
    

    1989年学运期间的北京街头。(Muriel Southerland) Photo: RFA
    
    记者:学运期间,您住在什么地方?
    
    邵德廉:建国门外公寓。所以,当时我们可以从我一个邻居的阳台上看到停在外边的军用卡车和军人。有一次我向外望。我看见下面有一个中国军人,他正好看到我,就对我吼说:快离开阳台,不然我就开枪了!所以,我就退后了。
    
    这些军人看起来长相差异比较大。我听到他们谈话有很多口音,我意识到,邓小平从全国调集了军队过来。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很多士兵并不想开枪。
    
    记者:您怎么知道这一点的?
    
    邵德廉:后来的一些采访证明了这一点。我从自己的信息渠道了解到,当时的38军军长就抗议这种镇压举动。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自由亚洲 (博讯 boxun.com)
46918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我的六四】《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 (图)
·“六四”天安门外全国60多个城市发生了什么? (图)
·89六四30年前今天解放军天安门镇压开第一枪 (图)
·六四30周年前 港出版六四机密文件《最后的秘密》 (图)
·法德文化台ARTE将在六四晚播纪录片“天安门” (图)
·追忆历史: 六四事件大事记
·“六四与我”:网友讲述个人故事 (图)
·西藏纵览:西藏人与八九.六四天安门学潮 (图)
·痛!“六四”军官谈“六四”亲历
·六四亲历者首次打破沉默 吁公开清算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忆六四 (图)
·《解放军报》前记者江林谈亲眼所见六四屠杀 (图)
·加拿大记者修复珍贵片段重现六四屠城恐怖一幕 (图)
·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三十周年 吴仁华亲睹学生命丧坦克下 (图)
·前中共军报记者亲睹六四镇压: 像见到母亲遭强暴 (图)
·2000张"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戒严军官李晓明: 解放军镇压是犯罪行为 (图)
·法新社:王丹自觉对六四死者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 (图)
·意外成六四通缉要犯王丹:与知识分子过从甚密
·三十年之后 习近平的防长为何说六四镇压正确 (图)
·环时英文版刊文评六四胡锡进微博发中文翻译版遭删 (图)
·美众议院通过决议纪念六四运动30周年 呼吁中国尊重人权 (图)
·抹掉历史威胁世界: 为什么要记住六四 (图)
·天安门民运参与者发表“纪念六四宣言” (图)
·美驻华大使馆twitter悼六四 中方批美国务卿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图)
·六四三十周年 异议人士被噤声、旅游
·六四后压制模式延续 美官员吁抵制 (图)
·30年来最严六四周年纪念日 民众以特别方式祭奠罹难者 (图)
·六四30年 追责平反与赔偿何时能实现? (图)
·六四30周年 美领事馆下半旗挂彩虹直幡展示对华强硬态度 (图)
·天安门警车戒备六四难属祭亡魂:执政者30年来装聋作哑 (图)
·六四敏感词延扩? 1964年疑也不能提 (图)
·蓬佩奥提及六四事件中国大使馆批粗暴干涉内政不会得逞 (图)
·六四拒绝领军开枪将军或病入膏肓仍遭严控 (图)
·天安门广场六四祭日异常紧张 维稳十万小心 (图)
·六四难属在公安监控下到公墓拜祭 (图)
·查建国致信要求调查六四开枪是谁下的命令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郭飞雄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吕耿松 (图)
·葫芦:美国国会举行六四听证会 十八万香港人悼念六四
·尤维洁:把六四屠杀的罪恶永远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 (图)
·林培瑞: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思泰:六四北京气氛诡异 魏凤和说出了习近平的心里话
·王策:“六四”三十年与中国民主转型三条路径
·突如其来恐怖: 瑞士人如是叙述30年前六四 (图)
·未真正翻过六四一页 中国就无法真正大国崛起 (图)
·王策:反思“六四” 超越“六四” 创建中国民主宪政 (图)
·六四30年祭:屠杀责任与平反和赔偿路线图 (图)
·六四成中国走向国家资本主义和监控狂的起点 (图)
·六四悲剧与政治体制改革失败的根本原因 (图)
·习近平的防长为何说六四镇压正确 (图)
·环时社评: 六四让中国对政治动荡有了"免疫" (图)
·张三一言:“六四”不是“事件”“风波”,是屠杀!
·王军涛“八九六四与海外民运”系列节目第一至三集
·冯崇义:六四后中共未崩溃的原因是什么?
·陈闯创:铭记六四我们做到了,超越八九需要再出发 (图)
·王德邦:“六四”30周年绝食感言
·大審判:八九六四屠民血案罪行的性賚 (图)
·港媒指王沪宁因反六四而官运亨通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