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特别刊载]
   

洗手的历史:这个19世纪医生曾呼吁洗手而被毒打至死
请看博讯热点:新非典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3月07日 转载)
    

    
    曾经有一段时间,将病人送去医院绝不是一件好事。
    
    19世纪的医院,是各种感染的温床,那些生病甚至垂死的人也只能使用最原始的设施。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在家里就医更安全:当时在医院里的死亡率比在民居环境下高三至五倍。
    
    死亡之屋
    当时的医院总是弥漫着尿液、呕吐物和其他体液散发的恶臭。那种气味令人难以忍受,工作人员在医院里走动时,有时候要用手帕捂住鼻子。
    
    当时的医生绝少会洗手或者清洁医疗用具,而手术室就和那些不讲卫生的外科医生一样肮脏不堪。
    
    因此,那时候的医院也被人称作“Death House(死亡之屋)”。
    
    在那样一个对细菌仍然一无所知的世界里,有一个人曾试图通过科学的方法来阻止感染的蔓延。
    
    他是一个叫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Ignaz Semmelweis)的匈牙利医生。
    
    在19年纪40年代,塞麦尔维斯曾试图在维也纳的产房内实行洗手的制度,以此来降低死亡率。
    
    现在听来这个提议当然值得采纳,但是当时他却失败了,而且还因此而被同僚排挤。
    
    不过到后来,他被看作是“母亲们的救星”。
    
    对细菌一无所知的世界
    塞麦尔维斯当时在维也纳总医院工作。那时候,就像其他所有医院一样,里面的房间时常放满死尸。
    
    在19世纪下半叶细菌理论正式得到世人认可之后,很多医生都没有想过,医院里恶劣的卫生条件可能是造成感染蔓延的原因之一。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我们不知道细菌存在的世界,”纽约大学的医学史专家巴伦·H·勒内尔(Barron H. Lerner)告诉BBC说。
    
    “在19世纪中期,人们认为疾病是通过有毒的雾气传播的,一种叫‘瘴气’的有害微粒被锁在里面。”
    
    一个无法忽视的差异
    最容易受到感染的人群之一就是产妇,特别是那些在生产过程中出现阴道撕裂的母亲——裂开的伤口正是细菌最理想的栖息处,而医生当时就是细菌的载体。
    
    塞麦尔维斯首先注意到的,是维也纳总医院里两个产房之间一个有趣的差别。
    
    一个是由男性的医科学生管理;另一个则是由一些中年女性料理。
    
    由医学院学生监督的那一个,在1847年里每1000次接生当中造成死亡的个案是98.4个;另一个由中年妇女操作的产房,1000个接生个案中只有36.2宗死亡。
    
    这种差异,一开始曾被归因于男性医科学生在处理病人时“比中年妇女而粗糙”。
    
    同僚之死
    人们相信,这种粗糙令母亲们更容易出现像产褥热等一类的病——那是一种生产之后的子宫感染,当时几乎是所有医院产妇死亡的元凶。
    
    不过,塞麦尔维斯却不相信官方的解释。
    
    就在那一年,他的一个同事在进行尸检时割伤手,给了这名匈牙利医生一个他所需要的线索。
    
    在那个年代,解剖尸体有致命的受伤危险。
    
    解剖刀造成的任何皮肤伤口,不论多小,是长期存在的危险,哪怕是对有经验的解剖学家来说也是一样。
    
    查理·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叔叔在1778年就是因为在解剖儿童尸体时受伤致死。
    
    在维也纳,塞麦尔维斯看着自己的同事死去,发现他的症状与那些患上产褥热的女性很相似。
    
    有没有可能,是解剖室里那些医生将“有害微粒”带到了产房?
    
    塞麦尔维斯观察到,很多医学院学生会从解剖间直接走去为孕妇接生。
    
    由于在当时,没有人会在解剖时戴上手套或者使用任何保护措施,医学院学生在课后走进产房时,衣服上沾有少量肉或者人体组织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失控的医疗感染
    而中年妇女们却不会去上解剖课。
    
    这是否就是问题的关键?这件事一直困扰着塞麦尔维斯。
    
    在人们对细菌了解更多之前,要解决医院环境不洁的问题是非常困难的。
    
    第一个证明三氯甲烷(俗称氯仿)对人体有麻醉作用的妇产科医生詹姆斯·Y·辛普森(James Y. Simpson,1811-1870)指出,如果交叉感染不能得到控制的话,医院就应该定期拆毁重建。
    
    19世纪最著名的外科医生之一、1853年《外科手术的科学与艺术》一书的作者约翰·埃里克·艾里克森(John Eric Erichsen)对此很认同:“一旦医院的脓血症感染不可修复,用任何已知的清洁手段都不可能解决,就像要将已经占据整堵墙的蚂蚁清除,或者将一块腐坏乳酪上的蛆清除一样。”
    
    然而,塞麦尔维斯却不认为必须通过如此激烈的手段才能解决问题。
    
    在断定产褥热的病因是尸体上的“感染性物质”之后,他就在医院里增设一盆子的氯化石灰溶液。
    
    从解剖室出来的医生,必须用这种杀菌溶液洗手,才能再去照顾病人。
    
    到1848年,医学院学生主理的产房,每1000宗接生的死亡率下降到12.7个。
    
    生命的代价
    可是,塞麦尔维斯却未能令他的同僚信服,产褥热的多发与接触尸体造成的交叉感染有关。
    
    那些愿意测试这种方法的人常常做得不正确,从而得出不尽人意的结果。
    
    “你要知道,虽然他没有直接说,但他相当于是说医学院学生在造成这些女性的死亡,而这是非常难以接受的,”勒内尔解释说。
    
    事实上,使用杀菌剂洗手直到1880年代才成为产房的惯例。
    
    他关于这个话题而写的书收到一些负评之后,塞麦尔维斯猛烈抨击了他的批评者,甚至将那些不洗手的医生标签为“杀手”。
    
    后来他在维也纳总医院没有得到续约,塞麦尔维斯回到了祖国匈牙利。在布达佩斯一所小医院里,他以无薪的形式担任产房的名誉医生。
    
    在那里和他后来任教的布达佩斯大学,之前都是产褥热肆虐,直到他的到来,几乎完全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过,对于他这个理论的批评仍然猛烈,塞麦尔维斯对于同僚不愿意采纳这种做法的愤怒也越来越强烈。
    
    到1861年,他的行为变得越来越古怪。四年后,塞麦尔维斯被关进了疯人院。
    
    一名同僚以带他去一家新的医院为托辞,将他带去维也纳的疯人塔。
    
    当塞麦尔维斯发现真相后试图逃跑,卫兵对他施以毒打,用缚住袖子的紧身衣套在他身上,将他关进小黑屋。
    
    两星期后,塞麦尔维斯死于右手的严重感染,终年47岁。
    
    在后来微生物学奠基人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外科消毒法创始人约瑟夫·李斯特(Joseph Lister)和细菌学始祖罗伯特·科赫(Robert Koch)等医学先锋所做的贡献中,都没有塞麦尔维斯的参与。
    
    不过,塞麦尔维斯的贡献后来得到了承认:时至今日,洗手仍然被认为是医院避免感染的最重要方式之一。
    
    来源于BBC (博讯 boxun.com)
20511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 普通人的真实战争
  •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毕汝谐(纽约作家)
  •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毕汝谐(纽约作家)
  • 曹汝霖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 旅泰中国难民生态:五年了,柳学红还在病痛中苦苦等待
  •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 《香港雜事》25.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上﹞
  •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任何大變局都是綜合因素的結果
  • 陈泱潮毛泽东多次瘋狂发出死幾億中國人消灭美国的战争叫嚣
  • 胡志伟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陈泱潮7.中共精密部署,要把研發、擴散中共病毒,禍害全人類的責
  • 胡志伟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 曾节明闲侃电影《斯大林格勒》:老毛子的原汁原味
  • 胡志伟王正廷昏憒誤事
  • 毕汝谐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 陈泱潮6.中共病毒超限戰是精心策劃故意發動,還是偶然泄漏被動爲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宽恕
  • 胡志伟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 曾节明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 胡志伟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 谢选骏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 胡志伟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谢选骏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论坛最新文章:
  • 从中国采购新冠病毒试剂盒错误率80% 捷克中使馆回应:用
  • 武汉天河机场4月8日起复飞国内航班 全国电影院突然暂停复
  • 谁来续写武汉日记?
  • 欧元区亟需财政团结 意大利总理忧:欧盟大厦恐将倾
  • 因应物资紧缺 法国已向中国订购总10亿只口罩
  • 南非经济遭受疫情重创 安倍晋三:日本旅游业收入已下降九
  • 中国驱逐美国三大报社驻华美籍记者 台外长:欢迎来台驻点
  • 日本新冠感染者单日首破百名 各地呼吁减少外出
  • 受新冠病毒冲击太阳马戏团考虑破产
  • 新华社批千里跋涉上海搭类包机是在制造问题苏贞昌驳称为了
  • 小布什总统政研主管:中国借着疫情挑拨欧洲各国关系
  • 香港抗疫新招严禁4人以上聚会关闭戏院健身室
  • 警察被指充当耳目提供建制派照片抹黑记者和民主派
  • 法德团结 法又一城空运重症患者赴德治疗
  • 法国新冠病毒疫情严峻已经杀到年轻人
  • 病毒应如何命名:政治正确还是剑指责任者
  • 24小时全球疫情一览 意大利西班牙美国死亡最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